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ing My Life

[已注销]
2008-02-24 看过
    前几日在图书馆无意间翻到这本书,封面上Ferguson微微笑着,说实话,有点傻。
    我不是曼联球迷,中国的曼联球迷乐意称呼他为爵爷,就像英国人称呼他为Sir Ferguson一样。关于这个称呼自传里面还有一段趣闻;在老特拉福德,一个十六七岁的年轻球员不知天高地厚称呼爵爷为Alex,爵爷毫不客气地问他:“你是和我一起上过学吗?”那孩子说没有;爵爷道:“那你就叫我弗格森先生,或头儿。”看到这里暗笑,说他有贵族风范我承认,但他更像老黑手党匪首:想轰谁走就轰谁走,绝对铁腕;超强的控制欲,管你大牌不大牌,买卖球员一概以球队利益为先。
    在这本自传里面爵爷花了大半的篇幅追忆了自己在来到曼联之前的奋斗史,这也是我最感兴趣的部分。他出身于苏格兰格拉斯哥高湾地区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青年时代是一名还算出色的边锋;令人吃惊的是他在成为职业球员之前不得不一边在模具厂当学徒工作挣钱一边勉强维持训练,还在成为正式职业球员之前的最后一年参加了工厂的工会活动并且相当成功地领导了几次罢工。他的职业球员生涯算不得辉煌,但起码实现了小时候的愿望:为这个地区最伟大的球队格拉斯哥流浪者队踢球,尽管在那里的最后几年十分不愉快。接下来还有更吃惊的事情,在Ferguson开始教练事业之前,他曾经效仿那个时代家乡很多退役球星,开了一家弗格森酒吧。我相信那个时期发生的事情绝对塑造以后那个浑身散发出不可抗拒的威严的爵爷形象起了很大作用:和黑社会犯罪分子打交道;为游行的宗教激进分子提供免费食物并不得不和他们在一起唱歌;每天处理酒吧里永不休止的口角乃至斗殴事件,以至于脑袋上经常被开口子。这简直就是“教父”的早期奋斗史!还好Ferguson很快就受不了这种生活将酒吧甩卖,开始了执教生涯,否则,足球界就会失去一位教父了。
    时任凯尔特人队主教练的传奇名帅Jock Stein是影响,乃至塑造Ferguson气质的另一人。前不久Ferguson再一次提到了Stein,把他列为自己的宴会上最想邀请的五人之。他跟随着Stein以苏格兰国家队助理教练的身份参加了86年世界杯的预选赛,在这之前他已经在苏甲阿伯丁队闯出名堂。在关系到苏格兰生死的一战中,戏剧性的一幕诞生了:Stein在球队逼平对手取得加赛资格之后突然在赛场上心脏病发作去世,Ferguson临危受命成为国家队主帅。原谅我跳跃的思维吧,读到这里,我脑子里立刻闪现出了The Godfather里面老教父Vitto重伤不起,继任者Sanny遭人暗杀,以至于Micheal不得不身担重任挑起家族生意重担的情节...之后Ferguson仿佛脱胎换骨,在联赛中带领阿伯丁队打破了凯尔特人和格拉斯哥流浪者队长达十几年对冠军的垄断,还夺取了欧洲优胜者杯冠军。至于执教曼联获得了成功,那都是后话了。
我感兴趣的是,苏格兰到底是怎样一个神奇的地方,有着怎样狂热的足球传统和氛围?在爵爷口中给我留下的印象只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民风剽悍。那里的足球比赛像战争,丙级丁级联赛都是如此。男孩子们莫不以加入地区足球队为荣耀,在球队里,他们就像十一人的战斗小组,若有一人遭到了对方在控制范围之外的伤害性的犯规或者侮辱(注意我说的不是普通犯规,因为在那里普通犯规不足以称之为犯规),场上的全体队员就会拧成一股绳,直到他们在比分,精神甚至肉体上彻底被摧毁…这就是爵爷异常赞赏的“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准则。但是听起来,怎么像是黑手党守则?毫无疑问地,曼联之后的剽悍红魔作风的渊源在这里。而且Ferguson挑选球员,有一条是必要条件:超强的能在对抗中占绝对上风的体魄。这一点从他执教圣米伦队就开始了。在执教曼联初期,Ferguson觉得首要不利就是那时候曼联球员身体过于瘦弱…老头子说他喜欢那种“独自一人就能在空屋子里闹得天翻地覆的具有旺盛斗志的球员”,比如坎通纳(插花:的确是非同一般的BH);他们体力充沛,勇敢、坚强、快速、强壮和决断。简直像挑选党徒。第二,他喜欢那一种“神智清醒的,能够激发身边所有队员潜能的,能把全队战斗层次提高一层的有感染力的球员”。记得一位FM高级玩家的话:“初级菜鸟买大牌,玩了一阵子的中级玩家买妖人,而高级玩家,玩的是微调精神属值和注重从局部到整体的配合来赢得胜利。”当时还不太懂,现在才豁然开朗。
    苏格兰人嗜酒如命,球员都有饮酒的习惯,但这偏偏是Ferguson深恶痛绝的不良生活作风,他的铁腕就是在永不停止地和酗酒球员之间的较量之间练就的;想象一下因小九同学倘若生在苏格兰,且不论身型单薄的缺陷,光是留恋酒吧和贪恋美色两项罪名,就够Ferguson把他狠狠收拾N顿了…不仅如此,在人品上有问题的球员,也绝躲不过被清洗的命运,无论他有多优秀。但是Ferguson本人从不放过用美酒展示风度的机会:83年阿伯丁与皇马的欧洲优胜者杯决赛前他送给对方主帅一瓶苏格兰威士忌,8年之后他故伎重演在曼联对阵巴萨的优胜者杯决赛前送给克鲁伊夫同样的礼物。而在这两场决赛Ferguson的球队都赢了。在此刻我想起了安帅,胖子在今年对曼联的半决赛第二回合前居然送给了爵爷一瓶上好红酒,他是不会不知道这是属于Ferguson的老伎俩。现在我才觉得那时候的安帅多么果敢和自信,而那一场米兰全队上下充满了罕见的摧枯拉朽一般的斗志。关于那瓶酒,爵爷在欧冠决赛之前曾发表如此言论:我会打开那瓶好酒斟一杯为米兰庆祝。老头子好有风范!被安切“问候”之后还能保持风度,我相信即使他的自传出新版本,在里面也绝对会高度评价那一夜的米兰。他对所有公平地战胜了他的球队的对手从来都是充满了敬意。
    总之这本书有趣在还原了Ferguson早期在苏格兰足坛奋斗的历史。他们踢的是一种充满战争精神的足球,同样充满美感;Ferguson的执教生涯也是战争的一生,和不听话的球员战斗,和乱插手的俱乐部经理战斗。敬意献给足球界的教父:Sir Alex Ferguson。


                BY:业余米兰女Fans 写得差 拍砖下手轻点儿~
1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4条

查看全部14条回复·打开App

我是曼联教头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是曼联教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