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谈

白马飒
2021-01-12 看过

备注:i酒书粉与角色粉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还望语言措辞不要过激,如果有争执可以进行沟通,不要人身攻击他人,谢谢大家。

忍了有一年多了,关于这本书的书评也想了很久,今时今日,趁着闲暇之余,便在这里谈些对书的看法,个人主观色彩很重,大家看个乐便成。

我知道这本书的时间挺早的,19年十一月刷某乎第一次刷到这本书,我记得那时这书的讨论度远不及今日高,后来多少也看了一点,有一说一,一刷的时候我并没有看懂这本书,后来结合着围脖上的一些剧情解析才重新二刷这本书,bug什么都是二刷才渐渐发觉的。

我是颜控,所以颜值是我喜欢一个纸片人的“入门券”,一般来讲只要作者不在文中点明此角色其貌不扬或生理缺陷,我都会自动带入十八层滤镜来看待作者笔下的一切角色(不论男女)。沈泽川不例外,作者还在文案中点明这是美人,我是冲着人设去的,结果也是被这个人设打回现实的……

我很讨厌这个人物,具体原因较为复杂,其中有我个人原因,也有一些大家已经点明的角色原因,还有作者与个别书粉原因。

沈泽川这个人,在我看来就是一个“德不配位”➕“双标狗”➕“绿茶”➕“睚眦必杀”的人物设定,虽然作者在文案中提到睚眦必报这一属性,但是结合全文来看,我觉得更像“睚眦必杀”,他后期杀一些人甚至不能称为“有仇必报”,而是“无用之才皆可杀”。因为没有利用价值,所以除掉他,因为比他有能力会成为威胁,所以除掉他。这里还有一种,像李剑霆这种人物,讲真她真是全文我最大的意难平,因为无论是才能、智谋、用人、气量,无论哪方面,李剑霆都是一个我个人看来极其出色的人才,除了出身卑劣,没有任何一点比沈泽川差(况且沈泽川出身也有很严重的先天不足,论正统性我认为沈泽川更不配称帝),但是作者就是让她死了,而且死亡方式不符合她的人物设定,她这般骁烈凌厉的女子,不可能会选择在那一刻火葬于深宫,她敢为了上位隐忍十几年,怎么可能会在这种还未穷途末路的境况下选择自刎,这一点唐酒卿并没有说服我。

说回沈泽川,文中作者一度强调“德不配位”这种现象,无论是一卷锦衣卫的纪雷,还是那些世家子弟,都在揭露甚至讽刺这种现况,但是细看后文可知,沈泽川才是文后期最“德不配位”的角色。我反感唐酒卿一度强调阶级固化与跨越阶级的说辞,因为阶级性引申出的一系列社会问题,时至今日依然存在,这不是靠哪个人、哪个组织的变革就能改变的问题,如同战争的性质一般,只要有人存在,阶级永远都会存在,这不是社会问题,也不是个体问题,这是历史遗留问题。

沈泽川这种跨越阶级的行为,就是套着“爽文”的外衣,不过是力图上位的个体篡位,何必执着于谩骂与讽刺贵族与正统?他称帝不过是一场历史性的轮回,可以说他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变革者,充其量也就是个篡权夺位的篡位者实现了自己的勃勃野心,从过去的压榨阶层摇身一变,成为了下一个剥削者,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他是胜者,他当然有资本改写历史,他可以把自己胡诌的“洗白”谎言变成“为民谋利”的'正义’,我不反对这种行为,因为这是统治者的必要手段,如果是我上位我甚至可能会做的比他更加狠绝。但是我反对将这种行为大肆宣扬甚至自诩道义的沈泽川,还有无形中宣扬这种价值观的作者,以及一些言论过重的粉丝。

我个人不喜欢那句被粉丝广为流传的情话“你坐明堂上,不要沾风雪”,我觉得萧驰野太年轻了,再加上出身将门,是被家里宠大的孩子,他说那句“做什么都可以”我就很反感,难道沈泽川以践踏无辜者性命达成个人目的可以被称为道义么?这种唯我独尊的措辞不算大问题,包括坐明堂不沾风雪这种荒诞的言辞,或许是我个人小题大做了吧,但是试问古今中外的帝王们,哪一个是不沾风雪呢?他们手上的鲜血,怕是他们自己都数不清了吧……

当然了,萧驰野一卷以质子身份囚在阒都,我却并没有看出他命烂在何处,最多就是憋屈,但是吃好酒、同贵族子弟称兄道弟、且身居禁军总督的身份,拿着不算低的俸禄,这种优厚待遇,大多出身平凡的普通人可是可欲不可求的,可能我是个俗人吧,难以共情这种烂命。

说些风泉,我对他的感觉太过平淡,一来是出场不多,二来也只是同其他配角一样都是主角上位的“垫脚石”,悲剧什么的我是没看出来,从头到尾我只看到作者因偏心强行压在他身上的“惨”,这种相似的“惨”我在薛修卓身上也能看出。总之,这个人物并不是什么“悲剧人物”,最多就是个“炮灰”,即使作者有意识的将他作为镜像人物同主角对称,我依然看的十分糟心。

