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掬水月在手》这本书:给还关心真相的人一个交代(附未洗稿证据)

零惜
2020-11-18 看过

日志原地址:https://www.douban.com/note/784415456/

我是活字文化的编辑,也是《掬水月在手》的特约编辑 。这三天来如鲠在喉。就这么看着自己费心费力做出来的书,被莫名其妙冠上“洗稿”之名,就好像新衣服被溅了一身泥点子,最后能不能洗干净不知道,膈应总是有的。

易X始终不做稿件对比,为什么?因为她做不出来。那我来,心里再难受也得咬着牙做。好好的书,不能任由他人抹黑。讲真,这种不洗都碎的稿子不值当一洗。如果有当过编辑的,请你们想想,素材就在你手边,你是改烂稿子容易,还是自己重写容易?

看证据吧。随便截了几处易X稿里的硬伤,可见有信息错误、行文啰嗦重复、表意不明,以及需要重点着墨的地方却没有着墨等问题,后文都有附图。终稿对比图也放在最后,相信大部分友邻一眼就能看出,书的终稿和易X稿并没有相似处,但仔细阅读更能发现结构和行文上的问题。所以,恳请大家花点时间看完这些。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因为都是基于一份录音素材进行整理,内容主题肯定是一致的,这并不成为洗稿的证据,请知悉。

以下为附图说明:

图一,易X稿中硬伤举例: 错误,叙述重复

图二,图二是书的终稿,与图一易X稿基于同样素材撰写,很明显两份稿子无一处相同,而且书稿对某些段落做了进一步处理

图三,易X稿中硬伤举例:被访人名字与内容张冠李戴,后面附上原始材料逐字稿以供证明

图四,图四是终稿中与图三易稿基于同样素材所撰写的内容,很明显两份稿子无一处相同,还纠正了易稿的错误。

图五,易X稿中硬伤举例:语焉不详,表达含混不清,及需要重点叙述的地方没有着墨

图六,图六为终稿中与图五易稿基于同样素材所撰写的内容,很明显两份稿子无一处相同

图七,易X稿中的目录结构不清。第一部分:1.看不出章标题与二级标题之间的关联;2.按照易X的说法,要用使用叶老师的诗作为标题,但她的稿件中,圈红的地方我一眼看到肯定不是她的诗,甚至都不是诗;3.把电影结构中的大门、脉房、内院、西厢房直接照搬至章标题,而并未说明与其关联,以及与内文关联。第二部分:她所选择的关键词非常模糊,一无法概括叶老师的某段经历,二无法囊括下面的被采访人。如“回国”关键词下面却有谢琰、施淑仪等人,他们都是叶老师在加拿大的朋友,而邝䶮子(下面错放了郑培凯的内容)则是叶老师在哈佛时期有所交流的学生。这样的错误,对于精益求精的编辑来说确实不能忍。

图八,终稿目录。共分为四部分,都以一句叶先生的诗为题目,对应该部分的核心:或潜藏着她的自我认知,或代表了她的人生态度,或预示着她的命运走向,或是她一生追求的缩影。

每部分对于叶先生在不同时期执教过的大学——台大、哈佛、UBC、南开,每部分开篇放置大学校园剧照,由叶老师的“自述”与他人的“众说”共同组成。这个“自述”+“众说”的结构,用全书开篇“似月停空”和“月映千川”两张剧照来暗示,也呼应书的主题“掬水月在手”。先定好被采访者的分布,叶老师的自述就也有了切入的角度,材料的取舍与编撰就容易多了。(这个构思我在书中的编后记,以及做书上发的编辑手记里都有说明)

图九、图十,现在将易稿的开篇与书终稿开篇做一个更详细的对比,各位请仔细看看到底两篇文章有何相似?洗稿之说从何而来?如果还需要看书中其他内容对比,我可以后续提供。

以下为附图:

