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寻找过我自己

Melanie
2008-02-11 看过
    一年前和周国平著作的偶然邂逅,绝对是影响我思想和成长的一件重要的事件。我敢说,在我十八岁以前,我遇见他的作品,是上帝对我的垂青。
    闻说周国平的名字已经很久,从课本上,习题集上,作文书上,他的名字我并不陌生。但是真正认真的读一读他的思想和原著,初识周国平只能回到高一暑假表妹把一本周国平精选集送给姐姐,再被我“夺”了过来,相见恨晚。
    可以说,认识周国平是一个偶然,但又是必然的。于千千万万的作家中,惊喜的发现:“是你!”这是一颗孤独的灵魂寻找到另一颗相印的灵魂时绽放的喜悦。因为我的性情是这样,我的倾向是这样,自然的天性让我选择喜欢上这样的作家,总有一天我会在书籍中寻到他。
    也许我是一个天生的悲观者,我的气质是忧郁的。所以我才会那样向往了解卡夫卡,川端康成,林黛玉,尼采,叔本华……那些具备忧郁气质的,那些饱受孤寂煎熬,那些孤独的天才们,甚至是精神分裂,自杀身亡的伟人,我都渴望亲手去掀开他们神秘的面纱。
    只因为他们永远站在全人类的前面,转过头来回望愚昧的人们无计可施,只因为他们的精神如此高远为常人所难以企及,平凡的大众无法到达他们的彼岸,只因为他们高处不胜寒,他们的天才智慧不被理解,所以才以世纪早生儿的姿态被世俗所扼杀。
    我向往那样的一种苍凉,那样的一种孤独,那样的一份执着与坚守。
    我体会过那种灵魂不在场,生活在别处的情境。因精神和灵魂长久的脱离了肉体而被放逐,时时感觉到震惊惶恐与空虚无助。终是毁灭,不如死去。极端悲观的时候,我甚至产生过轻生的念头。事实上,对于生存意义的发问很早就在我内心萌芽了。
    有一种卑微的情愫时常萦绕在我的心灵深处,在别人的眼中,我也许是一个谦卑的人,而在我自己看来,我是一个极其缺乏自信的人。自卑与自信彼此斗争,我有自己的闪光点,我有自己引以为豪的骄傲,同时也有一些令自己感到羞愧和自卑的东西。
    因为我时常被一种孤独所侵蚀,我没有知心的朋友,我很内向,我拙于言辞,我不善交际。我不活泼,我不外向。我处在花季的年龄理应被青春光芒笼罩,可是我却觉得自己只是一朵凋谢枯萎,未曾绽放过的花。
    所以,我一直在寻找着,寻找一种强大的力量,来支撑我微弱的意志。
    在周国平的书中,我找到了答案。孤独比交往更重要,这是他说的。会交际固然重要,但能承受孤独却是一种更为重要的能力。孤独能使一个人变得深刻。他和我一样,在人多的场合感觉不安,不喜欢更不善于演讲和交际,敏感,多情。我突然觉得,我不是孤单的,因为,有人和我一样。
    大作家的光芒覆盖了他懦弱的性格弱点,使他的形象变得崇高甚至完美。我想,我也可以这样。即使没有外在的美丽,可以不断拓展自己的内心,可以用学识把自己造就成一个有内涵的人。完善自己的方式有二,一是装饰外表,二是丰富内在,我认为后者重于前者,当然两者同样不可或缺。
    在书籍中寻找答案,通过读书积淀涵养与才华,是我想博览群书的最初动机。我想读中文,却不是为读中文而读中文。我想读文史哲,不是为研究历史和哲学,为学术而学术。是的,生活本身高于学问。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学问本身只是我们认识外部世界的工具。探索生命的真谛,决非空话和狂妄之言,而是一个有思想的人安身立命之本。简单的说,就是我想知道,人,为什么活着?意义何在?我如何找到这意义?
