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们如果能写出像海波连两部一样的首发作,就圆满了~

兔子等着瞧
2008-02-14 看过

                
  海波连=海伯利安
  
  当然,海伯利安并不是西蒙斯的第一部长篇,因此当作处女作来比没什么意思。不如这么说比较能体现我的看法:如果文青们毕其生能写出一部海伯利安,就圆满了。
  
  有些念头,只能是天才一蹴而就;而有些想法,则需要百般的雕琢。在这两部书里,我能看到这两种火花同时在闪烁。
  
  天才是惊艳、奇异的,但是却常常缺乏生命力。比如书里提到的济慈,还有他那个时代的众多诗人,他们挥霍地活着,用力比多和脑浆还清债务。这种也许是他们天才来源的债务,在这本纪念碑式的大书中,被西蒙斯叫做“时间债”,或者用爱因斯坦给我们的说法叫做“相对论效应”。
  
  不,我没有说他们是穿越者,因为我从来不看起点。
  
  其实穿越本身,乃是隐喻了一个深藏心底的渴望,或者说它的变体——永生。这在我们的习惯中,一般说“成仙”和“得道”。这些渴望就像黑夜中的亮光,我们一直追过去,却发现只是飞在空中的萤火虫。
  
  西蒙斯既然要编制最大的一张网,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只飞虫,尤其是那些萤火虫。如果我们有办法把他的大网撕开,可以看到最熟悉的那些概念,永生、网络意识、进化、时间旅行、分裂的银河帝国、终结者。这些想法很多时候干瘪如木乃伊,被无数的探宝者趋之若鹜,于是市面上木乃伊的价格如年后的花炮,还不值一根火柴钱。西蒙斯手里也是木乃伊,他要卖出高价,唯有把它们变成其它什么东西,哪怕只是腊肉。注水、上色、SPA、按摩,至少在他这层层大网的覆盖下,木乃伊看起来好像一些真人蜡像了。
  
  西蒙斯在这些努力之外,加了几滴来自于济慈们的天才,或者说他们还债时付给所有人的利息。于是,我们看到了海伯利安。
  
  动用图表来说明书中的复杂结构,虽然是一件复杂的工作,但最让人无力的,是对于那些慢慢从头开始阅读的读者,解释毫无意义。这不只是丧失某种阅读乐趣的问题——我相信这世界也有偷窥狂的存在,而是作者开始就根本不打算让我们知道后面要发生什么事情。整本海伯利安都只是一个巨大的引子,没有全景没有综述,直接就把放大镜放在你面前,说:看吧。当我们越来越感觉疲惫和不知所措的时候,接下来的陨落把我们的视角后退了1000光年,我们看到了更多的事物,而奇妙的是,世界却清晰明确了很多。独立的故事变成了背景,舞台不再是那200个行星世界或整个网络,而是6个故事,悬浮在现实之上。
  
  凡事有利有弊,某些角色的出现和主线的关联缺乏必要性,例如诗人,至于只是为了勾一下下文的船长,不提也罢;还有些场面显得做作,例如上校穿越到未来的振臂一呼。而更多的疑问,比如旧地和圣林、光阴冢的全貌,只能继续去看后两部了。
  
  当然,考虑到济慈是个抒情诗人,那么海伯利安以抒情为第一要务,也就不必那么苛责。毕竟,我们只是在享用诗人们的利息而已。
  
  或者我应该说,文青赶紧去找到自己的债务人,才是第一要务~
18 有用
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海伯利安的陨落的更多书评

推荐海伯利安的陨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