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Religion Cafe/Mark Wallace

咂赞嘎鲁
2020-11-20 看过

1. 德里达本人是在阿尔及利亚长大的犹太裔人,青年时期给自己法国化。abrahamic religions三种都沾边,哪种都不算是真的信。

2. 一部分是纪念patocka的自杀—where the motif of “gift of death” is coming from。Wallace: having sth in your life that you can give your life as a gift to, SO THAT OTHERS MAY LIVE. 可以说是非常马克华莱士的解读了。本人觉得德里达的文本虽然能支持这个解释,但是中心还是不在于so that others may live,而在于一个(男)人本身的宗教体验,一种反柏拉图(不在于反对,而是反向于)式的Absolute和一种mediated的demonic/orgiastic submission。expressing/establishing ones singularity in suspending normative ethics and submitting to the Wholly Other’s call for responsibility. 但完全的他者永远是(也必须永远是)个秘密!

3. Hopkins和Wallace都说此时的德里达并没有“纯粹地”在解构。他试图给出一个对于宗教/类宗教经验中责任是什么的答案,但是答案本身是有流动性的。这点上类似佛洛依德。

碎碎念两则:

1.三大宗教的体验实际上并没有这么孤独吧!

2. 结合jataka tale想的确会很有意思。为了信仰上的进阶而给予,还会一样吗?后人模仿亚伯拉罕,也能做亚伯拉罕吗?还有就是,德里达会怎么看在死亡中给予身体?

1 有用
0 没用
The Gift of Death The Gift of Death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The Gift of Death的更多书评

推荐The Gift of Death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