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嘉靖四十年正月十六御前财务会议

文若
2020-12-27 看过

臣谨案春秋之中,视前世已行之事,以观天人相与之际,甚可畏也。国家将有失道之败,而天乃先出灾害以谴告之,不知自省,又出怪异以警惧之,尚不知变,而伤败乃至。——董仲舒《天人三策》

嘉靖三十九年冬,京师无雪。按照自汉武帝以来确立的天人感应之说,天之异兆乃上天示警诫告人主。钦天监监正周云逸面对嘉靖帝直言“宫内开支无度,阁衙上下贪墨,国库空虚,民不聊生,这是上天示警!”引得嘉靖帝震怒,下令拖出午门廷杖。

周云逸的回话让嘉靖帝震怒得将手中那根和阗玉杵摔得粉碎。周云逸立刻被东厂提刑太监押到了午门,冠带都被夺了。

盛怒之下的皇帝摔碎玉杵,急于往上爬的东厂提督太监冯保揣摩圣意掌刑打死了周云逸。忠臣的血滴尽了,嘉靖为掩盖自己失态同时也为平复人心不得已下诏罪己,嘉靖四十年的新年宫城内外一片寂静,上下臣工深忧皇帝会不会借着周云逸之死穷治牢狱以缓解目前“罪在朕躬”的政治危机。皇帝在等雪,臣工在等雪,在所有人的期盼下正月十五日夜天降大雪,皇帝松了一口气,以严嵩、徐阶为首的朝廷清、浊两派也松了口气。正月十六日内阁诸臣在漫天飞雪下走向西苑玉熙宫参加年度财务会议。大内的总管,同时也是皇帝代言人的吕芳一见严嵩立即做出姿态,搀着严嵩步入了玉熙宫。

“阁老!阁老!”吕芳自然也是满脸堆笑地迎上去搀住了严嵩的另一条手臂,“这场雪下来后,你老去年八十,今年该是七十九了。”

吕芳这一搀给严嵩吃了定心丸,此次会议司礼监会与严党“同舟共济”,皇帝仍然信任严嵩。众人入殿之前,吕芳向诸臣打了招呼,亏空的事情“能过去我们就尽量过去”再一次表达了亲近严党的立场。

“仰赖皇上如天之德,和大家实心用事,最艰难的日子总算过去了。”严嵩不紧不慢地开始给会议定调子。

最艰难的日子过去了吗?显然没有。大明朝国库依旧亏空,北方与南方的战事不见平息,严嵩把所谓功劳推给皇帝,换言之这一年所花的钱都是在嘉靖“如天之德”的慈照下一笔一笔花出去的。接着严嵩称颂嘉靖敬天求雪的“诚心”一片谀词说的嘉靖颇为受用。颂圣的话刚说完,趁着皇帝正高兴严嵩急急进入正题,要求户部在内阁票拟上签字。

徐阶仍然慢声答道:“兵部的开支账单我们签了字,吏部和工部的开支账单超支太大,我们没有敢签字。”

徐阶出声出乎司礼监与严党意料,但徐阶也深知此次会议不比往年,朝廷亏空日甚,腊月以来京师又没下雪,他本以为十六日也不会有雪,所以和高拱核对了一晚上打算在清晨的会议中摊牌,把严党定为惹天怒的祸首一举倒严。天降大雪实出他们所料,然事已至此不上也得上了。

徐高张三人举出的朝廷超支项目有三:

一、以兵部的名义花三百万两造战船三十艘,兵部并未收到战船。

二、工部修河堤,年初报预算三百万两,实际支出五百五十万两,超支二百五十万两。

三、宫里修宫殿,预算报三百万两,结账七百万两,超四百万两。

严党及司礼监回应:

一、战船宫里借用,会还。

二、宫里派出的河道监管监修河堤,账目没问题,你们要查就去问宫里。

三、你们算账敢算到皇上头上?

