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摔到地上以前,不是可以先接住的吗?”

于是
2008-02-15 看过
        我一直以为写这个故事的人是当真混过池袋帮派的。因为我们都没混过,所以这样想也无可厚非吧。想当年谁没被《燕尾蝶》撼动过?那城市缝隙中不为我们所知的生活以特殊的规则盛行,是任何大都市表面繁荣之下的平行世界。一口气看完,再回头读导读文,竟发现,作者石田良衣并不是帮派小子。

第一则侦破绞杀魔的故事里,印上理香头像和REMEMBER字样的T恤让我很感动,四分五裂的池袋街头因同仇敌忾、铲除恶霸的心意而团结起来,风尘女给少年侦探喊加油,少年帮派全体巡逻,绘画天才的案犯素描图,加上帮派恶少独有的恶狠狠逼供法,事情水落石出,人心大快,是标准的行侠仗义的故事模板。

第二则,《幽灵旅行车》Odessay的故事,少年侦探受黑帮老大拜托,寻找私生女公主。但故事里的配角更打动人心,寂寞的猴子富士男在黑社会里找到归宿感的,在后背刺上的暗恋公主的观音像,还有闭门不出的超级宅男森永和范。公主惨死是无法改变的定论,如同城市青春的不堪面目,但好歹,和范最终露出很棒的笑脸,猴子也用自己的方式以恶制恶。池袋不良少年的生存脉络比第一则更清晰了,他们的正义感、爱、对世界真相的偏执,并不输给任何所谓栋梁之才。

第三则,《绿洲的亲密爱人》中出现每日祈祷5次的阿拉伯好男人卡西夫,他说日本工地里有来自全世界的高知分子。但让我感动的是被电波迷住的孤独无线电少年。

写得最完整、最细腻的莫过于第四则《太阳通内战》,讲述了规模骇人的红蓝帮派械斗,金发舞王、孤儿京一的迷人魄力虽有动漫般夸张纯粹的特质,却和东京池袋的气氛完全吻合。再写到阿诚初恋的对象:遭受不孕症困扰而离婚、单枪匹马独立摄录城市主题的自由记者加奈。在巧妙终结少年残暴事件的同时,以真岛诚为首的PURPLE CREW也正式完成!

这是地道的创作小说,而非改编亲身体验的真实事件,虽然主人公真岛诚的形象贯穿始终,活灵活现,令人信服到愿意按书索骥去探访池袋水果摊的地步,但那真的是作者纯然的虚构。既然作者在写作前就清楚定位于POP小说,不仅在题材上选择纯文学绝对力有所不逮的街头边缘青春,在语言上也极度逼近现实,但令人眼前一亮的句子也层出不穷,“(挥舞的手势)好像要把空气搅拌在一起”、“(伊斯兰寺庙的明信片)像是将天空熬干做出来的”、“(在明日香看来)古典乐就和恐怖电影一样”……妙就妙在那种八杆子打不着的意象搭配,恰是极其都市。

在全世界通俗小说中,主人公贯通首尾是很普遍的写法,池袋系列的主人公真岛诚就是个看水果店的小混混,实则黑白通吃、各帮派敬重的编外大侠,嫉恶如仇,热爱和平,专门接单帮弱者和少年解决问题。他对池袋的熟稔,就像对自我体肤精神的清醒把握,池袋于他,是个活物,六十层楼的地标建筑、偏僻街巷、情色据点……就像肢体般和心脏相连,而西口公园WEST GATE PARK就是当之无愧的心脏地带,形形色色的不良少年恍如血球细胞、汇成蓝色静脉、红色动脉,涌动在池袋的躯体里。也有看似惰性的分子,诸如患上社交障碍症的和范,默默于自我限定的存活方式中辛劳,以隔绝的姿态,窥视城市的诡谲真相。
真岛诚总能在池袋的天空、空气中嗅出特别的气氛,在街头看似平凡的动静中发现暗涌的暴力之浪,谓之池袋神经末梢的悸动。真的是很生态化的城市小说写法,恰如导言中曾志成所言,在作者石田衣良的笔下,町所属的气味自然融入,故事所属的形状也嵌入了町,所以才能写出“骰子一样的三层楼”吧。

故事里的江湖气挺浓,透着血腥味、风尘味,从味道分子结构来说,几乎足以构成不良社会。SM,AF,安毒,吸胶,名目繁多的刀具,黑帮中的同性恋,乱伦,样样都来(但行文简洁干净,绝无渲染)。真岛诚正视着充满堕落的城市,“面对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既不觉得陌生,也不觉得空虚。我知道,那全都是人类欲望的光芒,欲望是无法去憎恨的,大家就这么默默地发光好了。”然后,才能感受到天性中、心底里固有的正义感和同情心。这或许是与“少年”身份最匹配的纯洁本性。
这部小说能让日本青少年趋之若鹜、奉为经典,再跨媒体翻拍剧作,屡获大赏,窃以为真正的原因并不是石田良衣冷调暗暖的笔法、也未必是街头世界的暗战故事,而是书中少年们孤独中澎湃的激情引发了全社会少年的共鸣所致。青春正旺,有人加紧高考,有人被黑帮吸纳;青春的热量该如何发配,终将导致社会问题。

社会的固有准则无法衡量个体或小众,就像阿诚听闻警署用数学定律按照个体偏差值把边缘少年归类时,心中必然会产生抵触那样,但这不妨碍他想成为池袋的PEACE MAKER,以街头英雄所独有的方式处理帮派械斗,更不妨碍他听从本心去同情弱者,鄙夷罪人。他总在想,能为可怜的受害者们做点什么?他的冷静和机智,毋宁说是作者的冷静和善意。
故事里的猴子、和范、京一……都是因为没有朋友,所以才成了现在这样,作者借京一之口说的正是不良少年泛滥街头、荒唐消磨青春的真正原因:“年轻人没有可以尊敬的对象。身旁又没有可以称作模范的大人,而且大人还剥夺他们的梦想。而在我们这里,却为他们准备了偶像和友情。在这里,有被他人需要的充实感,有被朋友欢迎的喜悦,也有他们所缺少的规律和训练。我们集众人之力一同去寻找现在社会上得不到的东西。”
作者刻划了这些少年的孤独、盲目、彻底的无聊,也赋予他们精英般的天赋。真岛诚将不可救药的少年们组成业余侦探团,精通监视、监听、偷拍,也没有警察正规军才会困扰的清规戒律,也能享受到正常秩序的世界里绝不可能允许的成就感。少年侦探团成员那所谓不可救药之处,是极端的聪慧和毅力、极度的偏科和执拗所合成的异类精彩,是天才,也是混混。街头,在社会这个结实的实体中就像是无人照顾的缝隙区、或是堆积垃圾的三不管地带,但对于这些少年,反而意味着足够宽阔、足够微妙的世界,是自由,也是囚牢。就是因为有这样的人物,江湖气竟也是单纯的,可以匹配卡通公仔或宅男。

不禁想起崇仔说的:“东西摔到地上以前,不是可以先接住的吗?”在城市堕落、人性完全污染之前,一定是有什么办法让青春留存价值的吧。真岛诚是石田良衣在36岁的时候投稿推理小说时写出的人物,是在他经历了自闭、工作和无数次东京区域搬家之后写出的池袋大侠,青春正旺,但到底是带上了成熟男人回首往事、深窥世事后才有的热望和冷峻,连同读者的热血激情、侠义幻梦,作者也都一并寄予给真岛诚了吧!

[转载请联系本人]
101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6条

查看全部26条回复·打开App

池袋西口公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池袋西口公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