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爱宋朝?

平沙落燕的亲戚
2021-01-02 看过

最开始接触祝勇的书,是在一次出差顺便去故宫博物院时,购买的一本《故宫的风花雪月》,彼时很喜欢。当在图书馆看到这本寻找苏东坡后,毫不犹豫就拿下了。用了一个跨年前后的七八天,通览了苏东坡这位千古英雄的悲怆一生,心底里生出了无限感慨,原来,一个人可以在境遇一再变得糟糕之际,可以藉由这些外在的苦难升华自己的人格,再化成一句句直击心灵的诗词,穿越千百年,依然可以让21世纪的我们,感动落泪或击掌相庆,一个人的伟大,不在于他如何过完自己的一生,而在于,他如何启发其他人类过自己的一生。 写夫妻情深,他有“小轩窗,正梳妆”,写爱妻过世,他有“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写与弟弟苏辙的兄弟情深,他有“风雨对床眠”,写三国赤壁,他有“大江东去浪淘尽,数千古风流人物”,写一众好友天涯知己的友谊,他有“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写被贬,他有“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写在海南琼州的孤绝境地,他有“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写黄州期间大酒夜归,他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还有那句成为流行歌词的“寂寞沙洲冷”,原创也是苏东坡啊…… 除了诗词,苏东坡的书法,绘画也是大师级水准,《寒食帖》成台北故宫博物院镇馆之宝,是苏东坡被贬黄州的第三个年头的书法作品,喜欢绘画,却只画竹石两种东西,存留画作几无,但每一幅都是上上之品,喜欢吃,有了东坡肉,自酿米酒,飞雪轻茶等等;更喜欢交朋友,于是我们发现那些在历史书上如雷贯耳的名字,竟然很多都在苏东坡的朋友圈名单上。欧阳修是他的老师,儿子还娶了欧阳修的孙女,王安石是他的对头,一场王安石变法让苏东坡境遇坎坷,黄庭坚是他的书法密友,互相嘲笑对方,苏说黄的字是树梢挂蛇,黄说苏的字是石压蛤蟆,哈哈哈,米芾也是,得到一幅书法精品后,两人可以品酒品字半日不歇,司马光是他的惺惺相惜的人,同朝为官,也互相比惨,因为两人同样被陷害被流放,写出梦溪笔谈的沈括是他的死对头,因为是人品极差的沈括拿着苏东坡的诗词上奏构陷污名…… 忽然想起来前段时间网上的一个段子,一个粉丝问白岩松,你觉得历史上哪个朝代最好?白岩松作为一名深度参与时政的清醒之人,自然说当代最好,粉丝却自顾自述说她觉得宋代最好巴拉巴拉。网友自然嘲笑粉丝的无知,赞颂白岩松的明理。看完这本书后我忽然明白了粉丝的自问自答,她一定是看到了中国辉煌灿烂的中华文化集大成于宋代,这个时代是文人生活最为雅致的时代,可以抚琴调香写字喝酒下棋观画,也可以烹茶听风采菊东篱下,这些现代人觉得是无聊时才做的事情,在宋代是所有人心之向往并贯彻于日常的琐事,啊,想想是还挺美~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在故宫寻找苏东坡的更多书评

推荐在故宫寻找苏东坡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