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烦嚣且空惚

土著
2008-02-06 看过
————即使是再繁盛的一生,我们也终究是在浪费上天赐予的时光。


这个冬天出奇地冷,寒雪成灾,我从北方回到家乡,蜷缩在最熟悉不过的小屋里,慵懒到半月不踏出房门一步,每日坐在窗前盯着蜀地贯常的阴霾天空出神,打发时日。这样渡过漫长的年关。

《云散》买回来已经一年多了,一直没有读。直到近来回家,断断续续花了一个礼拜,才看完它。

若不是这样的天时,若不是我对小说波澜情节早已倦怠的心情,《云散》,怕也是读不完的。

太清冷,又太淡漠。

冷到纠葛不再是纠葛,纷争不再是纷争,一切仿佛都只是一盏清茶由沸到凉的过程。沉浮旋转的茶叶,浸染出一盏透亮的绿水。

只是这盏茶到最后,沈璎璎仍不让它们尘埃落定,朱宣和婵娟,就像是微漾的水面上两片漂浮的碎叶,他们摇曳在我们的视线内,又飘零在我们的意想外。

清任和瑶姬,是我一开始就没有爱上的人物,或者说,这本书里的所有人物,看到最后都没有让我深切喜爱的。《云散》里的每一个人物,都有一双清醒到绝望的眼睛。清任,瑶姬,湘夫人,甚至四妃,都用最清醒的眼神直视这烦嚣世事,甚至是自己的宿命。只是太过清醒的人,往往表面寡淡,这样的寡淡就容易拒人千里——哪怕是我这样的冷眼局外人。太清醒,就难免心寒——对自己,对别人,对这个世界,都是如此。

奇幻小说因为题材的特殊性,赋予了作者更多的冥想空间,往往又更容易使小说充满宿命感。云散写到最后,高堂庙宇前一切纠葛最终显山露水,瑶姬多年前对青族的诅咒狂风骤雨般回击瑶姬自己,如同巫师受到自身巫术的反噬。清任临死前对瑶姬的一番话,他说我们浪费了一生,他说宿命就是一套残忍的术法。种种一切,都是宿命二字。悲凉又无奈。

其实,清醒又如何。看透的无法释怀,看不透的又做不到抛却不顾。世事炼就出再怎样沉静的面容,心内的暗涌始终不曾小了半分。

天地是牢笼,而我们,是时间的俘虏。

沈璎璎在《云散》里,用极清淡的语调把她心里的传说娓娓道来,然后等到最后,用前章里积蓄下的所有力量说出这一句话——天地是牢笼,而我们,是时间的俘虏。

这本该是爆发的呐喊,喊尽胸中悲凉,喊尽心下戚苦。可是,沈璎璎却使它更像一声深重的长叹,恰若她在曾经的武侠作品里的那样,世事行至尽头,皆付一叹。不过一叹。

从《青崖白鹿记》到《金缕曲》再到《云散高唐》,沈璎璎的文笔越来越冷淡,少了些妖诡,反而更加透心彻骨,只是这《云散》里的行文对白,怎么看也有些许红楼的影子在里。以前看过一篇关于云散的评,说从后半部开始竟然看到了大明宫词的影子。不知是不是带了些先入为主的色彩,我也觉得颇有神似之处,尤其是对白。

看完这部小说正是除夕前夜,彼时夜深,万家灯火,匆忙了一整年的人们匆忙赶回家,过一个匆忙又烦嚣的春节,再开始新的匆忙一年。

忽想起清任临死前对瑶姬说的那句话,瑶瑶,我们浪费了一生啊……

即使是再繁盛的一生,我们也终究是在浪费上天赐予的时光。
17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云荒往世书·云散高唐的更多书评

推荐云荒往世书·云散高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