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梭自如的林中之风

浊克斯
2008-02-16 看过
第一版是中山大学1999年推出,我手中这本是北大社的再版,具有再版书的一切坏毛病:纸重,变厚,开本国际化——这三点导致其自高身价;封面雅致故而你的视线一定会被吸引从而达到下一步带它回家的目的。

以前并没有系统看过冯象的书,除了他在《读书》《万象》《书城》《南周》上零碎的文章——当然他是按专栏写的,是我买得零碎、看得零碎。左手政法笔记,右手尘土亚当——圣经里说右手为大啊——已经让人印象深刻。待到这次在《木腿正义》的勒口看见他的简介,简直是拍手称快,颇合我心。念完哈佛中古文学博士(Ph.D),再去耶鲁获得法律博士(J.D)。穿梭自如,旁若无人,林中之风,也不过这样了。

回到《木腿正义》。上部是法律评论,下部是文学随笔。说来惭愧,文学院科班出身的我看下部却是颇为吃力,自己虽然喜欢但丁乔叟的中世纪文学,但基本只是蜻蜓点水,把《坎特伯雷故事集》的诗体译本(译林社,2001典藏本)看完已经是用上了九分的耐心,其他,莫谈深入了解,大概连“大致了解”都说得心虚。罢了罢了,以后有机会用功。

重点写一下对上部内容的感受。
作为一个非法律人,有些内容称得上生涩。反反复复读了几遍《法学方法与法治的困境》,渐渐舍不得丢下。凭着对社会科学的通识,大体上看完了上部。

因为个人视野问题,我先关注的是关于“言论自由” ,这个在国内似是而非的提法。眼下公民社会与宪政这些词逐渐全面流行,用冯象先生的话说,“世界各国的宪法,文字都大同小异;宣传普及,都好用‘人权’、‘神圣’之类的‘靓’词。”弥尔顿的演讲,更是易让人热血沸腾——杀人,只是破坏了一个人;禁止出版自由,则是破坏了人眼中上帝的像。一时间,大家都出离愤怒了,继而开始埋头学习。国内传播学、法学核心期刊也不乏统计中国的媒体侵权官司,与美国的新闻诽谤案作对比,藉此评价媒体的言论自由的专题论文。
然而冯象在文中尤其以此为例来说明“异类不比”的逻辑法则。两国的司法程序、侵权的认定标准和学说完全不同:中国是《民法通则》下的名誉权(含隐私保护)诉讼,不允许被告媒体直接以《宪法》条款(如言论自由)抗辩;美国媒体则主要依靠言论自由(包括新闻自由)抗辩,故而动辄形成宪法诉讼。这两类官司如果放一处研究,就要当心异类不比,不要轻易给统计数字下结论。
深究下去,是一个程序法和实体法的问题。冯象笑称,法律是政治的晚礼服。实体法本本答应的权利,总是比程序法所能辅助实现的要多一些也漂亮一些。这意味着,某些老百姓期待享有的权利,虽然在现阶段不受司法保护,却是有法理依据的。比如我国《宪法》确有规定公民享有言论、出版等自由(第三十五条)。

另几篇,从编辑探讨的角度去看,见解平实、措辞极为爽利。比如《推荐书目、编案例与“判例法”》《致北大法律评论编辑部的信二》等等。后文,在版式设计的封面盾形徽标上,针对右上角一本书摊开写两个拉丁词“法/权”(lex/ius),冯先生斥之为不伦不类。称,“《评论》植根北大,不是政府部门、维权组织。法律和权利,是法学院的学习和训练科目,学术批判的对象,不是大学教育和学术的宗旨。……忽发奇想,可否将徽标换成一颗图章,镌以‘永不核心期刊’字样,印上封面,血红一片,做《评论》的申诉?”
另外还有对刊物中插入的几页英文的评述,从比之西文刊物的版式包括字体笔画行距的错误谈到不是双语刊物无需画蛇添足的浪费——在我看来,书中收入此文,目标是痛击国内一大片,那些自命不凡的学术期刊的奇怪爱好。插一段笑话,学期末我去打印知网论文和Ecnomics上半年文章精选,优盘放在打印点由其一条龙服务完成,拿到印件,哑然失笑,小伙计把两张英文的论文目录做封面订在了Ecnomics文章前面。敢情是冲着字母合并的同类项吧:)

“除去德性,神不过是一空名”(三世纪罗马哲人Plotinus语)。拿掉“严苛”的编辑伦理与执著的学术理想,一无所有。诚哉斯言!

再次,在对“概念”一词的解释上,冯象的强调与韦伯无异,“凡论及语言尤其词源,最好查一下专著。一些术语的来历,像‘人权’‘民主’‘宪政’,还有民法原则‘公序良俗’之类,…但要注意一点,语词的历史不等于观念的历史。…语词的外壳(文字记载)与它所负载的观念之间,也未必是一对一的关系;同样的观念可用不同的语词表示,反之亦然。刚才指出的老先生的舛误,归根结蒂是出于无知----不知中国古人自有一套术语,如墨家和荀子讲的‘类’(种属关系)、‘故’(条件)、‘理’(规律),用于考察逻辑思维的基本范畴。”
诸君看报纸论坛上大部分莫名其妙的笔仗,根子都通在这里。什么自由啊,民主啊,组织啊,市民社会啊,还有些港台学人也来,一律先从“我们xxx”说开去,然后把什么什么批得灰头土脸还摸不着头脑。帮腔的人更不知其所以然,抓起一面旗子就摇。其实大家说的压根儿不是一码事儿啊。再者,涉及学识论辩,便不再是个争对错的问题,何必楚河汉界。
还是以前听过的那句话,我们不应盲从,哪怕盲从的只是一个小众。


冯象先生以前写过一篇《我凭名字认定了你》。这是上帝对直率进言的摩西所说的话。这不仅是褒奖摩西,也是对所有被耶和华“勾引”而“受人耻笑”“烧干骨髓”,但仍然独立思考、明辨是非的人们——无论先知与否——最高的赞誉。
读书之时,能够以喜欢的作者名作为查阅目录,和此中的欣喜也有几分相似吧。


12 有用
2 没用
木腿正义 木腿正义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木腿正义的更多书评

推荐木腿正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