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不够八卦的传记

宁波
2008-02-11 看过
对于像我这么八卦的读者来说,这本书显然是不够看的。学者写的传记,很注意交代时代大背景,家庭环境等历史细节的东西,但不算很高明,作为传记作者洞察力似有欠缺,有些部分还嫌枯燥拖沓。尤其部分情节是贩卖给外国人看的,比如将允和比作关公,神神叨叨之余自然有点不靠谱。我得说金安平没有她老公史景迁写故事那么有趣。

当然也有可看的部分。四人有在外人眼里不算出众、一生作为较少,但品格高尚且极开明的士绅父亲,和聪敏能干、很有治家才能,与父亲感情甚笃的母亲,可惜去世太早。继母人不坏,但性格急躁要强,与大家族里一堆前妻的孩子很难融洽相处,留下许多不愉快,也不好说是哪个人的错。

真正集中写四姊妹的内容落在最后四章。所谓元和最神秘,实际意思是元和对于自己的婚姻经历(嫁给传字辈的前著名昆曲演员,当时所谓的戏子,转行后一生挫折较多而无大起色,算是不得志吧)比较低调,不愿说太多。换言之,作者挖出来的部分极有限。允和看上去最有闺秀气,但据书中说她最活泼调皮。关于她的家庭和各年代的遭遇写的也最详细,可能是她自己比较坦率的缘故。兆和嘛我们之前看关于沈丛文的书对她有点了解,再看这里的介绍可能感受多一点,虽然我认为作者写的也并不详尽。在我印象里,张兆和是四姊妹中最“土”气的一位,缺少姐妹们的风姿,老来尤为明显,虽然年轻时被看做黑美人,追求者也很多。看上去她最缺乏灵性,倒更憨厚些,据说很务实。她和沈的婚姻不能说不幸,但包含许多不理解。晚年回忆起来才有那样沉痛的话(从前太不了解他云云),但毕竟也能看出他们的感情。其实,像沈这样感情异常丰富、阴气太重的男人本来也是不大容易相处的。沈晚年精神失常,除了环境压迫,他自己也承认,家族中埋有疯的因子。这段感情当然不够和谐,但也算不上是多不幸。那时代的人刚开始学习笨手笨脚地谈恋爱,不少青年男知识分子阅历不深,对感情一窍不通,对异性常常沉溺于莫名其妙、自以为是的幻想中,欠缺实际的沟通,就连沈在和张交往后也会做此类幻想。不同的是他比较敏感,对张性情中的某些地方大概还是有所体察的,也很难说他爱错了人。结果他们的感情在结婚之初常以他那些美丽异常的去信来维系,沈以为她爱信简直大过爱人——就是这么奇怪,甚至对丈夫,兆和也不大适应做近距离接触。与其说她不懂感情,过于理性,恐怕不如说她是在感情方面开窍很晚的那种人。我想她可能小时将自己包裹太紧,对人有戒心,和允和正好相反。充和那部分按说作者与她接触多,应该最具体,但其实也一般,看完不甚了了。充和是四姐妹中最有女人风韵的一位,据说才学也最好,因为幼时在叔祖家打下的古文功底。但关于她的生活介绍就太浮皮潦草啦。总的来说写元和与充和的部分最不够看,总觉得作者功课做的实在,无法令人恭维...。当然啦,也许她根本无意八卦,但这是传记呀...

http://yiweijj.aa.topzj.com/thread-403978-1-1.html
15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2条

查看全部22条回复·打开App

合肥四姊妹的更多书评

推荐合肥四姊妹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