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字文化有关书稿问题的回应

活字文化
2020-11-18 看过

本文涉及的问题:

一、 有关稿件的来源

二、 书稿编写工作量与时长

三、 为什么易女士3月底提交初稿,活字文化8月才完成审读?

四、 易女士稿件为何未达到出版标准?

五、 2020年9月,活字文化向易女士出示第二稿是什么?

六、 为什么决定做第三稿?

七、 为什么可以在两个月内完成一部新书稿?


一、 有关稿件的来源

《掬水月在手》一书系行人文化(叶嘉莹先生传记纪录片制片方)授权活字文化策划出版的图书,该书全部文字内容均以叶嘉莹先生传记纪录片采访文字稿为基础编写、汇辑而成,同时辅以片方提供的图片素材、音频素材、视频素材,最终成书。

行人文化提供给活字文化的采访文字稿来自剧组历时数年深入细致的采访,其中含叶嘉莹先生的17次访谈录音和43个亲友的采访,共98万字,清单如下:

剧组提供的采访文字稿做得十分专业细致,不仅做过校对,还在每个文件开头标清采访人物在哪一页、访谈主要内容关键词是什么,让编辑查找时十分方便,如图:

这些专业、清晰的采访文稿,为最终汇辑、编写成书打下非常坚实的基础。

二、 书稿编写工作量与时长

行人提供的文字稿为98万字,不是网传的几百万字。

易女士的工作时间和成果:

易女士于2019年3月正式入职活字文化,正式启动该书编写工作,历时一年多,到2020年3月底交出118642字的书稿

活字最终版图书出版工作量和时间:

为赶上电影首映时出版,4个有经验的编辑从2020年8月到9月30日,奋力工作2个月,完成重新编写的21万字书稿:

为什么易女士一年多时间,从98万字编写出不到12万字的书稿,而活字编辑部4个编辑可以在2个月时间编写出21万字?这个在后面的编辑过程会详细说明。

三、为什么易女士3月底提交初稿,活字文化8月才完成审读?

很简单:

1、因为疫情,所有出版流程都延迟了;

2、同样是因为疫情,《掬水月在手》电影上映时间完全无法预期,同名图书既脱胎于电影,和电影是要同步上市的,上映时间无法确定的情况下,书稿暂时搁置。直到得到电影有望上映的消息,才开始启动书稿编辑。

四、 易女士稿件为何未达到出版标准?

公司审读易女士初稿之后,发现稿件问题比较多:

1. 编辑在把采访逐字稿转化为书稿的过程中,直接照搬,没有解决原采访文稿过于口语化的诸多问题;

上图这些原文都照搬自采访逐字稿里,有的还用错,可以看出对素材内容把握能力不够。

2.结构不够清晰,标题层级较多,有些内容之间逻辑跳跃较大;

3.编辑恐怕没有很好地了解叶嘉莹,以致于出现不少硬伤,例如:

1)不了解叶嘉莹重要的合作研究学者哈佛大学海陶玮教授,因此初稿中第一次出现海陶玮的名字是这样的:

对比叶嘉莹采访原始稿,疑似易女士把叶嘉莹说Hightower来给她做interview,联想成海陶玮(James Robert Hightower)先生的英文名了;

2) 在整理邝龑子的采访稿时,完全张冠李戴放的是郑培凯的自述:

可以对比一下活字已出的书版邝龑子和郑培凯的文章:

3) 易女士在整理书稿的时候,会把别人谈话的内容移到他人的名下。

例如谢琰这段采访,最后一段是沈祎的话,被直接挪用过来了:

可以对比看一下陈传兴、沈祎采访谢琰的原逐字稿:

4) 此外出现的硬伤还有,诗集《仲山氏吟草》错成《重山事业》,以及文字表述混乱等问题:

同样的,还有大量不规范的行文方式:

4.陈传兴导演在叶嘉莹之外,还采访了43个和叶嘉莹有非常重要关系的人,这些人经过剧组精心挑选,详尽采访,目的就是要体现叶嘉莹在各个时期的经历、个性、以及重要的人生选择。

易女士的稿件里,只选择了16个人整理成稿(易女士初稿下编共有17篇,另有1篇陈传兴和叶嘉莹的对谈,陈导不在受访人名单中),并不能体现叶嘉莹各个时期的上述特性,许多重要的人如见证叶嘉莹哈佛时期经历的郑培凯、张凤等人,南开大学前常务副校长陈洪、叶先生的第一个加拿大博士生、汉学家施吉瑞等等,都被放弃了,因此书稿并不完整。

5.易女士的初稿中,受访人的有些篇目设计为叙述体,有些篇目又照搬逐字稿以访谈体呈现,致使文章体例不统一,这是书稿整体性的大忌。

以上列举的几个简单例子充分说明易女士初稿中普遍存在问题的几个方面,在此情况下,公司认为初稿问题较大,质量达不到出版标准。

五、 2020年9月,活字文化向易女士出示第二稿是什么?

