国贸区的繁华啊,对你,只是过眼云烟。而已。

HoneySky~复活。
2008-02-28 看过
    刘震云的风格一向如此,平常人的庸常碌碌生活,加之对其琐碎的描写,让人乍一看觉得言语繁琐。小说中人物刘跃进是个社会底层人物,在一片工地上当厨子,当厨子自然有油水,他平常在买菜买肉甚至卖泔水的过程中给自己留点儿好处,无可厚非,他的朋友除了包工头任保良,剩下的也都是些市井中人,其中还有鸡鸣狗盗且技艺不佳者韩胜利。这个身处社会底层的民工,他的故事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如果坐在北京任何一个天桥上,每天都能听到相似故事几百件——自己穷没本事,老婆被别人勾搭走了,捉奸在床提出条件,六万块钱,可是人家没直接给钱,为防止他闹事,打了张欠条,说好六年以后再给钱。从他答应这个六年以后再取钱就可以看出,刘跃进这个人,是个老实人。不单老实,还死心眼儿,一根筋。
    六万块钱的欠条是他生活的希望,也是维护一个男人的最后尊严,六万对于能盖起国贸附近幢幢摩天大楼的房产大亨和掌握着权利的高官来说,根本不值一提,然而,对于刘跃进,这六万块钱,他“想着的事儿还很多”,所以他卯足了劲,不管任何凶险时刻,都挂念着他的“六万块钱欠条。”
    本来身处CBD大楼工地的刘跃进,根本与盖大楼和审批土地的人没有任何说话机会,但是,偷了他的包的青面兽杨志,又偷了房地产商夫人的包(根据小说中描述,这包应该是爱玛仕的birkin,全球限量,不是一般富人买得起。),杨志在逃跑的时候发现刘跃进一直在跟踪他,情急之下把包甩了出来,这一甩,甩出了钱与权之间的秘密。成为富人世界权益相倾轧的导火索。
    小说中几乎每个跟踪追逃得场景,都被作者刘震云写成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场面:杨志追给他下套的三男一女,背后又有老邢这个调查员追他;刘跃进逃离北京去找老邢,身后是穷追不舍的另一帮势力。如果说在小说里是故事是多角度的一种类似复调的叙述过程,那么在电影里,就变成一种层层递进的单线推进,如:严格想“做掉”刘跃进,他的靠山则马上让他成为了五环上车轮下的冤魂。
    这并不仅仅是权钱之间的肮脏故事,刘跃进也不是什么英雄,他看了装着很多人前途与性命的u盘内容以后,有很多次机会道出实情,但是他没有,他到底在等待什么,其实他并不关心这u盘能值多少钱,也不关心u盘牵扯着高官的政治生命,更不关心自己的大老板命系u盘,他关心的只是自己那六万块欠条,直到出卖了他的儿子被人绑架了,他才没办法,说出了u盘的下落。
    然而事后得知。刘跃进竟然做两手准备,五十层高的吊车车垫下的u盘,是刘跃进调包之物。看到这里,我不免觉得蹊跷,离小说结束还有不到10页纸,刘跃进怎么一下子从一个老实死心眼儿变成了有大智慧敢于恶势力斗智斗勇的人了?! 这是小说的败笔,还是作者有意为之? 就如小说一开始描述给杨志下套的“鸡”一样: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
   小说中,正义最终没有战胜邪恶,背后的大案,不了了之,刘跃进的六万元欠条也没人给找回来,小偷们还是按区划分继续工作;貌似可以操纵一切的贾主任,在案发受审时,也变成了一粒别人的棋子。原来这是一盘大棋,每个人都不过是棋子,有的人是小卒子,有的人级别高点儿,是车,是马,是炮。刘跃进这个小卒子,无意间拱过河,将了对方的军,而房地产商严格,则最后成为了为保帅而弃的车。那么这盘棋谁在下呢?一个车没了,马上有千千万万的车补上来,一个小卒子没有了,呵呵,中国农民千千万,民工还不是遍地都是。
   这盘棋,就是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大棋。小说的背景就是东三环国贸区,谁都知道,这里代表着北京新世纪的繁华,是中国经济建设成果的一个缩影,是现在媒体呼喊着“盛世年华”的辉煌。电影一遍遍用长镜头看着这片建筑,上了三环的国贸桥,一片流光溢彩声色犬马,这里有太多太多的摩天大楼,这里的砖瓦中,藏了多少个u盘。

   电影和小说有个最大的区别,小说中没有什么真感情,人在落难时也许有友谊,可当发迹以后,朋友就不再是朋友,如刘跃进与任保良、如严格与贾主任。没钱时候的婚姻是甜蜜的,有钱以后彻底变质,同床共枕多年、貌似有忧郁症的老婆,竟然背着自己从每次的业务中切一口。情在利面前变得脆弱可笑,一切不过是“大难临头各自飞。”
   这个悲剧式的故事,在喜剧的语言下隐藏着,直到看完最后一页,才发现恶势力根本没办法铲除,惩恶扬善只不过是自己的阅读期待,刘跃进还是个日日为钱发愁的小民工,他回河南开饭馆的可怜愿望可能根本就无法实现,高官们舍弃贾主任和严格,仍然能继续做改革开放的添砖加瓦者,大楼继续盖着,会有数不清的人民币把它们堆砌起来。
   而在电影中,人世间多了一份温情,严格的老婆在严格死后,看着他未开走的大奔,眼中闪过恍惚的伤感和坚强,最后的举动自然也可认为是为其报仇;鸭笼子里刘跃进用嘴给马曼丽喂水这个恶俗的煽情情节让人不得不相信,人间自有真情在。公安警察老邢的形象也高大了起来,原本是个不会溜须拍马不得志的警察,机缘凑巧破了这么个案子,事后也再不关心刘跃进,可是在电影人物中,他被塑造成一个充满智慧且心地善良的人,他不但因为答应刘跃进“你换身衣服,帮俺撑个面子”而挨了一锤,更是在破案以后为刘跃进追回了欠款,让他和马曼丽在河南开了个小饭馆。小说中描写无法继续查下去的大案不了了之,在荧幕上,电影用类似黑白胶片的纪实片效果告诉观众,抓了不止一个,用句常用的话说就是:“一举破获了这个行贿受贿的大案,抓住并处决了损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蛀虫若干者”。原来,这才是新世纪的好警察,这才是“盛世”应有的社会风气。 看来书上写错了,电影又给了我们希望。
 
   如果我再写下去,估计blogbus又得不吭气就给我删除,不就是因为我没有注册和你们有利益关系的某某邮箱吗,你也犯不着每次不吭不哈就删文章,也不给我个保存的期限。 - -

   都是贼。小贼偷路上的行人,还专挑爱显摆的富人偷,大贼是谁大家都知道,他们偷的是那些辛辛苦苦日出而作日落还歇不了的人,这些人有个统称,叫“民”。大贼也可怜,偷的时候也丢了自己的快乐、友谊、爱情、学识、良心、幸福......

   书里有句话,是让我看着唯一舒服的地方,茶馆的老齐用一壶一千二百八的破树叶子曰“珠峰圣茶”糊弄有钱的俗人,被高官老蔺一语道破,他也不辩解,只是笑着说——
    “阿弥陀佛,让你说中了,不为卖茶,为个杀富济贫。”

    
    有钱人真的坏吗。
    穷人真的就是好人吗。
    不然。坏的是钱、权、名、利。人算什么。人只不过是被操纵的机器。
   
   
原文在此。
http://wangyibo.blogbus.com/logs/16114278.html


65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3条

查看全部13条回复·打开App

我叫刘跃进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叫刘跃进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