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的方法就是去做

阿芙洛狄忒
2020-12-30 看过

很有启发,读的时候一直给爱思考的好友拍图分享,最后索性寄去一本叫她自己看。

与读陈嘉映《走出唯一真理观》的感受相似,自己的困惑早已有人思考过。项飚老师在访谈中分享了最直接、贴近自身的经验,让读者特别是年轻读者产生共鸣,他不谈学术,谈方法,谈自己,谈生活在具体社会关系中的人。

刚好和《西方正典》放在一起读了,发现和布鲁姆几乎是反方向行走。感觉两者说得都有道理,因为能理解这些不同观点的合理性在哪,最终在“自我”上汇成一点。

人类学与社会学的思考方式为文学的审美性研究(当然文学中也有将文学与社会关联的研究分支,例如西马)作出补充,后者容易陷入书斋式探索,忽略了世界的“物质性过程”,从而进入真空状态。 “要对自己身处的世界发生兴趣”,不能对自己、对生活过的地方、对中国、对世界完全不了解,这也是阅读中产生的焦虑——的确不了解,很多时候关心得太少甚至不关心,完全陷于书本。项飚老师把学术作为介入社会和世界的一种途径,是很好的警示与补充,特别是对我这样缺乏现实经验的读者。提供了一种思考路径,对整体、文化、社会的观察要与自身、现实结合,带入个人经验,回到自身,这样才能具体而清晰。了解了一些社会问题,对学术研究亦有启示。

不看名不名人,而看看他说什么。

项飚老师说的新加坡精神:唯一的方法就是去做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把自己作为方法的更多书评

推荐把自己作为方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