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水,上恶若水?

飞鱼
2008-02-15 14:22:41 看过
上善若水,上恶若水?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有静,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老子》八章
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争胜,以其无以易之。——《老子》七十八章

李劼先生的《吴越春秋》,自称为新历史小说,试图通过新的叙述手法和视角重写历史,以此达到变革国人审美观念,重构民族文化心理之目的。封面上是这样宣传此书的:
关于新历史小说。
关于生命。关于爱。

在自序中,李劼认为任何用文字书写的历史都天生具有难以避免的文学性和主观性。作为新历史小说的《吴越春秋》,更是将作者的主观创作在历史的天空中肆无忌惮的挥毫想象。但故事本身的可阅性,对那段历史的重写解读,以及对国人文化心理的反思,都值得我们一读。

故事的老调
提起春秋时期吴越两国的这场战争,我们可能马上会想到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更何况中间还有个沉鱼落雁的西施,金庸在《越女传》中对这段历史有进行了他的武侠解读。
本来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就是吴国打败了越国,越国范蠡出计,让越国国王勾践变成天下至柔,并将自己钟爱的西施送与吴王夫差,经过多年的卧薪尝胆奋发图强,越国终于战胜了吴国。这本小说中,依然在讲这个故事,只是换了一种讲法。

历史的新酒
在我们曾经读过或听过的历史中,勾践总是作为有志者事竟成的代表人物,成为人们尊敬崇仰膜拜学习的对象。但有些疑问我们却根本没有去关心:伐吴事成的背后,除了卧薪尝胆的艰辛,还有多少狡诈和不仁;在战胜吴国后的不久,越国为何很快又被楚国所灭掉;吴王夫差难道仅仅是个简单的好色之徒和昏庸王君么?
在李劼装的这瓶新酒里,他虽然无力改变历史的进程,却成功的进行了一个乾坤大挪移。勾践变成了一个恶贯满盈的小人,他为了报吴国的亡国之恨,先是在吴国忍辱偷生,在获取吴王怜悯同情被放回越国后,暗自在深山中训练军队,并采取一系列不为人齿的卑鄙手段,展开疯狂的报复,最终虽战胜吴国,却一无所得。
而吴国则是个文化程度很高的文明之邦,吴王夫差兼多情善良仁慈多种美德于一身,他不仅得到了西施真正的爱,也因为自身的仁政获取了百姓的追随。他因为善良而放过夫差,最终却却和全城军民一起死于战场。
我的疑问则是:为了达到目的,真的可以不择手段么?

反思
至柔之道,还是至柔之术?上善若水,还是上恶若水?这是李劼在小说中真正的关注点,也是我读过此书最大的收获。
关于“水乃天下之至柔却可克万物”之类的记述,老子在《道德经》中多有提及。范蠡给战败后的勾践开的也是这个药方:他认为勾践也要变成天下至柔,就可保全性命,而保住性命就是保住了越国。真柔方能为圣,而假柔只能入魔,尤其像勾践这样本身怀有深仇大恨,心胸又狭隘无比的小人,至柔的压抑与屈辱终将他变成无恶不作的魔鬼。
作者在书中感慨道:勾践的入魔之路,乃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十分关键的转折,这个转折的关键不在于最后是吴国战胜了越国还是越国灭掉了吴国,而在于整个民族的集体无意识从此落下了一个致命的病根,一个至今不曾治愈并且月来越严重的心理创伤。也许就是从勾践的例子上,后来韩非子正式把老子的至柔命题偷换成以阴柔克阳刚的权术概念。也是因为勾践所开创的这个以柔克刚首例,后来的中国人真的信奉起了这种不讲尊严不讲道德的阴柔之术。
如今,至柔之道者少之又少,深谙阴柔之术者却数不胜数,市面上充斥着大量关于权术、厚黑、潜规则之类书籍也可见一斑。更为可怕的是,整个民族对之存在着深入骨髓的迷信和迷恋,因为,这在很多场合和情境下已经等同于成功的捷径,甚至必经之路。而成功,又是这个时代最吸引人的一个词汇。
前几年出现过一本官场小说《沧浪之水》,只是没有流传多久就成了禁书。这本小说是以某省卫生厅的人与事为题材,勾勒出一幅当代的中国官场现形记。但看过主人公在官场中的成长轨迹之后,竟对他后来的种种手段好像有些理解或同情,因为如果他不阿谀奉承,他不八面玲珑,他不学会揣测领导的心思,他就注定无法在那个环境生存下去。阴柔之术已经在特定的文化推力下,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而中国人又最懂得适者生存的道理,当然也就顺势而为或抓紧学习了!

关于生命力
在与苒江讨论阴柔之术对国人的心理影响时,苒江认为:至柔仅是生命力的一部分而已,而生命力还会包含很多其他内容,比如体质、容貌、道德、勤劳、判断力、逻辑分析、学习与创新等等…而生命力的综合表现则代表个人甚至某个民族生存延续的能力。中国人在至柔和勤劳方面做得很不错,这也有可能是中国人遍布世界各地的一个重要原因。

很简单,如果能做到对所有人至善至柔,你为至柔之道,可以为圣;如果你只是对某些场合某些时间对某些人至善至柔,那只是习得至善之术而已。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吴越春秋(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吴越春秋(上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