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线并行,张弛有度

路千枫
2020-11-18 看过

这一本的叙事方面较上一本来说有了长足的进步,还没有了“烧焦的蛆球”这类令人作呕的描写。重口味还是有的,毕竟是与法医有关,腐烂的尸体上蛆虫必不可少,但作者在这一本里克制了笔墨,除了必要的判定死亡状态的描写外,别的猎奇的画面都被省去。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双线并进结构。

在故事的开头,青年抚摸着少女冰冷的脸自言自语,让我觉得他是个变态。他的屋子里还有四个女人,其中一个是体态丰腴的中年妇女。这四个女人都在他的屋子里一动不动。

接着画面切到警察那边,在一个仓库里发现了一具腐烂已久的中年妇女的尸体,这名中年妇女体型微胖。和青年房间里那个中年妇女相对应?凶手的画像难道就这样被作者抛到了开头?

这让我想到那多的《骑士的献祭》。

随着推理小说越来越多,传统本格的写法已无法提起读者的阅读兴趣,越来越多的作者尝试在开头便抛出凶手,但就是不告诉你凶手的杀人手法,给读者造成一种“你明明知道凶手是谁,但他偏偏有不在场证明”的抓狂感。让我第一次接触这种写法的是东野圭吾的《嫌疑人X的献身》。

不过在阅读《骑士的献祭》的时候,作者还用到了一些叙诡,《嫌疑人X的献身》完全就是对读者的硬核挑战。难道在这本《八丁蜻蜓》里,作者也会用到同样的手法吗?

那个叫薮目的青年生活在一个小村庄里,而此时岩楯二人组还在城里辛勤地追逐小混混。这两条线如何才能有交点呢?此时女法医赤堀凉子出场了,她运用昆虫学完美地将线索移到了小村庄。

这一本的主题更多的偏向于社会性,抛去凶手杀人动机这个核心主题不看,作者还提出了另一点看法。为了搜集昆虫标本而不停地捕杀昆虫,这样的做法真的合理吗?做出美丽的标本需要用残忍的手段,将昆虫活活饿死。而且为了做好标本,还得抓一些备用昆虫,仿佛那些漂亮的标本踩着成堆的昆虫尸体。

文中也提到,一旦在某一个地方发现了珍惜物种,那个地方就会被人踏平,昆虫也会被搜捕殆尽,到那时,那个地方的生态圈也会遭到破坏吧?

可以说这样的思考对于法医主题的小说来说,十分罕见。

不过还有个让我感到不解的地方,就是岩楯对赤堀莫名其妙的感情,话说岩楯不是个已婚人士吗?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尸语女法医2的更多书评

推荐尸语女法医2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