图一

图一,易X稿中硬伤举例: 1. 诗集名字错误 2. 绿色、黄色划线和蓝色框内可以看到有叙述重复 3. 稿件信息欠详细

图二

图二是书的终稿,与图一易X稿基于同样素材撰写,很明显两份稿子无一处相同,而且书稿对红框段落做了进一步处理

图三

图三,易X稿中硬伤举例:被访人名字与内容张冠李戴,将郑培凯的内容放到邝龑子名下,现附上原始录音材料逐字稿以供证明

图四

图四,图四是终稿中与图三易稿基于同样素材所撰写的内容,很明显两份稿子无一处相同,还纠正了易稿的错误。

图五

图五,易X稿中硬伤举例:1. 红框、绿框内容语焉不详,表达含混不清,2. 蓝框需要重点叙述的地方没有着墨

图六

图六,图六为终稿中与图五易稿基于同样素材所撰写的内容,很明显两份稿子无一处相同,也对内容的重点作了改动

图七

图七,易X稿中的目录结构不清。拼图第一部分:1.看不出章标题与二级标题之间的关联;2.按照易X的说法,要用使用叶老师的诗作为标题,但她的稿件中,圈红的地方我一眼看到肯定不是她的诗,甚至都不是诗 3.把电影结构中的大门、脉房、内院、西厢房直接照搬至章标题,而并未说明与内文有何关联。图的第二部分:1. 席慕蓉有错别字 2. 所选关键词非常模糊,既无法概括叶老师的某段经历也无法概括下面的被采访人。如“回国”关键词下面的谢琰、施淑仪等人都是叶老师在加拿大的朋友,而邝䶮子(下面错放了郑培凯的内容)则是叶老师在哈佛时期有所交流的学生,与“回国“的关系何在?这样的错误,对于一名精益求精的编辑来说确实不能忍。

图八

图八,终稿目录。共分为四部分,都以一句叶先生的诗为题目,对应该部分的核心:或潜藏着她的自我认知,或代表了她的人生态度,或预示着她的命运走向,或是她一生追求的缩影。每部分对应叶先生在不同时期执教过的大学——台大、哈佛、UBC、南开,每部分开篇放置大学校园剧照,由叶老师的“自述”与他人的“众说”共同组成。这个“自述”+“众说”的结构,用全书开篇“似月停空”和“月映千川”两张剧照来暗示,也呼应书的主题“掬水月在手”。先定好被采访者的分布,叶老师的自述就也有了切入的角度,材料的取舍与编撰就容易多了。(这个构思我在书中的编后记,以及做书上发的编辑手记里都有说明)

图九

图九,现在将易稿的开篇与书终稿开篇做一个更详细的对比,截取的是同一段录音稿内容。图九为书稿。各位请仔细看看到底两篇文章有何相似?洗稿之说从何而来?如果还需要看书中其他内容对比,我可以后续提供。

图十

图十,现在将易稿的开篇与书终稿开篇做一个更详细的对比,截取的是同一段录音稿内容,图十为易稿。各位请仔细看看到底两篇文章有何相似?洗稿之说从何而来?如果还需要看书中其他内容对比,我可以后续提供。

最后还有几个关键问题在此统一回答:

1. 关于署名:行人文化拍了《掬水月在手》这个电影,积累下了这些录音稿,然后行人授权活字文化策划编撰成书。行人文化可没有授权易x编撰成书。

所以,这不是行人文化&活字文化编著又是什么?

如果活字原来负责这书的编辑易x出了一稿达不到出版要求,而此时她已离职,那活字没有权利安排别人重新做吗?活字能把离职员工抓回来改稿吗?

更可笑的是,难道重新做了以后还要署易X“编著”?这是多么简单明了的事情。活字领导没追究她失职就真是仁义了——花这么长时间,这点事儿都没弄完。

2. 关于出版时间:有人可能要说了,人家易x搞了一年多都没弄出来的书你四个月就弄出来了?

对,在下就是可以。没有金刚钻,也不敢揽这瓷器活。况且我还有同事帮我。

七月六日申请做这个选题后,我开始看资料。虽然素材接近百万字(剧组估算98万字),但做书的人并不需要一股脑地生读下去,那样恐怕就会像易x一样,接手一年多也没做出个像样的东西。

做书有很扎实的案头工作,更是有巧劲儿的——关键在于找到一个切入点,一个真正打动自己点(对我来说就是沈秉和先生),那我就从他的录音稿入手。沈先生的文章我做的时间最长,大概有一周,做完以后,我就大概知道每位被采访人的篇幅可以控制在三四千字的样子。有了模本,那么后面的节奏会非常快,一到两天完成一个人。

