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雨 暴风雨 8.2分

《暴风雨》与《伪君子》

瘦竹
2008-02-27 看过
有人说,莎士比亚的《暴风雨》象征着什么,对此, 我不以为然。我宁肯相信它只是当时世界的人和物在莎士比亚心中激起的回响,象所有作品一样,我宁肯相信所有的写作都是私人化写作。《暴风雨》是莎士比亚创作的最后一部剧作,那时离莎士比亚去世不到几年,他当时心态一定已经非常平和,仇恨不再是仇恨,世界还是这个世界,只是他已经不以为意。在这部剧作里已经看不到太多的剑拨弩张,看不到太多的血腥杀戮。因为也许他知道即使是仇恨也只是过眼烟云:

“我们的这一些演员们,我已经告诉过你,原是一群精灵,他们化成淡烟而散了。如同这虚无缥缈的幻景一样,入云的楼阁、瑰伟的宫殿、庄严的庙堂,甚至地球自身,以及地球上所有的一切,都将同样地消散,就象这一场幻景,连一点影子都不曾留下。构成我们的料子也就是那梦幻的料子,我们短暂的一生,前后都环绕在酣睡之中。”

《暴风雨》似乎是在说,在我们进入最终的酣睡之前,我们一定会和即将离开的这个世界握手言和。

莫里哀的《伪君子》里的伪君子答尔丢夫,简直就是一百多年后卡萨诺瓦的预演,他本是一个身无分文的人,却被一个追求灵魂高尚的人错以为是一个苦修的离上帝最近的人,奉若神灵,答尔丢





...
显示全文
有人说,莎士比亚的《暴风雨》象征着什么,对此, 我不以为然。我宁肯相信它只是当时世界的人和物在莎士比亚心中激起的回响,象所有作品一样,我宁肯相信所有的写作都是私人化写作。《暴风雨》是莎士比亚创作的最后一部剧作,那时离莎士比亚去世不到几年,他当时心态一定已经非常平和,仇恨不再是仇恨,世界还是这个世界,只是他已经不以为意。在这部剧作里已经看不到太多的剑拨弩张,看不到太多的血腥杀戮。因为也许他知道即使是仇恨也只是过眼烟云:

“我们的这一些演员们,我已经告诉过你,原是一群精灵,他们化成淡烟而散了。如同这虚无缥缈的幻景一样,入云的楼阁、瑰伟的宫殿、庄严的庙堂,甚至地球自身,以及地球上所有的一切,都将同样地消散,就象这一场幻景,连一点影子都不曾留下。构成我们的料子也就是那梦幻的料子,我们短暂的一生,前后都环绕在酣睡之中。”

《暴风雨》似乎是在说,在我们进入最终的酣睡之前,我们一定会和即将离开的这个世界握手言和。

莫里哀的《伪君子》里的伪君子答尔丢夫,简直就是一百多年后卡萨诺瓦的预演,他本是一个身无分文的人,却被一个追求灵魂高尚的人错以为是一个苦修的离上帝最近的人,奉若神灵,答尔丢夫及时利用了他的这种错觉,享受着他的骗术赢来的一切,并且借机引诱那个好心人的太太,同时将那个人的财产纳入到了自己的名下。作为一种文学形象,他比剧中任何一个人都光彩照人,看看他这段爱情的表白,不知有几个女人能不昏头,人们都以为他只对亲近上帝感兴趣,对世俗的享受不感兴趣,他不得不做出了如下的纠正:

“我们对永恒之美所发生的爱并没有窒息我们对世俗之美所发生的爱,上帝手创的完美的作品,我们的官能是很容易被它迷惑住的,从上帝身上反应过来的美,本来就在你们女人身上发着异彩,可是上帝又把他老人家稀有的珍品都陈列在您一人的身上,他把那迷人眼动人心的美都放在您的脸庞上面,所以我一看见您这绝色美人,就禁不住要赞美手创天地的万物之主,并且面对着一幅上帝拿自己做蓝本出来的像,我的心不觉就发生了一种炽热的情爱。最初我害怕这种秘密的爱恋是魔鬼的一种巧计,我因为把您当作了我永生幸福的一种障碍,心里甚至还决意要躲避着你的美丽的眼睛。不过到后来,可爱的美人啊!我才明白这种爱情原可以不算罪恶的,我很可以使它和圣洁配合在一起的,于是我就任凭我的心沉溺在爱的里面了,我承认,我胆敢把这颗心贡献给您,这是异常冒昧的行为;不过我的一切希望全凭您的慈悲善心,至于我个人,原是那样的一个废物,尽管努力也是枉然,我根本没指望单凭自己会发生什么效力,我的希望,我的幸福,我的安慰全都寄托在您的身上;我能享福或是受罪,全都决定于您,只凭您一句话,您愿意我享福,我就能享福,你要我受罪,我就会受罪。”

奥尔恭夫人有些吃惊,答尔丢夫继续甜言蜜言道(我至所以把它们一字字打在这里,是因为我相信一百年后,卡萨诺瓦也无数次说过一样的台词):

“哎哟!尽管是虔徒,我总是个人呀,一看见你这样天仙似的美人,这颗心可就再也把持不住,什么理智也没有了。我知道由我口里说出这样的话来,未免有些奇怪,然而,太太,我究竟不是一位天神,倘若您以为我不应该对您表示有情,那么您只能怪您自己那撩人的丰姿。自从我一见您那光彩夺目人间少有的美貌,您便成为我整个心灵的主宰;您那美丽眼光包含着的无法形容的温柔击退了我内心顽强的抵抗;禁食、祷告、眼泪,什么也挡不住这种温柔,我的全部心愿都移转到您的美貌多姿上面。我的眼色、我的叹息已经把这种情形向您暗示过一千次,现在为表示得更清楚一些,我再用嘴对您明说,倘若您肯用一种稍微和善一点的心情来体贴体贴您这不肖奴才的忧伤烦恼,倘若您肯大发慈悲来安慰我一下,肯降尊俯就到我这卑微低贱的人,那么,甜美的宝贝呀!我对您的虔诚一定是举世无匹的虔诚。再说跟我要好,您的名誉是不会的任何的危险的,也不必担心我这方面会有什么忘恩负义的举动。那些妇人所热恋的的显贵队里的风流男子,他们的行动是浮躁的,言语是轻狂的,我们看见他们总是喋喋不休地在那里相互夸耀他们在情场的得意勾当,他们得到手的便宜是没有一次不由他们自己叫嚷出去的,你们相信他们,可是他们那张不守秘密的嘴必定使接受他们爱情的人的名誉一败涂地。可是象我们这种人呢,内心燃着爱情的火焰是从不乱说乱道的火焰。和我们来往,秘密是靠得住永远也不会泄露的。我们必须顾全自己的名誉,所以被爱的那方面就可以高枕无忧;这样,接受了我们这颗心,就可以说得到了不会惹出任何笑话的爱情与丝毫没有后患的快乐。”
8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暴风雨的更多书评

推荐暴风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