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历史比较下的上古汉语构拟——白一平、沙加尔(2014)体系述评(作者:马坤)

sera
2021-01-06 看过

白一平、沙加尔(2014)体系述评

白一平、沙加尔(2014)体系述评

白一平、沙加尔(2014)体系述评

白一平、沙加尔(2014)体系述评

白一平、沙加尔(2014)体系述评

白一平、沙加尔(2014)体系述评

白一平、沙加尔(2014)体系述评

白一平、沙加尔(2014)体系述评

白一平、沙加尔(2014)体系述评

白一平、沙加尔(2014)体系述评

白一平、沙加尔(2014)体系述评

白一平、沙加尔(2014)体系述评

白一平、沙加尔(2014)体系述评

白一平、沙加尔(2014)体系述评


以下转自“今日语言学”公众号

美国密歇根大学白一平(W.H. Baxter)教授和法国东亚语言研究所沙加尔(L.Sagart)教授合著的新书Old Chinese: A New Reconstruction已于2014年出版(以下简称白-沙2014)。两位学者之前都发表过上古音构拟方面的专著:白一平(1992)的特色在于韵部构拟,即在数项音变假说之基础上对传统韵部作再分类提出了“六元音”方案,并利用数理统计的方法加以验证;沙加尔(1999)主要利用谐声、词族以及民族语中的早期借词以探究上古汉语的词缀和声母系统。近十几年来,白、沙两位教授合作发表了一系列文章,对早先的方案进行修订。本文主要结合白一平(1992)和沙加尔(1999),以介绍白-沙(2014)所依据的新材料、新方法,以及拟音系统中的各项重要改进。

研究材料和方法上的突破

古文字材料

白-沙(2014)重视音韵材料的可靠性问题,注意到出土文献具有创制时代早、版本错讹较少等优势,可以补充或订正《说文》谐声。该书将通假纳入广义的谐声范畴,将谐声关系分为“共时的声符互用(interchange)”和“历时的声符替换(substitution) ”两类,以最大限度地区分时代、地域层次:前者可用来订正或补充谐声系列,后者可用来推测语音演变。沙加尔(2017)进一步探讨了古文字谐声声符的选择问题,强调综合运用谐声、词族、通假等材料以补充中古已经遗失的音韵信息。该书强调声符“羊”与“昜”不同、“午”与“五”有别正是基于上述考虑。

比较材料

沙加尔(1999:8)认为,长江以南的广大区域在远古时期是多民族杂居的,所使用的语言可能包括壮侗语、苗瑶语、南亚语、藏缅语等。随着后来汉人南迁,汉语同民族语之间发生了持久而深刻的接触。受强势语言的影响,这些语言中存在多个历史层次的汉语借词。李妍周和沙加尔(2013 [1998])提出了借词的“一致性原则(principle of coherence)”,以区分借词的历史层次。白-沙(2014)主要利用了越南语、壮侗语、苗瑶语中的早期汉语借词。这三种语言早先都存在带前置成分的音节结构,这类结构被认为是许多东亚语言单音节化的起点。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罗杰瑞(Jerry Norman)对闽方言的研究表明原始闽语具有复杂的声母系统:塞音和塞擦音声母有六套,包括送气/不送气清音、送气/不送气浊音以及清、浊两套软化声母,响音声母也有清、浊两套。白-沙(2014)认为它们是由上古汉语直接演变而来,反映了《切韵》之前语音特征。近年来,学者陆续发现客家方言和湘西瓦乡话等也存在类似的存古现象。

历史比较法的系统运用

单类比较材料在上古音构拟中存在局限性。例如:通过古苗瑶语、越南语借词可以得知前置鼻音或塞音的存在,但无法判断它们的结合类型(松散/紧致结);原始闽语的声类可以提示前置成分的存在及其结合类型,但无法判断其具体音值。故在具体操作中,必须将二者有机结合:

表1:比较材料的综合利用

表1:比较材料的综合利用

由上表可见,民族语借词和古方言是构拟前置成分和声母的重要材料:清响音声母、前置鼻音主要结合苗瑶语借词和闽方言构拟,前置塞音主要结合越南语、拉珈语借词和闽方言构拟。此外,通过历史比较所得到的前置成分有时还可以同汉语内部的谐声或词族系列互证。

几项重要改进

白-沙(2014)认为词根(Root)可以由主要音节(major syllable) 和次要音节(minor syllable)构成;主要音节可划分为声首(onset)和韵(rhyme)两部分,前者由声母(Ci initial)和介音(medial *-r-)构成,后者由主要元音(vowel nucleus)、韵尾(coda)和后置韵尾(postcoda)构成;次要音节由前置辅音(preinitial consonant)和前置元音(preinitial vowel)构成。词根结构可概括如下:

表2:词根结构

表2:词根结构

除前文所介绍的前置成分外,白-沙(2014)还主要有以下改进:声母方面,进一步完善了小舌声母(uvular initial)构拟,即区分了圆唇/不圆唇两类,为以母及喉音外的声母构拟了小舌音来源。韵母方面,取消了上古三等介音*-j-,采用罗杰瑞(Jerry Norman, 1994)的“咽化理论”(pharyngealizationtheory)解释一、二、四等(type A)与三等(type B)的分别;采用斯塔罗斯金(Starostin, 1989)的*-r韵尾方案解释脂-真、微-文、歌-元诸部的“对转”现象。韵尾方面,将*-s一律视为词缀,并探讨了它的形态功能;认为后置韵尾*-ʔ只能出现在元音或鼻音韵尾之后,不能出现在塞音之后。

总结

白-沙(2014)在民族语借词、汉语方言、古文字等新材料的基础上,系统地将历史比较法运用到上古汉语前置成分和声母构拟中。该体系吸收并完善了以往的构拟方案,包括小舌音声母、*-r韵尾等,其优越性主要有三个方面:能更好地解释语音演变、具有可验证性、注重构拟的实用性。白、沙两位先生公布了包含约5000条词项的构拟表格(http://ocbaxtersagart.lsait.lsa.umich.edu),除给出上古拟音外,该表还标注了各字头的现代汉语拼音、中古音韵地位、基本训释、谐声序列等信息,并提供了三种版本分别按音序、笔画和谐声序列编排,以满足不同需求。

参考文献

李妍周、沙加尔著 徐世璇译 1998/2013 《从白语中的汉语词汇看借词的无限制性》,《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汉语借词的历史层次》,商务印书馆。

沙加尔著 马坤译 2017 《先秦时期谐声声符的选择问题》,“上古音与古文字研究的整合”国际研讨会会议论文。

斯塔罗斯金著 林海鹰等译 1989/2010 《古汉语音系的构拟》,上海教育出版社。

WilliamH.Baxter 1992 A Handbook of Old Chinese Phonology.Mouton de Gruyter.

William H. Baxter and Laurent Sagart2014 Old Chinese: A New Reconstruc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orman, Jerry1994Pharyngealization in Early Chinese.Journal of the American Oriental Society,114.3.

Sagart,Laurent 1999 The Roots of Old Chinese, John Benjamins Publishing Co.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7年第4期

2 有用
0 没用
Old Chinese Old Chinese 7.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Old Chinese的更多书评

推荐Old Chinese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