八月二十一日收到影片10.16上映的消息后,大家全力以赴,净植老师,小杨,乃至李老师都加入进来整理稿子,川人社也是一路全力配合。

十一放假前的倒数第二天,下印文件全部发给出版社。出版社同仁十一假期加班盯印,书十一假期结束后入库。

确实时间短,但内容绝对过关。一星运动之前关于本书的评价就足以说明问题。

3.关于审稿时间与稿件质量判定:易x出示的与李老师聊天记录的截图,只能表明李老师认可对她工作的辛苦,并不能表明李老师认可她的稿件质量。况且,李老师的表达中也说,稿子交全了,后面就交给编辑了。这就表明,此时稿刚交全,并未开始审稿,也并不知其稿件是否达到出版要求。

出版从业者都知道,每家出版社或出版公司都有自己出版作品的节奏,并不是说收到稿就立刻开始审稿。像个选题,一定是要跟着影片上映的节奏走。交稿时间是3月,正值疫情,影片还未定档。那时我也还没来活字,但是从常识角度来说,这种情况下,出版公司当然要处理能够尽快下印的稿件。这个稿子的审核当然要推后。即便是我七月来了活字,若不是我强烈表示要做这个选题,选题也不会在那时交到我手里。

4.关于社保和PUA:说实话我一直搞不太清PUA具体啥意思,以前易X和公司的恩怨更无从得知。

就说我自己的体验吧。我来活字的试用期是三个月,五险一金都有。这些我入职前我都问清楚了,没有我不可能来,这也是我的底线。活字的试用期三到六个月,做的好三个月转正,试用期工资打八折,这个之前李老师和人力老师都和我说过,我觉得可以接受。虽然我好久试用期工资没有打过折了,但是每家都有每家的规矩,能接受就来,不接受就拜拜,很简单的问题。

活字的环境是让我觉得很舒服的。以我的工龄(马上十年),入职就有五天年假。我们工作时间是早上十点到晚上六点(我哺乳期少一个小时到五点),手机打卡,早来早走。(以前在公司早来也不好意思早走,这里完全没有这种心理负担)。搞掬水这书的时候常常加班,自己记录好时间,可以申请加班调休。非工作时间参加活动也算加班,也可调休。以前哪有调休这一说,加了就白加了。

关于李老师,我只说一个让我特别感动的瞬间。有一天我们几个审稿完,同事改好了,我正准备核红,那时候已经七点了。李老师走过来说,你回家弄孩子吧,我来。我当时就惊呆了,一个公司的老板,替我核红?!我说不用,我自己来。李老师和我妈差不多大,这岁数的人,让她盯着那么一点点看,我真的于心不忍。李老师直接把我从椅子上拉起来,说哎呀你回去吧,我回家也没啥事,我来!我当时真的是差点没掉下眼泪来。

关于净植老师,她真的是让我非常有安全感的人。每当遇到非常棘手的情况,都是她拉着我往前走。我整不完的稿子,她承担了大多数,副书名是她想出来的,每部分选的一句是她帮我把关的,书中的诗笺页的配诗是她拿着《迦陵诗词稿》一首首选的……每次营销同事有急事需要编辑提供素材找不着我,比如有一次夜里找我要一段推荐书的音频(广播台让她明天一早给),我早上才看到手机,同事告诉净植老师已经替我交上来了。

关于小杨童鞋。我俩一起入的职,是饭搭子,她也是每天听我叨叨的人。她的善良和柔软陪我度过了很多难熬的时刻,当然,还是开心的时刻更多!当你可以和一个人无所顾忌地分享你觉得特别好的东西时,那种幸福感真的是超越一切。

关于董老师,我们平时接触不多,她都八十岁了,不是每天都来公司。她在看过我以前写的编辑手记时给我发来了这段话,让我非常温暖。

最后想说:也许有人要说我是典型的斯德哥尔摩受害者,说我已经被洗脑,甚至觉得我是不得已为了饭碗出来表忠心,替公司做公关,我只想说即使身为公司的员工,我也是有独立思想的独立个体,知道趋利避害,孰好孰坏。再者,不同读者对同一本书都有不同的见解,何况对一家公司和公司中的人呢?如果不是当事人,永远无法知道内情,也永远无法切身体会他人所说的事实。

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知我者其天乎?

清者自清吧。

12 有用
7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0条

查看全部50条回复·打开App

掬水月在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掬水月在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