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式的自我欺骗

右右右啊右
2020-12-26 看过

石黑说:“我喜欢回忆,是因为回忆是我们审视自己生活的过滤器。回忆模糊不清,就给自我欺骗提供了机会。”

几个月前第一次读,似风吹过湖面,涟漪阵阵后回归平静,只剩下淡淡的感觉。这两天想做一个石黑一雄的主题阅读,才又翻开这本书。还是有不一样的感受。

阅读过程中,最多的体会就是“无奈”与“疑问”。无奈于书中人的困境,疑问于他们的选择。

以工作为荣,却被自己的学生写文章批评的绪方先生,能否接受自己被浪费的人生。自以为的辛勤工作,却是走在错误的道路上,几十年以之为傲,如今幻想破灭,也是深深的无奈。

还有悦子口中的“佐知子”,虽然口中说着“我从来不在乎她们那样的人想什么,现在我更不在乎了”。但其实内心还是在乎的吧。在乎着,又不想在乎,于是说服自己我不在乎,可是心里还是会在乎,真是纠结。

坚持要去美国的佐知子,是我最大的疑问。她明明知道弗兰克不可靠,也尝过承诺落空的滋味,为何还要一意孤行。口中说着“万里子在美国也会过得更好”,其实自己也知道这是在拿女儿当借口,为何不面对现实。

看了译后记才知道,悦子与佐知子是同一个人,借她人之口讲述自己的故事,在回忆中进行自我欺骗。那么,疑问也有了答案。伯父家于万里子而言,是安稳幸福的生活。但对于佐知子,却是一间间毫无希望的空房间。无法说清对错,只觉得挺无奈的。

1 有用
0 没用
远山淡影 远山淡影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远山淡影的更多书评

推荐远山淡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