全文我最心疼薛修卓,我觉得他完全印证了一个现象,就是很多人会自动带入主角视角看故事,这自然没错,但这也间接导致薛修卓做着同沈泽川同性质的事情,却被骂成了筛子。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全文共有两次薛修卓的强行降智,且都是至关重要的决胜局,第一次是在杀姚温玉的问题上,第二次是在沈泽川的问题上。这两次作者强行降智甚至可以说是崩人设,他分明是心狠手辣的人设,却在杀姚温玉的问题上不是选择直截了当的除掉他,而是下毒逐渐折磨他致死,这里只能说可以,但真没必要,对于政敌,心狠手辣、斩草除根总比剩个尾巴让人舒心的多,我认为以薛修卓的能力除掉姚温玉完全不成问题,但是作者在这里严重偏心,保了姚温玉一条命,让他前往中博投奔沈泽川,这里除了偏心,我想不来第二种解释。唉,也不能说作者偏心自己主角有错,但是就是看的糟心。

还有沈泽川在中博壮大势力的问题,薛修卓如果早在阒都便意识到这个问题,早些收买阒都官员,后期造反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我挺瞧不上姚温玉的,虽然我知道很多人喜欢他,甚至称之为君子,但我相信文人自有文人风骨。海良宜生前栽培这些学生,本意我想也不是教他们去造反,而是留在帝王身边竭尽所能辅佐他,海良宜始终是保守派的官员,能看出来,结合实际行动来看,我认为薛修卓才是那个入狱都继承了海良宜之道的那个学生,姚温玉不过是个超级大bug。

薛修卓绝对不是坏人,相反则是一个尊师循道的政治家,且为公为民,忠于职守,他担得起大周文臣的风骨,在所有人都对这个王朝不怀抱希望的时候,是他站出来力挽狂澜,一人独撑起这些重担。他只是站在了沈泽川的对立面,出身寒门凭个人能力入仕做官,面对沈泽川破城入都,他选择自己抗下那些骂名,也要力保百姓安然无恙。我觉得他没错,他只是遵循自己内心深处从老师那里继承而来的道,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名誉与性命,我钦佩这样的人物,放在正史上这样的人都是屈指可数的。

如果我是海良宜,我会很欣赏薛修卓这样的学生,人各有志,也都有自己的劣势与阴暗,薛修卓不是完人,但他心中有道。

女性角色的话,整体来说我觉得在一众耽美中算是可圈可点的水平,戚竹音没什么记忆点,我对她没感觉,个人比较欣赏李剑霆。花香漪虽然颜值跟沈泽川有一拼,但是我很讨厌花香漪对戚竹音的那套“洗脑式言论”,那一段我个人认为挺招黑的,所以我一直对花香漪对心存芥蒂,我觉得她格局远不及粉丝吹的那么高,不过就是人性中的“趋利避害”而已。

文笔之前有姐妹吐槽过了,我在这里也不多论述了,整体确实看的挺咯噔,不说人话的现象很严重,比如至今我脑海中浮现出的就是那句“晨阳与朝晖皆是日光”……

剧情bug数不胜数,我后期刷都是在挑bug的,有一些还不算太过严重的致命伤,但是有几个很致命,作者圆不回来所幸就直接放弃圆了,我觉得她历史水平很有限,甚至可以说略显……贫瘠……感觉整个世界观都是bug,四分五裂的伪三国局面摆明着主角要造反是么……

三观问题在主角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一篇网文其实没有力求三观伟光正,但是至少不要把功利主义吹捧为道义,这是全文作者最严重的问题。

还有就是感情线的问题,策舟二人感情线核心问题在于其“稳定性”,毕竟是“见色起意”的感情线。虽然我知道耽美还是幻想性远远高于现实性,但是沈泽川后期也并没有展现出独一无二的人格魅力征服萧驰野,完全就是美色上位,这让我很难相信他们的感情可以经受住考验,不过也可能是我多虑了,原耽现在几乎没有小说里的攻受感情线有逻辑性的……

关于正统性的问题也是一个讨论点,沈泽川称帝在这篇文里是完全违背了正统性,帝王称帝给自己一个正统性是为了自己的稳定,其实这里很矛盾,沈泽川害怕别人伤害萧驰野与纪纲,不想别人拿捏自己的命运,那他有想过自己帝位的稳定性么?是离北铁骑的兵权与阒都的临时缺位,可离北铁骑是萧家的啊,好,即使退一万步讲萧驰野不会背叛他,他又是如何保证阒都的后起之秀不会有一个更出色的人物未来同萧洵争夺帝位呢?权位之争是人尽皆知的不择手段与心狠手辣,反正这个事儿我不知道作者有想到没,沈泽川估计是没想到……

他就是那种有时候聪明,可有时候做的事情也很蠢,完全不考虑后果,但偏偏又是个很在乎趋利避害的人,唉,之前有姐妹提到这个人物的割裂性估计就是这样,总之这个人物塑造太强行,想把好的都按他身上,结果出力不讨好导致人物割裂了。

我觉得完全没必要同杀破狼比,两者传达的意思都完全不同,顾昀与长庚本质上还是比较忠义本分的人,正统性长庚完全不需要顾虑,但这也不是普瑞斯特老师笔法雄厚,只是因为她写设定的时候就避免了这种争执性较重的剧情,而T97属于写出来没有解决方案就只能靠烂尾解决问题罢了。

整体来说,这篇文只能算是中规中矩的水平,绝对没有吹的那么神,忘记逻辑bug的话还算能看的(全靠同行衬托),有些地方的硬伤也影响观看,不过它不至于劝退我再也不看古耽,只是以后T97的作品,我可能就得绕道而行了……

14 有用
0 没用
将进酒 将进酒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将进酒的更多书评

推荐将进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