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孟小冬:只道是寻常

神奇女侠
2008-02-23 看过
章子怡肯定演不来孟小冬,事实上谁都演不来孟小冬,即便孟小冬还阳再青春一回,也未必再给出一个孟小冬。

因为她被神话了。有书名曰:余叔岩及孟小冬的余派艺术。俨然已经将孟小冬提升到乃师的高度,更大有人放言,其实孟不要不好意思,她完全可以立一个孟派。 “冬皇”不过是一个称号,事实上孟小冬后期演出很少,岂可与常驻舞台的马连良、谭富英相比肩,更何况是至尊级别的乃师。当然一个女人去唱老生很不容易,尤其孟又是那样一位美女。

孟小冬的故事里,不一定非要有梅兰芳。就像梅兰芳的故事里,一个孟小冬或许无足轻重。但是他们的故事,比较接近“传奇”或者“童话”这样的字眼。

传奇不见得要幸福美满,童话也不见得就花好月圆。梅孟分手后,孟发表声明,语气中不无怨气。自古痴心女子负心汉。若他们之间真是这样,倒也无趣,关键孟并不是那样一个弱女子,她也没爱梅爱到下半辈子孤单终老。当初她嫁入梅门,事先是讲好和福芝芳不分大小,即便后入门,她也一样是正室,跟了杜月笙反而是名不正言不顺将就了好多年。杜家举家迁居至香港准备办护照之时,她才幽幽的道:我跟着去,是算丫头呢还是算女朋友呢?这才仓仓促促的结了婚。她人已中年,从不满20岁成名到逐渐淡出平静度日,悠悠生死别经年。在香港时的孟小冬留下很多照片,多是闭唇不语目无表情,高深莫测的很。

离开了内地的领土,她就真正的隐居起来了,尽管其实以身侍杜之后她已绝迹舞台。50年代党组织希望她回来,甚至让章士钊做说客,也没把孟小冬请回生她养她的地方。也亏得她没回来,不然的话,文革里光是她和梅兰芳那剪不断理还乱的一段,就足够道德卫士们批斗她十万八千回了。她也并不是出世,杜月笙死后,她分到两万块,道:哪够?杜的子女答:看在你们办过仪式才给你些,女朋友丫鬟们可一个子儿都没有。柴米油盐酱醋茶,谁可抗拒,孟小东亦不例外。她后来去了台湾,活到70岁。她走的1977年,四人帮已经粉碎,文艺界元气重伤,百业待整,京剧传统被样板戏搅的一塌糊涂。而和她爱恨情仇纠缠过的梅兰芳在这场浩劫前几年幸运的先走一步,马连良、言慧珠、严凤英、竺水招、荀慧生、尚小云……俱在期间殒命。

据说章子怡在《梅兰芳》中的戏份并不多,毕竟片名说明了一切,更何况陈大导演的老婆陈红搀和了一个福芝芳,还有一个热点人物阿娇扮演15岁的福。前些时候大闹梅葆玖要求剧组删除阿娇戏份的新闻,觉得她来扮演是对自己母亲的侮辱,后来阿娇还是继续补拍。那时候的梨园就是娱乐圈,娱乐圈就需要炒作。厉害的福芝芳,绝不是头发飘着长的满神姐姐或者艳惊八方的鲍鱼能够掌握的,十多岁出来跑江湖混饭吃的孟小冬肯定精于人情,但是福芝芳却技高一筹。痴迷孟小冬的青年上门制造一场血案,福一句为先生安全着想惹来所有同情的目光,需要人伺候的红颜祸水怎能够和隐忍持家的贤妻良母比较?我几乎能想到穿着旗袍的章子怡以怎样的表情向黎明告别,她万年不变的凄厉神色,倒不像孟了。以孟自视甚高的性情,大约是拎起行李就走,至多一声沙洋娜拉。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她的拾起旧饭碗,拜在余叔岩门下,成为其唯一一位女弟子,声誉日隆。

后来有人拉拢她和梅兰芳唱一出《红鬃烈马》,十八年老了我王宝钏,薛平贵寒窑戏妻,自是不怀好意。毕竟,已是旧时人面。她当年扮正德皇帝调戏梅的李凤姐,或者是杨四郎求铁镜公主许其出关见母,台上一出鸾凤颠倒,颠倒了台下的观者。髯口下的她是美艳少女,而头面下的他则是英俊美男。因着缘分才能在一起,缘尽再唱那样久别重逢的哀曲为着何来?少年子弟江湖老,红粉佳人两鬓斑。

故事到此早该戛然而止了。额外的八卦只添茶余饭后闲话题:1932年,梅孟已经决裂之时孟生下过一名女婴,因对梅的怨恨将孩子交予他人抚养。若真有这个孩子,若这个孩子真是传说中那位美貌和梅兰芳如出一辙的伟大女坤旦,才真的是一个神话。
27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2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推荐余叔岩孟小冬暨余派艺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