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爱登堡自传》编辑手记

daisy
2020-12-26 看过

想想我做这一行这么多年,做了那么多书,《大卫·爱登堡自传》可以算得上是历时最长的一本书了。这本书入库之后,我给外方权利人发信通知他我们的中文版终于出版了,顺手搜了一下,2015年11月,我发出第一封询问版权的信,五年过去了,中文版终于出版了,就这本书,我和外方权利人的往来邮件有224封。

为什么要做这本书呢?首要原因当然是因为“爱自然”。我做的书当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自然博物类的书,为什么选这些书呢,因为我自己爱自然,这份爱有两个源头,一是因为上小学的时候参加了学校的生物兴趣小组,遇到了很好的启蒙老师,带着我们上山下河去做自然观察;二就是因为看了爵爷的纪录片。

《大卫·爱登堡自传》这本书的译者是何毅,他之前曾经帮我翻译过一本《英国皇家园艺学会植物学指南》(这本书在2016年5月出版,出于意料地卖得不错,至今已经6印了)。《植物学指南》翻译交稿之后,何毅来我的办公室拜访过一次,然后说起来他为什么大学志愿填了北师大生物学院的植物学专业,就是因为太喜欢爵爷的《植物的私生活》这部纪录片了,爵爷的纪录片从某种程度上说影响了他的人生。我说我看过爵爷的一本自传名叫Life on Air, 很棒,但是太厚了,四百多页,不知道这样的书引进出版会有市场吗?何毅非常坚定地说:我来翻译吧!一定要做!我的那一分犹豫就这样被打消了,说做就做吧。

在回重庆之前,我在北京是做版权代理的。做了这么多年版代,查起版权来当然驾轻就熟,在决定要做这本书之后,很快我就找到了书的权利人,发信去询问简体中文版权的版权情况,收到的回信让我非常震撼,原来爵爷的出版人也是一位八十多岁的老爷爷了,老爷爷名叫Michael,他给我的第一封回信就是——我在这行干了57年了,从来没有跟中国出版社合作过,因为你们那里书价太低,印量太少,我们没有利润可言。

我给他的回信像一个小迷妹,哇塞!!57年!!我太崇拜您了!!我也希望我能这样子。

然后就开始了漫长的“笔友”通信,一来一往,刚开始是不授权,后来又要求在指定印刷厂印刷,也讨论过合作出版的可能……时间过得飞快,直到2017年的11月,两年过去了,老爷爷终于决定把简体中文版的版权以翻译版权授权的形式给我们了。(很希望有机会也应该写一写和Michael爷爷的通信,那又是另外一篇文章了。)我是指,两位老爷爷,Michael和David。David说他很喜欢大学出版社,这本书在美国就是由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但拿到授权还只是一个开始。

2019年夏天,译者交稿了,译者翻译得很辛苦,交稿时的word统计字数有34万字,这也是我做过单本文字量最大的书之一了。这本书的翻译难度也确实挺大,里面充满了大量的物种名、人名、地名、摄影器材、技术,涉及专业知识,但是文学性也很强,大卫爷爷的语言和他的解说风格很像,这本自传读起来虽然令人感到酣畅淋漓,比读小说还过瘾,但是翻译起来可真是不容易。译者交来的稿件质量虽然不尽如人意,但也没有办法了,人家毕竟不是学语言专业的。大量的句子都是带有翻译腔,倒装,等等问题,没办法,只能当编辑的自己改,自己一个人改不过来,熬着夜都改不过来,为了赶出版进度,又拉着好朋友们一起改(在此对帮我一起改稿的亲闺蜜们表示衷心感谢)。

老爷爷这本传记从26岁写到了90岁,这也是我读到过时间跨度最长的自传之一。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不仅仅是一本个人的自传,更是一本跨世纪的自然人文行思录。因此,还有一点在翻译过程中难度很大——文化背景差异,比如原书书名Life on Air,虽然只有三个单词,但是真的很难翻译出来呀。再比如,打开书第一章,章节名叫 “Joining Auntie” ,看得人不知所云吧,考虑再三,我们在中文版中加了一些编者注,比如这一处的编者注就是:英国广播公司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曾被很多英国人称为“阿姨”(auntie),据说是由于公司往往显露出一副老派的“阿姨最懂”(Auntie knows best)的态度。虽然知道这样加注可能吃力不讨好(想想杠精读者还是会觉得瑟瑟发抖),但是还是把这个工作做了(可见是真爱哈)。

