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能指的一种方式

Become a lake
2021-01-11 看过

近年来的人文学术领域,似乎有一个转向:重视对符号自身的探寻,而非将其视为承载概念与信息的透明物。于美术史学者而言,是对器物形式的整体把握(而非抽离局部的片面元素,再直接纳入泛化的象征体系中)、对图像形式、构图、色彩的描述、对细节的辨析(Y老师语:“超级观看”时代)。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一种去历史性的、“纯形式”的研究,而是超越物与语境、内容的简单对立,新的问题及理解内在生成于对这些视觉材料的细读当中。

所以当看到作者对本书方法论的概括时——诸如“关注语言的物理的、声学的特点,而非将其简化、收编为对意义和主旨的复述”、“打开一个为文学与政治的简单对立所遮蔽的、更广阔与复杂的论述空间”等等,新奇之余又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新奇是由于第一次接触“声音研究”,而似曾相识则是因为,它其实与前述研究方法有异曲同工之妙——声音也是符号能指的一部分。

作为现代文学史的基本概念之一,但凡对文学史稍有了解的人,都能说出“左翼文学”的几个关键词:普罗大众、意识形态、政治动员。在这样一种看似已成定论的研究现状中,作者通过对诗歌语言的节奏、格律等声音面向的关注,揭示了左翼诗人的另一面:他们其实有在悉心经营着诗歌文本与音响形式。至于为何要选择听觉经验作为衡量诗歌创作的标准?其理论来源自何处?在此过程中又遭遇哪些困境?具体的讨论散见于本书的各个章节,涉及以感官愉悦构造身体性的团结感、知识的跨文化转译与挪用、听觉秩序与语义讯息之间的互动与竞争关系等多个有趣话题。

而在对上述这些问题进行探讨的基础上,作者又具备足够宏观的视野去反思整个20世纪文学史:左翼诗学对歌谣形式的反复辩证,与日后“民族形式”论辩的某种隐秘关联;在文学与身体之关系研究中,超脱个人情感爱欲、更为丰富的“身体”概念。既有理论与作品的自然衔接、个案分析之精深,又有大问题意识的格局,不得不惊叹作者的功力。

另外,有一个关于论文写作技巧的小小收获(其实也不小):作者在尾声的自我批评一节中提到,本书对听众反馈部分欠缺讨论,其实这也是我在阅读过程中最大的一个困惑。对此,作者坦言自己试图以两种方式回应——或者更多的是绕开——这一内在要求:其一是援引了“可供性”的概念,将对“形式做了什么”的追问,转化成了对“形式有能力做什么”的探索;另一方面是通过对诗人写作方向调整过程的辨析,倒推文本在实践中遭遇的困难。这一做法或许会被读者诟病为从一手材料到推论的“危险一跃”,但个人觉得如果实在是没有机缘巧合找到更多合适的材料,这样的方法也不失为退而求其次的机智策略。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有声的左翼的更多书评

推荐有声的左翼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