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幻想文学巨匠遇上最伟大的超级英雄!

后浪漫
2020-11-14 看过

最近简直是我🌊的『尼尔·盖曼月』:既有尼尔·盖曼随笔集《廉价座位上的观点》,还有尼尔·盖曼年度推荐漫画《雕塑家》。本周二还是盖曼本人的生日!!

△ 盖曼浓度过高,异常奇幻

而最近出版的一本漫画,尼尔·盖曼更是亲自下场当起了编剧,为 DC 宇宙的超级英雄撰写故事!

△ 这部漫画从气质上与其他超英故事完全不一样!

一边是雨果奖、星云奖等 30 余项幻想文学大奖得主,一边是象征着流行文化本身的漫画公司,二者的结合给这部《尼尔·盖曼的DC宇宙》带来了无穷的奇幻魔法。

在书中,尼尔·盖曼为读者们奉献了八个经典中短篇故事,并将自己超凡的想象力注入了这些已经陪伴读者多年的角色之中。其中有经典反派的起源故事,也有出人意料的组合;有冷门的角色,也有无人不知的超级英雄。这八篇作品都为 DC 漫画烙下了独一无二的盖曼印记。

书中收录了一篇尼尔·盖曼撰写的创作后记,在下文呈现给各位读者。在其中,他谈到了对于漫画的看法、对漫画编剧这一工作的理解,当然更重要的是,尼尔·盖曼对超级英雄的热爱

下文中版式、注释与图片均作为补充添加

我爱蝙蝠侠。我喜欢的角色很多。也有其他一些角色我更喜欢。我创作了一些角色,我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爱他们。我曾经爱过,也仍然爱着——蝙蝠侠。坚定不移、毫不犹豫地,就像孩子爱他的父母。他是我的初恋。他也一直在我心里。

你瞧,从我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我就爱上了他。我父亲告诉我美国有个电视节目,是有关一个打扮成蝙蝠打击犯罪的人。我当时五岁,我所知的 BAT 就是板球球棒,不过我还是意外地产生了兴趣。

△ 应该是这部由 Adam West 主演的剧版《蝙蝠侠》,1966 年开始播出,共三季

然后这部电视剧来到了英国。说实话我很替他担心,每个故事的第一集结束,他总是会落入死亡陷阱,然后我就要提心吊胆一个星期。如果我错过了第二集,就得问看过的朋友他是怎么逃脱的(“他的万用腰带里有个蝙蝠鸟哨,他叫鸟儿在气球上啄洞,然后就安全地降落了……”)

△ 60 年代的服化道的确比较简陋

蝙蝠侠让我迷上了漫画。我让爸爸给我买翻印美国报纸条漫的《粉碎!漫画》,然后对美国漫画渐渐上瘾。我很快就弄到了漫画——先是在一箱旧杂志里,然后是当地书报亭。这可是真的漫画:四色梦想成为现实。

△ 《粉碎!漫画》(Smash Comics)是从 1939 年开始在美国出版的月刊杂志

比起电视剧我更喜欢漫画。我也看过其他漫画,也喜欢过其他漫画角色,但蝙蝠侠是最棒的就是这样他是蝙蝠侠

蝙蝠侠很棒的一点是:他跟我一起成长。我十二岁的时候出了尼尔·亚当斯刊,他把原本可靠的蝙蝠侠变成了一个更孤独阴暗的角色。这个蝙蝠侠伴我走过了前半个青少年时期。

△ 尼尔·亚当斯(Neal Adams)创造了暗影大师这一角色,是让蝙蝠侠这一角色“黑化”的重要贡献者(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二十五岁的时候弗兰克·米勒的《黑暗骑士归来》出版了,于是它也成了我第一篇重要学术论文的主题。一切都归于蝙蝠侠。一切都归于辉煌。

△ 年迈的蝙蝠侠,矛盾愈发尖锐的哥谭市,大众媒介的把关人作用,超级英雄存在的意义……《黑暗骑士归来》探讨的问题异常深刻

于是,伴随着大卫·麦基恩的叹息,我把蝙蝠侠写进了我的第一本漫画——《黑兰花》。他是个阴暗的角色,说的话是黑纸白字(这一点我很喜欢,于是偷用进了《睡魔》,后来对托德·克莱因和DC 产品部门造成了巨大的困扰)。

△ 大卫·麦基恩可是老朋友了,《睡魔》里每页的辑封就是他画的

我写了《毒藤女的秘密起源》,也写了《秘密起源特刊》—— 一个关于哥谭的框架故事,包括一个谜语人的故事,用以表达我对失去这种故事类型的想法。

△ 这两篇故事在书中都有呈现~

我还写了一篇《蝙蝠侠:黑白世界》的故事,让蝙蝠侠和小丑像下班了的华纳卡通角色一样,坐在后台等着上场表演。我把蝙蝠侠加进《睡魔》的完结刊《守夜》里当个配角,以便提醒大家,没错,这也是其中一部分。

△ 宿敌互相问候全家

有些蝙蝠侠的故事是这样的:他在场,但只是个局外人。他对世界的影响比他的故事更重要。

还有一个蝙蝠侠的故事,没写出来:《马戏团之夜》——我把故事设置在 1989 年(如果没记错的话),我还拿到了九百块定金呢。但因为某些原因(主要是因为原定的画师跟别的出版商签订了独家合同),这个故事流产了。这本来会是个好故事,讲的是蝙蝠侠在夜间三次造访一个奇异的马戏团,但是我没写成。