    我想,种种的困惑,必定只能在书本中才能找到答案,我人生的挚友,也必然在书本中向我招手。周国平先生说过,关于人类精神领域的一切重大思考命题都能在人文书籍中找到探寻的痕迹。
    是的,我爱读书,我很高兴。我觉得自己不安的灵魂有了着落。
    一个和我性情有着诸多相似处的作家让我找到了慰藉和安顿。我庆幸正处在无限困惑和无限迷惘的我惊喜的发现了自己,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我应该追求一个怎么样的人生,甚至关于一些悲观的命题,关于生与死的困惑。他极其真实的,坦诚的,交出性,爱,情的见解。
    这是一种真实,绝非矫情之作。我已经许久没有读过那样感觉厚重的文字,那样深刻的思想。之前我被郭敬明那一类感伤的青春言情派小说侵袭过统治过,那样的感动和喟叹,其实,这是一种肤浅。“少年不识愁滋味,欲赋新词强说愁”,为市场为迎合青少年口味的滥作。的确,他影响了我们这一代的人太多,但他的作品绝无传世的资格。也许有,但那不过是今后的史学家为研究我们这一时代背景时所找到的一种不能忽视的文化现象而已。
    他为愚昧的我打开了心智,把通往群星闪耀的西方哲学世界的门打开了。只能用惊喜来形容我此刻的心情。我已经走向了”歧途“。文史哲,不能不说是冷门中的冷门。可是,我想我已经越陷越深了,而且我沉浸其中不想自拔。
    我高兴我明确了自己的方向,我又害怕我的方向不被别人理解。可是,我会坚定不移的走下去。因为,与兴趣为友,把兴趣和学习工作生活相结合,才能真正享受人生的幸福。
    我想我的性格与志向已经成形了。一年前在日记中已有所流露:
    我自己的梦想——好想,在繁华的都市中找到一份属于自己的宁静,远离尘嚣,看着满天的繁星,水中柔弱的灯光,安静地逃离。身处永不衰老的大学校园,和永远年轻快乐的年轻人在一起,延续我逐渐逝去的青春岁月。做一名普通的大学老师,在那里安心的做自己的学问,看自己喜欢的书,和学者们一起探讨学问,那时,工作已然不是纯粹的工作,而是我生活必要的一部分。喜欢文学,然后写下自己的文字,期待着有一天自己的文集可以出版。喜欢秋雨先生的那句话:堂皇转眼凋零,喧腾是短命的别名。更喜欢诸葛亮的那句: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平平淡淡才是真,与世无争,宁静致远,淡泊安逸却平凡自在,做一个有知识有品味有气质的女人。隔离尘世的喧嚣,在校园中开辟一方静土,守护属于我自己的一片洁净而晴朗的天空。安静的做学问,安静的做自己,投身于学问又不自溺其中,时间要分给亲人爱人和友人。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和收入,好好照顾爸爸妈妈,让他们可以颐养天年,好好享受清福。“真正的爱情是不讲究热闹,不讲究排场,不讲究繁华,更不讲究嚎头的。”我想和相爱的人在一起,不需要轰天动地山盟海誓的爱情,但求一份平凡的真实,在柴米油盐中体会爱的境界。给丈夫生下我们的小孩,那将是我们爱的结晶和爱的见证,共筑爱巢的桥梁,也是献给爸爸妈妈的礼物,属于大家的可爱的小精灵。很小很小的梦想,但这已足够。儿时总是希冀自己有朝一日成为伟人,拥有平凡人无法体验的非凡经历,如今自己慢慢长大,却把梦想一寸一寸的缩小,再缩小,不是对现实的妥协,而是终于找到了真实的自我。没有远大的理想,但我并不认为自己失败,做适合自己的人,才是快乐的,难道不是吗?我的愿望是如此平凡,就是想认真的做一个贤妻良母罢了。或许二十年后,同学再聚首,我不会是一个事业成功的女人,但外人眼中对成功与否的标准是不适用于定义我的,而我则确信,那时的我一定是最快乐的,发自心底的真正的快乐,因为那时的我才是真正的我,才是最适合我的状态。我的梦想很小很小,却很幸福。(2006/10/13)
    不必在乎舆论的力量,因为路是自己走下去的。或许会在很多年,人们看到一条光明的小路,是我今天在黑暗与孤寂中走出来的。
1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岁月与性情的更多书评

推荐岁月与性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