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暇无意义且很重要 —— 试论人格发展中的解离与统合状态

砂砾
2020-12-25 看过

. 说来有些惭愧,读此书的时候,一开始是奔着凑数的目的去的。

在十二月初的一次年底小总结上,我惊讶的发现本年度的读书计划完成进度低得超乎想象。倒不是没读书,只是今年的阅读主题以严肃文学为主,比如居伊德波的《景观社会》、梅兰妮克莱茵的《嫉羡与感恩》等,深奥晦涩的内容,让我在深深着迷的同时,也打破了原有的读书计划。总之,全本读完的很少,为了补充资料而看的论文、文献书倒是有几十本,但因为太过零碎,也就不好意思写在读书总结上。

12月25日,圣诞节。为了今年的总结不太难看,我从书架上找到了这本小书,花了不到一天的时间读完。此为题记。


波波在做职业代笔人之前,是没什么代笔的心情的。她努力的缘由,不过是为了找一个糊口的营生,而上代的离世又太过突然,让她一时无法妥善处理镰仓的老屋,因此不得不顶着上了。但让她料想不到的是,一切似乎越来越得心应手。

在日本文化当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分支,就是宿命论一般的匠人精神。日本人相信世代之间的传承,相信职业是人的宿命,相信在家里、职业所、行当当中都有神灵存在。这给了他们努力的动力,也帮助他们建立了传统。据资料记载,全世界超过200年以上历史的企业中,日本企业占了56%。由此可见一斑。

青春期的波波是极为叛逆的。或者说,她期望以通过背叛自己“代笔人”命运的方式,找到属于自己的命运。说来有趣,我们拼尽全力去挣脱别人为我们创造的命运,却又对自己亲手创造的命运安之若怡。这种命运的轮回特性,实在是让人猝不及防。

青春期的背景色就是叛逆,或者说,我们需要通过叛逆来确认自己是谁。在心理学当中,往往最难以被言说的,才是最最真实的心理活动。那些能被我们脱口而出的,反而是添加了各种精妙的谎言、似是而非的借口。叛逆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将很多人心里难以言说的活动,强烈的矛盾冲突,化作行动这种沟通方式,进行言说。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叛逆的孩子都得到了一次对于“我想要什么”“我不能要什么”的确认。波波虽没有明说,但青春期对上代的反抗,显然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事件。

青春期不仅是一个时间阶段,也是一个心理状态。如果我们无法在青春期确定好对自我的定义,那么这种焦灼、冲突就会潜伏下来,最终在步入成年时爆发。一些人无法处理好与同事、上司、家人之间的关系,其原因之一就是无法确定对自我的定义。他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或者说他们知道却无法言说,如鲠在喉。所以,拒绝信、绝交信、异国信才显得如此之重要。因为,与其说这些是信件,不如说它们是一个个作者与世界沟通的范式,这给了我们相当的借鉴意义。

意义对人如此之重要,但无意义的重要性也绝不会更弱。自我需要意义的界定,但更需要无意义的确认。人格的形成需要意义的参与,但也绝离不开无意义的支撑。是的,没有“无意义”的存在,完善的人格是无法形成的。

如果把人的认知范围比作一个圆形,那么圆内的世界,是我们已知的、熟悉的、可以为其赋予意义的范围;而圆外的世界,则是未知的、不熟悉的、无法为其赋予意义的范围。从情感上讲,大多数人都喜欢圆内的世界,而对于圆外未知的世界充满了恐惧。人对于无意义的恐惧源自于生存本能。就像在几万年前,人类的祖先绝对不会在漆黑的夜晚踏出部落营地一样 —— 恐惧保护了我们。

但就像孙悟空给唐僧划的保护圈一样。恐惧保证了生存,却也限制了发展。其实,每个人都是那个对圈外世界充满渴望的唐僧。西方神学中,也把这种渴望称之为原罪。无论是否承认,已知与未知都是客观存在的。一个高功能性的人格,须是既能认知到已知的范围,又能确定未知的疆界。而无意义的存在,给了未知以存在空间。

很多有人格发展障碍的人都十分恐惧未知。他们无法给未知赋义,或者说,他们无法将“无意义”这样的标签贴在未知身上。对未知的恐惧是如此炙烈,以至于他们被摄取住了,进而出现了人格发展的僵化。这样的人格障碍常见的有自恋型人格障碍、边缘型人格障碍等。其本质都是无法统合已知与未知,进而出现了人格发展的解离状态。

波波在山茶文具店里的经历,在我看来是闲暇且无意义的。一者所有店里的事务都是她了解或做过的,并少有时间上的紧迫感,也就谈不上忙碌。二者代笔人的经历并不是波波原本想要的命运,也就谈不上对人生或职业生涯的意义重大。但正是这夏秋冬春——轮转的闲暇,给了波波一个梳理自己与上代之间、与自身命运之间关系的机会。她看到了上代不为人知的一面,学会了如何表达对不喜欢事务的拒绝,发现了自己虽然厌恶但也逃避不了的对上代的依恋。更是知道了,评价一个人不只有好与坏这一个维度,还需要带着更多的人性的温度,他人不该是地狱。

当一个人能够了解到自己的喜欢与不喜欢的时候,也就触摸到了真实之中的已知与未知的边界。现实生活中,一些人了解到了婚姻中的不幸之后,就开始恐婚,拒绝谈恋爱,甚至坚信婚姻的结局都是不幸。这种自我臆想的、绝对化的论调,正是他们遇到发展障碍的原因之一。如果为了拒绝不喜欢的婚姻不幸,而同时拒绝了解婚姻当中的幸福,这其实是一种自我限制,是对真实的逃离。他们无法确信婚姻是可以同时存在幸福与不幸的,进而出现了认知中统合功能的失调。其实,评价一段婚姻的质量,远不是简单的好坏、幸不幸福、是非对错可以概而论之的。

统合功能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能帮助我们更好地适应社会环境。它可以让我们知道:人可以是可爱的,但同时也可能是不被爱的;人可以是幸福的,但也可能是不被祝福的;人可能是勤奋的,但在他人眼里却是一个失败者... ... 当我们越来越能接受人的复杂性,也就越来越接近理想中的幸福状态。

最后,无论是统合还是解离都只是人发展的状态之一,而不是全部。当面对无法解决或处理的事情,像波波一样,给自己一段“闲暇”且“无意义”的时光,认真地悠闲,或许也是一个很好的应对手段。这被称为 —— 时间的魔法。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山茶文具店的更多书评

推荐山茶文具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