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缪《鼠疫》:疫情下的人性百态

听党指挥
2021-01-10 看过

私书史十佳之一。熬夜读完,泪流满面。这真是一部伟大的小说,不过与其说是小说,毋宁说更像是一部伪编年史,作者加缪以里厄医生作为主视点出发,叙述整个阿赫兰市鼠疫期间的历史与故事。并且全书华丽的文笔辞藻甚少,大多数篇幅下都进行着论文式的思辨。树立观点,列举疫情中人们的行为,然后进行解析,得出结论,不加以任何褒贬。这样的写作模式贯穿全书,例如: “天灾人祸本是常见之事,然而当灾祸落在大家头上时,谁都难以相信那会是灾祸。鼠疫在世界上和战争一样多……战争显然是愚蠢的,但这并不妨碍它继续打下去,蠢事总是存在。” “一家咖啡店还贴出广告说:‘纯葡萄酒可以杀灭细菌。’本已被公众认同的‘烧酒防传染病’的想法现在就更加深入人心了。每天夜里两点左右,一大群被咖啡馆赶出来的醉汉拥到街头,散布一些乐观的言论。” 以上的举例和结论比比皆是,所以我在阅读过程中时常忘记这是一本小说,而以为这真的是一部编年史,或是一本关于传染病时期研究人类行为模式的哲学论著。但如果这只是一本编年史的话,还不足以让我如此感动。 让我们首先先想想,文学也好,电影也罢,一切跟故事相关的艺术作品,它们讲的究竟是什么?是人吗?其实不是,我想是:人在这个世界中的样子。一个单薄的人物不可能支配整个故事,但如果加以环境的外来因素,便会使人变得逐渐丰富立体,剥夺人脸上的脸谱,赋予角色更真实的人性。如果只是叙述历史,然后阐述观点,那《鼠疫》不可能是一部伟大的小说,加缪也不可能凭此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小说伟大的地方在于:不仅仅叙述了鼠疫历史,还描写了阿赫兰封城背景下的形形色色的人,与人在瘟疫环境下的思想与行为动机。里厄、塔鲁、帕纳鲁、柯塔尔、朗贝尔、格朗…… 我读《鼠疫》之“里厄大夫” 里厄大夫作为故事中的主要叙述者,是以作者的形式存在的。比起其他角色身上的“个性”,里厄大夫一直在瘟疫期间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比常人更加的冷静。 “这一切里面并不存在英雄主义。这只是诚实问题。这个概念可能会引人发笑,但与鼠疫斗争的唯一方式只能是诚实。” 我读《鼠疫》之“英雄塔鲁” 塔鲁这个人物被作者赋予了太多的英雄主义色彩、人道主义关怀、与圣人情结。他是作者对于最神圣精神的象征,是加缪存在主义哲学思想的高尚投射,是西西弗的化身。城里医生太忙,于是自己组织志愿队,不断的跟鼠疫斗争,不断的带领人们反抗,即使自己也患病而死。对抗荒诞生活的唯一方式就是反抗。 “既然生活本身是荒谬的,那么一切理想和追求都没有了意义,一切美好和高尚也一样,因为没有永恒也就没有必要为将来追求这些东西。我们站在荒谬生活的起点,唯一有意义的行动就是经历,所以我们不应该希望生活得更好,而是希望生活得更多。” 我读《鼠疫》之“帕纳鲁神父” 神父在全城水深火热之时,也带领教会开始了属于他们自己的补救方式,那便是布道和祷告。这种补救方式虽然不科学,有别于塔鲁的志愿队,但也会为民众带来一定的心理安慰。神父一直盲目的相信自己的宗教与信仰。不过当他看到了一个孩子真正在自己面前被鼠疫折磨至死时,打破了精神支柱,于是他的信仰被现实打倒在地,最后在“可疑病历”的标签中惶惶而终。 “我们每个人都要走上一条自己坚定了的道路,即使粉身碎骨。” 我读《鼠疫》之“醉汉柯塔尔” 比起前面塔鲁的英雄主义,神父的宗教信仰,里厄的敬业精神,柯塔尔这个人就跟所有人不太一样了。他酗酒、颓废、逃避一切,并且幸灾乐祸。 “我发觉我在鼠疫中过得挺好。” 柯塔尔的生活本来就是灾难,所以他已经不把这一切当成灾难了。鼠疫前害怕被警察逮捕,鼠疫中警察没空管他了,于是幸灾乐祸的随便出入所有公共场所,看病例增加的数据和死去的人还感受到喜悦。而这样的人竟然出奇的没有被鼠疫感染。在鼠疫结束全市解封之后,所有人都在欢庆,但他却疯了,精神崩溃了。总之,这是小说中最荒诞的一个人物了。 我读《鼠疫》之“朗贝尔”、“格朗” 记者朗贝尔对于整个城市来说是个异乡人,他的女朋友远在巴黎等着他去约会。所以最开始封城时他一直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想要托关系逃出去。但是后来通过与医生的谈话,他的心态也是逐渐发生了改变,加入了志愿队,把自己当成城市的一份子。这是一个从个人主义幸福到集体主义幸福的转变过程。 而格朗是个小人物,黑死病的降临使他本来卑微的生活雪上加霜。他以写书为理想,并积极的加入了志愿队,虽然这两项工作占据了他生活的几乎全部时间,但他却乐此不疲,他找到了自己生活中的快乐与意义。我想这便是加缪所说的“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苦难的过程中找到幸福的安宁。”格朗最终也感染了鼠疫,但却幸运的活了下来,这种小人物在某种意义上,代表着希望,也被作者注入了人道主义关怀。 朗贝尔和格朗是民众的缩影,是最接近我们普通人的象征与存在。他们不像塔鲁那样神圣伟大,但却能在生活中找到美好,过程中找到快乐,苦难中找到幸福,这又何尝不是一种伟大呢?我们不需要赋予生活太多的理想与意义,按照生活的本来面目行事就好,我们追求的不应该是怎样“活得更好”,而是怎样“活得更多”。人生中存在着太多荒诞的不确定性因素,就像鼠疫不知何时会降临,何时又会结束一样。我们在认清荒诞人生的本质后也更不应该走向虚无主义,而是应该勇敢的面对苦难,义无反顾的拥抱生活、反抗生活,走向一种另类的幸福。 “我想,真正的救赎,并不是厮杀后的胜利,而是在苦难之中找到生的力量和心的安宁。” ——[法国]加缪《西西弗神话》

9 有用
0 没用
鼠疫 鼠疫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鼠疫的更多书评

推荐鼠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