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几句个人化的摘录

[已注销]
2008-02-15 看过
历史按照战胜者的语言被解释着、复制着。冷漠的经济发展史在“客观发展规律”的主旋律下轻描淡写地勾销了道义的是非。

在包括中国在内得中国史学界,西方文明作为大写文明得代表仍然是一个巨大得阴影。

1550、1551在西班牙的两次辩论会……殖民主义的理论核心:世界上有没有劣等民族?先进民族有没有理由对落后民族开战并奴役他们?

拉斯卡萨斯在16世纪的西班牙宫廷说出这样一个骇人听闻的论据……信仰宗教是人类的天性。一个民族有没有信仰是他的宗教性程度问题,而是否信仰基督教只是道路的正误问题;祭祀是宗教礼仪,比起以牲畜、瓜果奉献神灵来,活人无疑是最珍贵的牺牲品;活人祭是印第安人虔信程度的证明。也许,被祭祀的活人可以与基督教史上的烈士相比。

《西印度史》前言……引用犹太史学家的观点……史家撰史大致出于几种目的:表现学识,捞取名誉,向权势献媚,恢复被歪曲的真理,披露被遗忘的事实。

拉斯卡萨斯对奥维多等人关于印第安人胆小的批驳更令人赞叹:胆小根本不是恶习,而是很自然的事情。胆小来自善意和高贵的血液,因为这样的人不愿伤害别人,也不愿被伤害……只有那些因怕死而不敢行义的人才是真胆小。

一极的正义正被多元的文化吞没,这就是占统治地位的文化的力量。

抗议标语“500年前的血不能白流”“沉默的人民永远不会被理睬”

浑浑噩噩的民族不会为500年前的历史动情的争辩。

拉美人的观点实在事一种艰难的抵抗,因为近年来中国学术界的时髦常常是西方主导的思潮的回声。

以往的历史就一定意味着铁的历史规律吗?

从美国近代史中,我们已经看到,这个国家的统治阶级已经成了一个策划阴谋,煽动政变的行家。而且,这些信仰实用主义哲学的人并不以此为耻。

美国人不尽把全世界当成自己的地产,拣着好地方住,还用他们的精神和生活方式吞噬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美好情感。

发展是遇难者多于航行者的航行——《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

……这种“我有证据”的话外音会使敏感的读者微微产生一种伤感:西方国家的知识分子不需要这样做,他们的国籍就是权威;如果他们为受害者说话,那是要感激涕零的;……而第三世界受害者的结论和感受,在这个充满歧视的世界上从来都被人怀疑。

“威严的法律使平等的,他对夫人和穷人都规定了禁止在桥下睡觉,在街头乞讨和偷面包的条例。”

《将伊斯兰教魔鬼化的宣传:传媒如何操纵关于恐怖主义的报道》——乌拉圭第三世界中心出版的《南方杂志》——全世界每天转播的国际新闻中有80%来自四家国际通讯社,他们是美国的美联社,国际合众社,英国的路透社和法国的法新社……以英美为主体的西方媒体实际上控制着全世界的新闻传播……许多发展中国家的记者,特别是他么中的精英分子,不仅以西方新闻媒体作为他们自己文章的来源,还模仿西方媒体的价值观、语气和口气,全然不顾这些宣传是否有利于他们自己的、正在发展着的社会。

911后拉美记者大会与会者声明:……在我们的社会中,在不平等、不公正不断扩大的同时,正在出现一种削弱民主进程、恢复独裁统治、右翼抬头的威胁……重要的传播媒体在寡头政治的控制下,扮演了一个决定性的角色,他们在歪曲事实、新闻检查、自我检查、操纵新闻、封锁新闻的基础上,用大众传媒做宣传,推行军国主义政治,在全世界范围内布下天罗地网来巩固一统天下的思想。

“解放神学”思想……在这片贫穷和信仰的大陆上,宗教没有成为麻痹人民的鸦片,而是成了鼓舞他们战斗的旗帜。

卑鄙的人格只能选择卑琐的道路。

……
                       ——草民摘自《丰饶的苦难:拉丁美洲笔记》
16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丰饶的苦难的更多书评

推荐丰饶的苦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