然后生活继续,我再也不写漫画故事了。我没时间,最主要是因为一点也不想写。我对问我的人说,我需要一些特殊的东西来让我腾出时间写漫画故事。或者说,写一些不属于我的东西……

然后电话铃响了,丹·迪迪奥(DC 编辑部老大)问我要不要写个蝙蝠侠的故事。我我问丹他们是不是为了那九百块钱来催我的《马戏团之夜》。他说,不是,他想要一本两集故事——随便我写什么,他说——当作蝙蝠侠最后的故事和《侦探漫画》的完结刊。我可以写蝙蝠侠最后的故事了。

“就像是,”他说,“《明日之子到底怎么了?》”也就是阿兰·摩尔写给《超人》刊和《动作漫画》的两集完结刊,标志着超人白银时代,即莫特·维辛格—朱利·施瓦茨年代的终结。一个时代的终结。这是史上最棒的超人完结刊,是一首献给即将重启的超人的颂歌,而他的新刊将从第一期重新开始。

△ 《明日之子到底怎么了?》1986

我记得自己没有犹豫,我就这么答应了。

说真的,你还能怎么说呢?我记得自己告诉丹我没时间,也许也写不出,不过好吧。朱利·施瓦茨直到去世前还在讲阿兰·摩尔是怎么抓着他不放手,非要他答应让自己写《明日之子到底怎么了?》。而阿兰说,这事是不是真的不要紧。反正朱利一问他就答应了——那是朱利的故事,而且是个好故事。

△ 阿兰·摩尔还是个糊弄学大师呢?

也许在丹的版本里,他和编辑麦克·马兹被绑架了,蒙着眼睛,关在地下室里。然后我带着手下走进去,说:“听着,伙计们。蝙蝠侠最后的故事,你们敢让别人写,我就敢让‘左撇子’和‘关节’去修理他。懂吗?”这个版本由我提出来比较好,因为这样就不需要丹·迪迪奥模仿英国口音了。也许事情本该如此。谁知道呢?

我挂了电话。

我想起了阿兰·摩尔的《明日之子到底怎么了?》。我的故事跟他不一样,我也不想模仿阿兰:一个时代终结的赞歌,超人刊最棒编剧的绝唱,一本以一个微笑和眨眼结束的漫画。

蝙蝠侠的故事不会以微笑和眨眼结束。蝙蝠侠活过了好几个时代,当然也会继续活下去。如果我要写蝙蝠侠的完结故事,那它必须超越蝙蝠侠现在的死亡或失踪,它必须在二十年,甚至一百年后仍然是蝙蝠侠的完结故事。

因为,无论如何,蝙蝠侠都必须是个幸存者。就算我们都死了他也会一直活着。所以有什么故事比他的死亡更合适呢?

编辑麦克·马兹告诉我画师是安迪·库伯特时,我又高兴又激动。我相信安迪无所不能,所以在这本刊里给他提了一些奇怪的要求。其他画师可能会临摹、剽窃或抄袭,但安迪的做法更奇怪更有趣——他是这么跟我解释的,“我不会去模仿他们。我希望自己画得好像是你说的那些画师在模仿我。”

△ 书中后记收录了安迪·库伯特创作手稿

于是我们看到了鲍勃·凯恩、迪克·斯普兰、卡敏·因凡蒂诺、尼尔·亚当斯、迪克·佐丹奴和布莱恩·博兰等等——这么多曾在蝙蝠侠历史上留下辉煌一笔的画师,这么多美妙的画风——通过一只“安迪·库伯特形状”的滤光镜。(我甚至尝试模仿别人的写作风格,比如比尔·芬格、加德纳·福克斯、丹尼·奥尼尔、史蒂夫·恩格哈特、鲍勃·哈尼、弗兰克·米勒和艾伦·格兰特等等。这些优秀的作家都曾铺开白纸,给蝙蝠侠设计任务,不过我写出来的东西大概只像我。)

有了安迪是我的幸运,而安迪的幸运就是斯考特·威廉姆斯,一个优秀的艺术家兼勾线师。他把安迪的铅笔稿变成了漂亮的墨线漫画艺术。我写东西只是为了看他们会怎么画,提出无理要求只因为他们能实现。

亚历克斯·辛克莱尔的上色沉着迅速,贾德·弗莱切填字超棒,我甚至还得到了人生第一个亚历克斯·罗斯画的封面。

在我的构思里,这本刊就叫作《蝙蝠侠:终结》。不过DC 的人讨论它的时候就管它叫《披风斗士到底怎么了?》,于是标题就这么定下了。

由于诡异的印刷安排,我写这篇后记的时候漫画还没上架。我也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喜欢。不过说真的——虽然很奇怪——我不在乎。毕竟这是我最后一本蝙蝠刊:如果蝙蝠刊必须结束,那我猜,对我来说就该这么结束。

最后是个小小的感谢:谢谢蝙蝠侠,还有长久以来给我们带来蝙蝠侠的所有编剧、画师、勾线、上色、填字和编辑。

——尼尔·盖曼

2009

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推荐尼尔·盖曼的DC宇宙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