严党处处与皇帝绑在一起,皇帝用他们揽钱三七分成,这多出来近一千万的亏空,有多少送进了宫里又有多少进了严府,皇帝心中有数。又,后面的故事中似乎没见到被借用的战船还给浙江用来抗倭,这一项支出被宫中独吞。新安江的河堤几个月后被人为决口,两百万两打了水漂。嘉靖永远以修宫殿的名义向朝廷要钱,而他的宫殿永远修不完。

算账不能算到皇帝头上,可国库已空总得要办法解决。张居正指出国家用兵治灾,急于用钱却无钱可用的困境,说“这样下去,户部这个家怎么当?”暗指严嵩这个内阁当家人无能。

“你的意思叫谁承担?”严世蕃立刻盯住了张居正。

严世蕃听出了张居正弦外之音,他再次发难不让张居正在这个话题上继续问下去。此人机敏,把周云逸一事捏在手上,正等此时说出,欲置对方于死地。

“不要东拉西扯!”严世蕃再也忍不住了,一掌拍在案上,“我看你,还有一些人就是去年腊月二十九周云逸诽谤朝廷的后台!周云逸一个钦天监管天象的官员,在诽谤朝廷时,为什么把朝廷去年的用度说得那么清楚?当时我们就纳闷。现在明白了,就是我们在座的有些人把详情事先都告诉了他!是谁教唆他的?怎么,敢做不敢认!”

僵局之下,嘉靖不得不现身了。周云逸的事只有他自己来了结。反正雪已经下了,上天示警之后皇帝已经改过诚心敬雪,在他心中天降瑞雪表示上天原谅了皇帝依旧会护佑大明。

嘉靖问严嵩周云逸有没有后台,严嵩答无有。嘉靖又问周云逸怎么把朝廷用度说得那么清楚,严嵩答说明用钱都是明账。严嵩两句回话尽显其奸诈之能,嘉靖满意,清流无话可说。接着嘉靖惋惜了一番周云逸,给自己博面子的同时也为清流今天的败局找些颜面,又说“好汉才娶九妻嘛”对严世蕃刚才与清流针锋相对表达了赞许,称了他一句“好汉”。双方都抚慰到了,嘉靖轻轻把亏空一事放过,正面问严嵩如何解决朝廷亏空的困局。

“去年过去了,今年怎么办。该吵还得吵。阁老,你是首揆,内阁的当家人,有什么打算?”

严嵩答无非是开源节流,赞扬了张居正“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这句话,嘉靖紧问张居正如何向海外贩卖丝绸开源,张居正管着兵部,谈了一番剿灭倭寇重开海路的话。他话还没说完,即被严嵩打断。

“这个想法张居正和臣商议过。”严嵩立刻把话接了过去。

严嵩先捧张居正,后又说张与其商议过。目的是分化徐高张集团,让徐阶、高拱对张居正起疑心。另一面,东南的倭寇不能剿,倭寇在胡宗宪就在,胡宗宪在严党就不会倒。严嵩接过话后避而不谈靖海的事,转而切入他参加此次会议的正题,能不能增加织机,多产丝绸。

“当然能。”这回轮到嘉靖抢着说话了,“关键是蚕丝。如何增加桑田,多产蚕丝。”

严嵩对不如改农田为桑田,嘉靖接着问浙江百姓吃什么?严嵩对可以从外省调拨。嘉靖又问买外省的粮花费高百姓是否愿意?严嵩对桑田收成高。嘉靖就不再问了,君臣几句话就敲定了改稻为桑这件事。

我过去疑改稻为桑之事嘉靖与严嵩曾私下商议过,所以会议中敲定的如此迅速。如今再看,二人似未提前议过。国库空虚如此,谋国之士自然思如何开源(皇帝是不可能节流的)张居正能想到打通海路通商海外,嘉靖与严嵩自然也想到了。严嵩说的话是嘉靖心中所想,只不过严嵩从没想过剿平倭寇,改稻为桑后多出的丝绸他们可以和皇帝四六分账,皇帝高兴他们就能保住权位。嘉靖心中倒是希望海路打通,把军用的支出节出来,多产的丝绸海路卖一半,宫里贪一半,反正自己不吃亏。到了年底要是海路还是不通,这批丝绸可以依往年之例悉入内库,“无须向户部入账。”

至此,会议的两部分结束,去年亏空的事皇帝不再追究,新年经济工作主要盯在了浙江改稻为桑多出丝绸上。他们这次财务会议所议出的可有一项利民政策?竭万民之力以奉君父一人,严嵩为皇帝遮风挡雨他们父子倚着皇帝这棵树放手去贪,到头来所积累的千万家财终究免不了被抄家的命运,大明朝亦免不了灭亡的结局。

1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大明王朝1566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明王朝1566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