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西海,心理攸同?

le frisson™
2008-02-20 看过
我並非他的忠實讀者,僅僅看過《圍城》和一些同自己以前學業相關的文字,比如本書中有關翻譯和修辭的論述。

尼采說只有貧弱的眼睛才總是看到相同點,這話適用于錢先生的一些論述。他的翻譯觀,幸好沒有付諸實施(許淵沖的嘗試其實就是這種觀點的應用惡例)。我也不覺得他打通西學,他只是從一個中國人賞鑑古玩的角度,把西學翻檢了個遍。周作人之小擺設小品文同此心向。中學西學,且不論是否能夠打通,像他那樣“打通”,真不見得是好事。

錢先生的學術之淵博,我們毋庸置喙,他的閲讀量是超人的,記憶力如同掃描儀一般。可是他在本書中的觀察,雖然趣味古雅,但並不包含“附加值”。格式如下:A在其B著作中有這麽一句評論,其實中國古人C早已經說過,於是沒有什麽可以奇怪,一切照常云云。當然這是我爲了説明問題而對其進行的漫畫式簡化,但通觀他的這幾篇文字,大多是無窮無盡的徵引。

寫林譯小説的那篇文字,很微妙地向這種很成問題的嘗試頷首微笑。這無疑是在說,追求一種譯筆起碼的達意,倒不如娛樂衆生來的重要。

美學角度來説,這毫無錯處。但是從翻譯(也正是他的著眼點)來説,我仿佛看到一個靜觀二十世紀從其眼前經過但無動於衷的錢先生。不是說他過時,而是說他實在是從求“趣味”的角度,淡化了太多動態的矛盾。

對於喜愛涵泳文章的傳統中國知識人來説,這本書絕對適合他們的閲讀需求。對於其他人來説,未必。
62 有用
39 没用
七缀集 七缀集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7条

查看全部57条回复·打开App

七缀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七缀集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