这本厚厚的自传开始于一个令人气馁的场景——1950年,一个20出头、刚从剑桥大学毕业并在海军服完役的年轻人,坐在能眺望圣保罗大教堂大钟的窗边发呆。大卫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教育出版社做编辑。面对桌上的校样,他自己感到备受煎熬,难道这辈子就要这样度过吗,和很多新加入工作的年轻人一样迷茫。

在《泰晤士报》的招聘专栏上,大卫看到BBC在招一位广播谈话节目的制片人,于是他写信去应聘,两周后收到拒绝信。又过了一段时间,他接到BBC一位女士(亚当斯夫人)的电话让他去面试,BBC要发展电视事业部,但大卫家其实没有电视,他也没怎么看过电视,但是他还是去了。亚当斯夫人说目前只能暂时提供一个为期三个月的实习机会,而且最多也只能付一千英镑的实习工资。大卫真的很可爱,他写道:“这是我在出版社一年工资的两倍呀!我大吃一惊,差点儿从椅子上跌下来。我结结巴巴地说着谢谢,离开的时候好像走在棉花上。” 看出来了吧,幽默是这本自传的底色之一。看这本书的时候,千万别一边看一边喝水,真的会一口气把水笑喷出来。我得说,这是我读到过笑点最多的一本书,也让我第一次真切感受到,幽默是一种美德。

看过爵爷这么多的纪录片,在这本书中可以看到这些经典纪录片拍摄背后的故事,其精彩程度丝毫不逊色于那些纪录片。我做书其实很少做腰封,但是这本书忍不住为它做了腰封,做了一个如实评价的腰封——自然纪录片之父,最精彩的纪录片 其实是他的一生,乐观、幽默、专业、勇敢、热忱,用生命解说大自然,不枉此生。我和设计师讨论了好多次,我们要怎么做中文版的封面,到底做精装还是平装,讨论了很多方案和各种各样的可行性,最后还是决定就用英文平装版封面的这张照片。我跟设计师说,以后我要把这本书放在我办公桌上,就放在那里,让人看了就觉得充满力量的。

几乎一稿就过了封面。大卫爷爷看了之后也表示很满意,他很喜欢。

做封面

立体封

快要出版之前,我去联系了一些著名的公众号,希望可以合作首发,这些媒体像约好了一样都拒绝了,而且给出的理由都一模一样:这样的书没有流量。(流量是个什么鬼?)不过,看过了老爷爷的书,对于拒绝也能坦然接受了,BBC最初也拒绝过他嘛,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继续联系呗。最后三联生活周刊的公号做了这本书的首发,两天时间文章的阅读量就近10万,销售也非常不错。

衷心希望有更多人看到这本精彩的自传,从26岁写到90岁的自传,记录了传主对自然的热情与致力于理解自然的毕生渴求。今年9月,大卫爷爷最新一部作品《地球上的一段生命旅程》上映,看着镜头中白发苍苍的九旬老人,令人感动得鼻子发酸,这是一种怎样的热爱呀?在这本传记的最后一段,大卫爷爷这样写道:“然而,我之所以用这的方式度过自己的一生且不愿停下制作节目的脚步,最根本的原因只是,我不知道这世上还有比凝望自然世界并尝试去理解它,更为深刻的快乐。” 太感人了~~~~

作为一个编辑妈妈,每年小宝过生日,我都会选一本我这一年做的书送给小宝,那么今年毫无疑问绝对要选——《Life on Air: 大卫·爱登堡自传》。无论小宝长大从事什么样的工作,老母亲都希望你像大卫爷爷这样,乐观、幽默、专业、勇敢、热忱,不枉此生,哦对了,还有,爱自然!

Daisy @ 2020.12.26

49 有用
0 没用
大卫·爱登堡自传 大卫·爱登堡自传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大卫·爱登堡自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卫·爱登堡自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