易女士初稿质量不过关,但是公司仍决定在她稿子的基础上进行大刀阔斧的修正补充,并未放弃她的劳动。易女士的初稿架构分为上下编,上编为叶嘉莹传记(分为六卷):

下编为她挑选整理的17个人的稿件(其中8篇为访谈体):

编辑部在此基础上进行了大改,主要分为两个部分:

1.易女士写的上编未获传主认可,经编辑删减并重新在逐字稿中寻找材料修改后,上编初稿内容约剩原上编稿的三分之一;

2.下编易女士的17篇稿,采访人物远未收录完整,片方也提出应该在书中尽量收录进更多的被访者。

因此在拿掉易女士17篇稿件中的一篇访谈、一篇叙述体文章,一篇安错了人(郑培凯张冠李戴到邝龑子名下)的稿之后,编辑部重新增加编写了陈小玲、柯庆明、郑培凯、邝龑子、张凤、方光珞、刘元珠、林楷、施吉瑞、陈山木、梁丽芳、王健、李盈、陶永强、梁珮、何方、陈洪、石阳18个人共16篇新文章,书稿字数增加到20万字左右。

注意:这新增的16篇文章是易女士没选也没写过的,同时,易女士选择的陈传兴与叶嘉莹谈禅被替换为全新整理的谈《秋兴八首》音乐的内容;时间紧任务重,为了保质保量在电影上映前把书做出来,从8月下旬开始,活字一共有4名编辑加入编写和编辑的行列。

易女士原人物采访稿还剩14篇稿,其中有7篇访谈体,因为体例不统一,编辑又全部重新整理,统一为叙述体文章,以刘秉松为例,易女士原稿是这样的:

活字编辑重新整理的文章是这样的:

至此,下编易女士的原始初稿还剩下7篇,其中沈秉和一篇因为硬伤太多,编辑又重新整理。

下面是重新整理后的新稿和易女士原稿的对比,完全是不同的行文和结构方式:

至此易女士在下编剩下的稿件仅余6篇,在全部30篇稿件中占比五分之一。所以,第二稿中,易女士的原稿留存连三分之一都不到。

在这样的情况下,易女士前来要求个人署名,公司向其出示第二稿,说明这已经是一本集体创作的书,希望易女士可以与其他编辑共同署名执笔,易女士坚称自己是该书唯一作者,拒绝联合署名。

9月15日,她发表声明的微信截图如下:

从上面的表态可以看出,同样是从逐字稿里整理资料编写成文,易女士认为自己是作者,而新编辑做的大量新增稿件“只是常规编辑工作”,她理应获得著作权,而其他人则不享有应有的权力。如果不同意她的要求,即“废掉这本书别出版了”,她“一定会闹大”。

而上面的编辑过程梳理,可以清晰地显示,本来就不存在易女士所质疑的所谓“洗稿”。

六、 为什么决定做第三稿?

因为与易女士无法就著作权归属和署名方式达成一致,公司无奈之下只能放弃易女士第二稿中所剩不多的部分,重新结构,重新从逐字稿里寻找素材编写新稿,于9月下旬完成所有新稿。至此,活字完成了21万字重新选编和结构的新书稿。

全新结构分为四个部分,分别以叶嘉莹在不同时期执教过的四所大学台大、哈佛、UBC、南开设置为对话场域,由该场域下叶先生与其朋友、同事、学生、邻居的自述共同组成。目录如下:

七、 为什么可以在两个月内完成一部新书稿?

在2个月内从98万字里编写出一部21万字的书稿,时间确实有些紧张。因此活字投入了4个有经验的编辑力量,共同加班加点工作。在大家齐心协力的努力下,最终保证质量完成了书稿,对此我们也深感欣慰。


出版行业前行不易,近年来更是屡有寒冬之说。

活字作为一家民营小公司,涉水其中,也常有风雨飘摇的不安之感。但是激励我们可以一直坚持下去的,仍是我们无法放下的做好书的执念。

我们同时也深知自己尚有诸多不足,需要奋力学习,努力完善。

希望大家有耐心看到我们不断修正自己努力前行的步伐,督促我们以更好的姿态走下去,为大家做更多的好书。

谢谢大家的关注!

43 有用
109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21条

查看全部221条回复·打开App

掬水月在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掬水月在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