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林一箭

远古善良养猫犬
2008-02-27 看过
提到“奇幻”,很多人感觉是小孩子的文学。尤其是各地vip盛行的时代,纵使最好的奇幻,也免不了“很能打”但“不说人话”。看了很多很不错的文章,包括潘海天,包括今何在。充满煽情与奇想,设定也够炫,文字上却还有着别扭的调调。这也成为奇幻小说呗主流文学诟病的重要原因。

斩鞍的文章的确很特别。某位学院派曾经说过,他的某些段落“完全有资格进入语文课本”。这对于一位奇幻作者而言是在是很难得。斩鞍的文风之前早有耳闻,“厚重,踏实,波澜不惊”但是“极富韵味”。记得死文青len曾经把九州比作一棵大树,遥控的世界设定是根,多事,水泡的游记是主干,潘海天今何在是茂盛的枝叶,江南是绚丽的花,而斩鞍的文章就是最后的果实。能得到len的推崇是件很不易的事情,这个论断个人觉得很贴切。斩鞍是七老妖中成名最晚的人之一,却在九州风雨飘摇的时刻,凭借《旅人》隐隐成为后九州时代的精神领袖,凭借的便是独特的文风。

《秋林箭》里的五个短篇故事是旅人系列的支线。最喜欢的是《秋林箭》,其次《博上灯》,《崔罗石》也很有特点。《落花溪》和《水晶劫》其实也不错,但前者索隐的事迹与南霁云太过相似,后者的故事设定太不靠谱,让我难以接受。

《秋林箭》系列,或者说,整个《旅人》的故事围绕着”青石之战”展开,而青石之战与缥缈录系列基本同时。这种同人式写法对于构建一个统一的燮末历史很有帮助,但对于《旅人》本身却造成了不利的影响。强调界明城的正义性,就不得不以牺牲姬野为代价。其结果是,《缥缈录》中那些抗争乱世的天驱武士们,在《旅人》中成为了赢无翳一类的人物。这种扭曲在《水晶劫》中达到了极点。我可以忍受姬野在乱世中变得冷酷,坚忍,却无法想象他为了胜利不择手段,甚至放弃武士的尊严。

于是很寒的看到,天驱武士们驱赶民众作为攻城的前导,他们在城破之后将城市屠杀殆尽。那些用尽笔墨描绘的铁浮图们,在战局混乱的时候没有对付敌人,反而被派去屠杀试图逃走的百姓。这一切把“天驱”的名誉彻底毁掉了,也不得不说是故事设定中的一个败笔。路牵机因为莜千夏不开城门拯救百姓而愤然投敌也令人困惑。路千机被设定为鹰旗军的智囊,却不理解如开城门,青石必将沦陷的事实。而他因为正义感(姑且这么说)而投敌,却马上出卖掉青石水源的秘密,导致青石10万军民的灭顶之灾,也实在是不合常理。

战争场面的描绘并非是旅人的精髓。虽然这一点斩鞍做的很好,足以与《天行健》比肩并列。但更为珍贵的是斩鞍所构筑的某种现实感。这在《秋林箭》系列种表现的尤为突出。五篇故事无不充满了浓郁的生活气息,这种气息“九州”的味道很浓,尤为难得。燕子博上的守灯人,黄洋岭上采晶人,落花溪边的客栈,秋林渡的纤夫……普通人的生活不知不觉种让人看得十分投入。明明是九州世界,却仿佛近在身边。

《秋林箭》是整个《旅人》的终结。这个故事也反映了斩鞍所代表的最高水平。磅礴的溪流,艰难的纤夫,落寞的英雄,逝去的时代。当一切成为定局,秋林一箭也最终成为绝响。
51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1条

查看全部21条回复·打开App

九州·秋林箭的更多书评

推荐九州·秋林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