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所有的女孩

黄小米
2008-02-05 看过
我在本該讀康熙朝歷史的夜,讀到了安卓珍尼。透露著青年作者的不成熟。卻那樣好,令當年的評審在指出其缺損後都加上一句:不影響閱讀的。

性別是心理感受大過生理事實。董在前言說他寫小說在模擬。在模擬中追逐永遠逃遁中的自己。

女性主義我從未理解。上過專課寫了作業仍不理解。追溯過林白緊貼個人經歷在邊緣與中心間擺盪的寫作,也讀到過令人撞心碰脾的如邱妙津。只覺看到了女性書寫的“醜怪展演“(語出劉亮雅,她目之為女性自屈自抑,實則為不得解放難於掙脫的背書)

安卓珍尼的缺損,便在於董的學識理路,人物的寓言性太過清晰,可以拿來當最易於講解的女性主意教材。但有評委也說,竟一點不學究氣,不讓人不耐。

大概正如董所說,部份他可掌握,而剩下的囈語脫出他的控制範圍。

我覺魅力在於原本最叫人為可讀性擔心的生物報告體那部份。小說中“我“的部份所引起的焦灼似乎在報告的部份得到了安慰。“我“因為知道安卓珍尼的存在而被安慰。讀者如我在期待(幻想)安卓珍尼的存在中得到希望。

但,小說標題已標定是不存在的,這為安慰與希望投下了終極的陰影。而這場虛構的意義(即小說的意義)卻於焉顯現:作為幻想(小說中說最為一種可能性),這種希望是無可厚非的。

嗯,是唯一讓我讀到希望意味的女性書寫。

吳爾夫“一間自己的房間“和其他早期號召女性行動的“方法論“不能給我希望,那些如泣如訴的同性戀故事不能給我希望。因為現實的狀況從未真正改變。也因為,我自己,已被教化成一個男性中心思維的女人。這也是女性書寫者的困境,只有攀附在男性中心軀幹上伸攤蔓渙的枝節。而枝節不成木,因無現實基礎。

安卓珍尼的安慰,在於虛構出的生物報告比起女性自己心虛的行動號召來,言之鑿鑿得多。一種科學的幻想。在女性一切情緒爆裂的失陷,社會行動的失敗之後,以一個古老(勾聯起生命的創生之初)而現存“事實“給予她們安撫。

安卓珍尼裡女性主義的“希望“便植根在可能性的空虛土壤,同時小說的虛構本質保護著此種“可能性“,使之得以確實地生長。

我要如何告訴所有“性別“為女的人們,有一種單性卻並不劣等的生物,叫安卓珍尼。
3 有用
1 没用
安卓珍尼 安卓珍尼 8.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安卓珍尼的更多书评

推荐安卓珍尼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