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说开头

于少
2008-02-10 看过
谢谢送给我书的盖盖。

书太厚了,春节回家四天,可以一个人待着的时间不是散步,就是看这本书,但还没有看完。

只先说说开头。

一个朋友跟我说他的一个朋友——“他结婚十年,儿子今年十一岁。”听完觉得特别可乐,也觉得是个很好的小说开头。

《新罕布夏旅馆》的开头是:“父亲买熊那年夏天,我们都还没有出生——甚至连影都没有;”

john irving另一本书《心尘往事》的开头是:“位于缅因州‘圣克劳斯孤儿院’附设医院的男孩部里,有两位护士专门负责替院中新出世的男婴命名,并检查他们割去包皮的小鸡鸡愈合的情形。”(这本书改编的电影叫《苹果酒屋的法则》)

我不是很喜欢paul auster,但是他显然也是个很会开头的人:“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幻影书》)

《纽约三部曲》中《玻璃城》:“事情是从一个打错了的电话开始的,在那个死寂的夜里电话铃响了三次,电话那头要找的人不是他。”

当然开头里最著名的要数《安娜·卡列尼娜》:“幸福的家庭家家相似,不幸的家庭各各不同。”

《百年孤独》的开头同样有名,但我更偏爱马尔克斯的短篇《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上校打开咖啡盒,发现果然只剩下一小勺咖啡了。”


《荒人手记》的开头,朱天文借鉴了《双城记》,她说:这是颓废的年代,这是预言的年代。

罗列得差不多了。

开头是作者想说的,或者想让读者读到的第一句话,它必须重要,哪怕故作轻描淡写,也一定要让读者记住这句话,或者事后回想起这句话。

这句话可能埋下了故事的走向。比如马尔克斯推崇的胡安·鲁尔福,用“我来科马拉的原因是有人对我说,我父亲住在这儿,他好像名叫佩德罗·巴拉莫”开始《佩德罗·巴拉莫》的。关键就在“好像”两个字,“好像”就意味着之后是个确定的过程(结果不重要)。

有了一个好的开头,读者就找到了一个明确,而且必须跟随的指向。我很喜欢一个印度裔美国作家,叫jhumpa lahiri,她有本小说集《疾病解说者》,其中一篇叫《停电时分》的小说,起首一句是:“收到一张通知,说是从晚上八点开始,接连五天,每天停电一小时。”看到这里,基本上就可以知道所有戏剧化冲突会跟什么有关了,而这个冲突又那么令人期待。

有些开头则定下了小说的调子。我最为喜爱的作家之一格雷厄姆·格林在《喜剧演员》第一句里充满了讥诮:

“想到伦敦街上那许多灰色的纪念碑,有骑马的将军,有殖民战争时期的英雄豪杰,有被遗忘得最彻底的长麾厚裘的政客,我哪里还找得出理由去耻笑琼斯远离自己家乡——虽则我到今天仍然不能绝对确切地说出他故乡的地理位置——建在异国的那一块谦逊微不足道的纪念碑呢?”

或者调子如《日瓦格医生》:“送殡的行列前进着,唱着《安魂歌》。”

这些开头,是作者做出的手势,犹如饭馆的名字,招牌菜,费尽心思,只为让你看一个好故事。




76 有用
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5条

查看全部25条回复·打开App

推荐新罕布夏旅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