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朴素的思想是此时我们望尘莫及的浪漫

赛楞特
2008-02-15 看过
   最初我看到你的愚昧。你看见农村里的阿方和根龙要去卖血,听了他们的蛊惑,于是你也跟着他们一起,打算卖血。听信他们在卖血前连喝十碗水并且憋住尿以便稀释和充足血液的愚蠢说法,你也一股气连喝数碗水艰难地忍受着憋尿的痛苦。卖完血之后你也学着他们的样子坐在胜利饭店拍着桌子神气地喊道:“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黄酒温一温。”你相信他们说吃了这些就能补回来卖掉的血里的力气。
  第一次卖血的钱,你娶了老婆许玉兰。我看到了你的小聪明。你对已经有了对象的许玉兰的父亲说:许玉兰要是嫁给何小勇,你们家就断后了,要是嫁给我,我也姓许,不管以后生男生女,都姓许,那你们家后面的香火也就接上了。你的小聪明奏效了,许玉兰的父亲同意把许玉兰嫁给你了。于是你们就结婚了,有了三个孩子,一乐,二乐,三乐。
  认识你的人都说一乐长得像何小勇,于是你的面子挂不住了,什么没有也不能丢了面子,自尊高于一切,你对许玉兰施行暴力,对许玉兰呼来喝去,你觉得许玉兰对不住你。一乐把方铁匠儿子的头砸破了,方铁匠的儿子住了院,方铁匠来找你要钱,你说自己不愿意花钱买乌龟当,谁是儿子的亲爹去找谁。方铁匠去找何小勇要钱,也要不来,于是叫人搬走了许玉兰家里的东西。你十多年来积累起来的家底都被搬空了,于是你卖了第二次血,卖完血你照样去了胜利饭店要了一盘炒猪肝和二两黄酒,但是这次卖血之前你忘了喝水。卖血换来的钱把你的家底又找了回来,但是你心里依然不平衡,你说你卖血替别人的儿子还债,又做了一次乌龟。
    其实三个儿子里你最喜欢一乐,你心里认定一乐,但是众口铄金,三人成虎,你又抹不开面子,于是你越来越排斥一乐,你也越来越觉得许玉兰对不住你,于是你去找已婚的林芬芳并与之发生关系,这样你觉得你和许玉兰扯平了。从林芬芳家出来看见了多年未见的阿方和根龙,他们准备喝足够的水去卖血,于是你也跟他们一起去了。这第三次卖血的钱你买了十斤骨头肉,五斤黄豆,两斤绿豆,一斤菊花送给了林芬芳。林芬芳的男人发现来到你家,把你做的丑事都说了出来,于是许玉兰又开始强势起来。

  后来到了人民公社大跃进时期,高度公有化,吃饭要去大食堂。好景不长,赶到了荒年,你们只能喝玉米稀粥。全家被饥饿的痛苦忍无可忍的时候,你又去卖了第四次血。这次卖血,你没有吃炒猪肝和黄酒,因为饭店里只有阳春面。之后你用卖血的钱带着家人去饭店吃饭,但你不愿把钱花在一乐身上,只让一乐吃烤红薯。一乐吃了烤红薯不饱,于是一乐一个人哭了起来。一乐去找何小勇,何小勇不认他,一乐就离家出走,直到你着急上火出去找一乐,看到饿得不成样子的一乐,你上来就一顿臭骂,但在这叫骂中,你的温情还是流露出来,你心里早就认定一乐是你的亲儿子,你背着一乐要带他去饭店吃饭。我忽然看到了一个男人在一个家中应有的责任坚韧地被你抗在肩上,不卑不亢。
  过了两年,何小勇被卡车撞死了。你有一解心中之恨的快感,在街坊邻里间对何小勇的死冷嘲热讽。何小勇在医院弥留之际,他的女人来求你,说城西的老中医说让何小勇的儿子到房顶上叫魂,你心中巴不得他快点死呢,但是最后你还是被你的良心召唤起来,答应帮忙。可是一乐死活也不认何小勇是爹,一乐说我爹是许三观啊,我爹好好的,我叫什么魂啊。最后一乐还是听了你的劝说,你说一乐你就喊两声吧,一乐喊完了,你就对大家说你们都看见了吧,你们以后谁敢说一乐不是我亲生儿子,我就和谁动刀子。你们父子之间从此再无隔阂了。
  文革来了。有人贴大字报说许玉兰是破鞋,于是许玉兰遭批斗,剃了阴阳头,脖子上挂着“妓女许玉兰”的木板,低着头像是认错一样地站在凳子上,临街而立。你给许玉兰送午饭,有人走过来看,你就赶紧把饭拿过去给他们看,说你们看这饭里没有菜,只有米饭,我不能给她好吃的,我不能包庇她,我得批斗她。等身边没了人,你就叫许玉兰赶紧偷偷地吃米饭底下藏着的肉和菜。
  后来毛主席发话说要文斗不要武斗,于是一乐二乐三乐都背起书包上学去了。毛主席手一挥说知识青年要到乡下去,于是一乐背着铺盖去了农村。二乐中学毕了业也背着铺盖去了农村。几年后一乐回来,骨瘦如柴,在家休养多日,依然病怏怏的。你和许玉兰劝一乐早点回农村,好好表现,跟生产队长搞好关系,好早点给调回城里来。你去送一乐,路过医院,你卖了第五次血,给了一乐三十块钱,说这钱还有二乐的份。
  一乐走后,二乐的生产队长来了,为了让二乐早点调回来,你又去卖了第六次血,请生产队长吃饭喝酒。这次卖血你又和根龙碰面了,已经十多年未见,根龙说阿方身体败掉了,再也不能卖血了。然而这一次,你也亲眼目睹了根龙在卖血之后当场休克。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连续卖血,你也感到身体十分不舒服,但是为了二乐的前途,你依然喝下去了数杯酒,差点撒手人寰。你做父亲做得越来越有滋有味了,对自己的孩子,毫不吝惜,这是深沉而伟大的父爱,不需要任何回报。
  在乡下,二乐来看一乐,发现一乐病了,病得厉害,多亏二乐及时将一乐送回家。一乐立刻被送到医院,一乐是得了肝炎,必须送到上海的大医院。而你到处借钱,最终到达上海,你打算在六个地方卖血。这一段最感人至深,情节曲折,途中,你多次连续卖血,差点陪进了自己命,卖血挣来的钱也全都搭了进去,但是最终你还是到达了上海。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一乐的病最终治好了。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经历过一场场劫难,又从一场场劫难中险象环生,我看到了你的责任心,看到了你的成长,也行这些素质真的要靠一个人亲自经历过一些苦难才可具有。
  这就是整个《许三观卖血记》,读这样的文学作品,那朴素平淡的语言和只可想象的年代,本来味同嚼蜡。但是硬着头皮读下来之后,却有一种淡淡的感动于心中油然而生,做个不太恰当的比喻,这个故事就像白开水一样,平淡无味,但它在生活中却起着重要的作用,我们不可一天没有它。然而我们遥望那时代的故事的同时,最最遥不可及的不是那样的时代背景,而是那样坚固的婚姻,许三观和许玉兰两个人风风雨雨,吵吵闹闹,但是无论如何,两个人也没有想过要分开,这是那个时代人们思想的质朴的光芒所在,也是我们这个时代人们觊觎的望尘莫及的浪漫。
18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许三观卖血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许三观卖血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