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挂念你

[已注销]
2008-02-10 看过
第一次读张小娴,就是这一本。
那时也只有初中,同书中女孩子们故事开始的年纪相仿。看到最末,真真像是过了一个实在的青春。从女孩到女人,恍若隔世的距离。

后来再看她的书,心里慢慢已经有脉络。因为同时喜欢师太,难免比较。亦舒约是家境的因素,笔下女角多是美好聪慧人淡如菊。但那太遥不可及,太像是别人的人生了。而小娴的书,里面的女孩子总是失恋,她们大多没有太好的姿色,在爱里颠三倒四仪态尽失,说出的大胆的话有时连我也要吓一跳。她们没有好听的名字,甚至连个有好听名字的男朋友都没有。她们可以很市侩,可以斤斤计较,但她们都生动得像是会在你看书时就打电话来跟你聊天的闺密。

这才是我们的生活啊。俗气却真诚。

后面的书,我不必说,大家心里自有定论。单说这面包树,是让许多姑娘被勾了魂的。换我说,面包树好象是我的初恋,那以后再买小娴的书,装帧再精美,故事再迂回,我都也找不会原来的味道。
就像是被过了电的那时的我,程韵的喜怒哀乐全部感同身受。

四月第一次对我说起张小娴,是这样的:“看她的书,会意乱情迷。”我现在才想起来纠正她。意乱情迷只是最初,见得多了,也变了观众,晓得自己扮演不了那么多的角色。全情投入一次,就覆水难收、激情不再了。
但是至少有第一次。第一次总是很让人眷恋的。有了第一次,就不知觉被张小娴这个名字收服了。

今天的我摸到书柜上的面包树,心里都仍会有一阵温柔的湿润。我大概曾经和程韵一样算计过林方文,也大概真真正正吃过他的苦头罢。

来说说程韵和林方文。
他们跟大多数恋人一样,共饮一杯叫盟誓的毒药。并且很特别,“除夕之歌”。
我总是觉得林方文是个沼泽一样的男人,拿捏不准。他很有才,又从来不认输,爱得再深也少有迁就。而对于程韵,林是她的初恋,初夜,是她无数的第一次。她很坚强和坚持,但她总对林方文妥协。
第二部里面,程韵这样对林方文说过:“一个病患用不著为他的病而向別人道歉。你是有病的,你沒法对一个女人忠诚。”那时候我忽然像被一个惊雷打中,一眼望穿了他。林方文有很多很多的好,但他永远不够安定和主动,他永远以不变应万变。他就像他的词所写,深情是他担不起的重担,情话只是偶然兑现的谎言。就是这样的林方文,却让书里书外的女人都在他的世界越陷越深。
我们用自己的大脑做容器,装了程韵那杯爱的烈酒,于是难免在林方文的怀抱里,千回百转,颠沛流离。
到最后的最后,还是忘记不了他。

这是旁人都帮不上忙的事情。

程韵到底还是个固执的笨女人,她说徐起飞太温柔坚强,不会为爱情堕落。
林方文确实会堕落,但时间总会治好他。
可惜程韵不懂,我们亦是如此。我们都以为自己投入多少,对方也会投入多少。

看这本书知会了那一句“我很挂念你”。林方文每当与程韵距离遥远,便会说出的情话。这距离,可能是路程,可能是时间。
一个不会求情的男人,偶尔表白,就足以成为最锋利的武器,让程韵缴了械。

而她还是原谅他。用纸飞机的飞行为约,因为她早知道他折的纸飞机会飞很久很久。
再生气的时候,还是这样偏袒着呢。

或者说,是因为拥抱得太久,以至于都忘记了该如何放手吗。
131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0条

查看全部30条回复·打开App

面包树上的女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面包树上的女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