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梦,穿越生死

瘦竹
2008-02-27 看过
在读《荣格自传》前,我对荣格的了解只是一知半解,读完他的传记,我知道我又及时遇到了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我感觉他与博尔赫斯有些像,都是好奇心极强的孩子,但他们又是如此的不同,博尔赫斯象一个历经苍桑的老人的背影,而荣格更象一个治学严谨的人类医生,在他眼中,没有伤感,没有不正常,他需要做的只是找出病因。但他不只是一个医生,他还是一个博学之士,是一个人类学者,是一个满怀爱心的人。在他的自传里,他自己的现实经历,他总是一笔带过,而对于那些给了他心灵震憾的事、人、经历,他总是不厌其烦地想说清楚。

荣格的早年曾多年从事精神病的研究和治疗,他说,每一个精神崩溃者的背后,都一定有一段心酸的故事,他陷入崩溃之前,一定有事件将他心中所珍视的东西弄得粉碎。

他一再地提到梦,这注定他会和弗洛依德相逢,但他不相信一切只是“性”那么简单,这也注定了他和弗洛依德有一天会分道扬镳。

荣格好象和尼采上的是同一所大学,只是荣格上大学的时候,尼采可能已经疯了。我很好奇,如果尼采早一点遇到荣格,荣格能不能把尼采的病治好。


关于他和尼采的不同他这样说:

“我确确实实存在着,我并不象尼采那样是一张白纸,在精神的强风中到处乱飞。尼采失去了其立脚的根基,原因在于他除了他思想里的内心世界便一无所有——应该说,他的内心世界拥有他比他拥有内心世界更甚。他断了根并在大地上空飘荡,因此他不得不采用虚夸和不现实的办法行事,但对我来说,这种不现实却是可怕的根源,因为说到底,我是以今生今世作宗旨的,无论我是如何执着或者洋洋自得,我总是懂得,我正在经验的一切,最终总是归结到我的这种现实的生活的……”


荣格最有名的当然是他的集体无意识理论,意思是说,我们的祖先不仅会把生物学意义上的基因遗传给我们,还会遗传给我们他们的记忆,比如远古时代一次围猎,或者遭野兽袭击,对黑暗的恐惧,对光明的渴望,都会通过某种很隐蔽的方式遗传给我们。


荣格将这样一段话刻在了他家的石头上:

我是个孤儿,举目无亲。然而我却浪迹天涯,我是一个人,但却与自己相反。我同时是年青人和老人,我不知有父亲,也不知有母亲,因为我过去曾象鱼那样被人从水中捞起,或者象一颗白色的石头那样从天而降。我游荡在树林和高山之中,但却又藏在人那最深处的灵魂里。对每一个人来说,我是必死的,然后我又不在时光的轮回之中。

他的这段话让我想起博尔赫斯的小说《另一个人》来,说是的我与我的相遇,当然是跨越了时空的。


关于死后的世界,一直是我心中的一个迷。有时我想,死就象博尔赫斯说的,是肉体和灵魂的彻底泯灭,有时凭直觉又觉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就象生命的产生一样不可思议。

依荣格的理解,人死后的意识是会独立存在一段时间的,他会徘徊在我们感觉不到的时空之外。有时我们在梦中会梦到死去的人,就是我们误闯了他们的时空,或者在我们梦中的时空里,有一个我们灵魂和死去的人可以共同出入的领地。


荣格写到他的不久死去的一个朋友曾引领荣格到达他的书房,指给他一本书,第二天,他去找那本书,真的找到了。

关于我们的生命及人类的文明,荣格这样说:

“当我们想到生命和文明那永无休止的生长和衰败时,我们实在无法不怀有绝对的人生如梦之感。然而,我却从来不失去那永恒流动中有生存着并永不消失的某种东西的意识。我们所看见的是花,它会消逝的,但根茎,却依然的。”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我们祖先的“死生一也”的意思,如果是那也很正常,我知道荣格对中国的某些东西其实很在行。

面对这样的大师,我不能不表示我深深的敬意:



你是我的私人医生
但我无颜向你诉说病情
我宁愿相信你说的死后世界
好使我相信
人因为没有尽头
而有了尽头
只有在你的眼里
疯子才不是疯子
只是某种粉身碎骨
只是某种毁灭
来不及重新整合
你的预感
让我知道生命的宿命
一生不是漫长的一生
而是将早写就的一切
缓缓展开
    死也不是死
    而是进入某种神秘
    我们永远不知
139 有用
4 没用
荣格自传 荣格自传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0条

查看更多回应(40)

荣格自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荣格自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