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裸体相见太彪悍

K
2008-02-03 看过
严肃作品不一定都是难读难懂的,学术经典里面也有让普通人读着轻松的,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戴镏龄译,商务印书馆1982年第2版)就是这样一部作品。

莫尔的写作手法很有意思。他利用一个“凭空捏造”出来的人物拉斐尔·希斯拉德来表达自己的观点,乌托邦的情况就是由拉菲尔来介绍的。莫尔本人虽然也在书里面出场,但是他在书里面扮演的只是一个有涵养的聆听者——在感情上倾向于拉菲尔,但对其观点并非全部接受。这种安排比较讨巧,既大声表达了自己的政治主张和社会见解,又给自己留有一定余地。除此之外,莫尔还很风趣。曹雪芹在《红楼梦》里面起了“贾雨村”“甄士隐”之类的名字,莫尔也很认真地用类似含义的希腊语杜撰了很多角色。还有很多幽默的地方可以在书的开头写给他的好友彼得·贾尔斯的信里,以及《乌托邦》的前半部中找到。

关于这本书,我想我一点都没有必要费力不讨好地从“科学社会主义”的角度去批判莫尔的“空想社会主义”如何地局限。我只是想把我读起来觉得有意思的、特别是引起我共鸣的地方拿来和大家分享。

1.

很多时候,我觉得有些道理就像“秃子头上的虱子”一样明显,但是很多人就是不能明白,像上海人爱说的“拎不清”。当我有耐心的时候,我会说一说甚至骂一骂,希望他们能“拎得清”,而有些时候我连这点耐心也没有了。为什么?蠢人太多。

莫尔也认为他生活的时代蠢人太多。遇到蠢人不听劝怎么办?莫尔假借拉菲尔的口,谈起柏拉图的看法。“……哲学家看见人们走出涌上街头,浑身给经常的阵雨淋湿,却无法劝他们进屋子避雨。哲学家知道,如果他们自己外出,毫无好处,只是和其余的人一样弄湿身子。因此,如果至少他们本人安全,他们就觉得满意,这样,他们便留在家中,对于医治别人的愚蠢,他们是无能为力的。”(第43页)

2.

我算是个对钱不太热衷的人,但这决不是有意让自己看起来多脱俗多高尚,恰恰相反,我认为对钱的喜好跟世俗与否根本不沾边。我自己分析,主要的原因很可能是我的家境始终一般,不富不穷,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我的物质欲天生较低(小时候我妈为了让我吃饭得追着我喂我,长大了以后对吃饭这事还是没什么兴趣),以致养成对金钱不冷不热的态度。

莫尔更厉害,是“视金钱如粪土” 的那种人,在书里面写的很搞笑。乌托邦人看不起金银,吃饭的东西用陶器之类的,马桶类的用品才用金银做。乌托邦人也有金项链,但很粗很重,是用来套在罪犯和奴隶身上防止他们逃跑用的。有披金戴银的外国使节趾高气扬地去了乌托邦,一到城里以后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没办法啊,走到大街上到处被人鄙视。

特别喜欢莫尔的一句话,“一个人可以仰视星辰乃至太阳,何至于竟喜欢小块珠宝的闪闪微光”(第70页)。

3.

我是极其反战的,认为一切战争都是不人道、反人性、无意义的——即使所谓“正义的”战争。(正因为反战,所以很多战争电影我都爱看。美国人、韩国人在这方面的题材拍的大多对我口味。)

莫尔的反战态度虽然不如我彻底(他认为乌托邦的人在一些情况下也应该发动、参与战争),但也算是厌恶战争的。他说,“战争是唯一适宜于野兽的活动,然而任何一种野兽都不像人那样频繁地进行战争,因此乌托邦人很恨战争。” (第94页)这句话说到我心里去了。

4.

莫尔在16世纪主张人有安乐死的权利。牛吧?他说的不仅有道理,而且很重视病人自己的意愿。

“…… 乌托邦人对病人热心照料,不令他们缺乏任何能恢复健康的东西,医药饮食,无不供应周到。对患不治之症的病者,他们给以安慰,促膝交谈,力图减轻其痛苦。如果某一病症不但无从治好,而且痛苦缠绵,那么,教士和官长都来劝告病人,他现在既已不能履行人生的任何义务,拖累自己,烦扰别人,是早就应该死去而活过了期限的,所以他应决心不让这种瘟病拖下去,不要再死亡前犹豫,生命对他只是折磨,而应该怀着热切的希望,从苦难的今生求得解脱,如同逃出监禁和拷刑一般。或者他可以自愿地容许别人解脱他。在这样的道路上他有所行动将是明智的,因为他的死不是断送了享受,而是结束掉痛苦。并且他这样行动将是服从教士的忠告,而教士是上帝意志的解释者,所以那是虔诚圣洁的行动。”

“听了上述的道理而接受劝告的人或是绝食而死,或是在睡眠中解脱而无死亡的感觉。但乌托邦人决不在这种病人自己不愿意的情况下夺去他的生命,也绝不因此对他的护理有丝毫的松懈。他们相信,经过这样劝告的死是表示荣誉的。但是一个人如果未得教士及议事会同意而戕贼自己,就得不到火葬或土埋,而是不体面地曝尸沼泽中。” (第87-88页)

妹尾河童先生也是主张人有安乐死权利的,他一家子人甚至很正式地加入了一个日本安乐死协会。能够有尊严地离开尘世,又能减轻自己和爱自己的人的痛苦,为什么不呢?

5.

莫尔在《乌托邦》里面还有一些主张也是很进步的。比如主张宗教信仰自由、主张一夫一妻制,等等。但是,不得不承认,“乌托邦”在本质上是不人性的,比如高度统一的管理、限制人们的迁徙自由、对奴隶制度的认可、对不同年龄及性别的人的区别对待,等等。还有一些无论在当时还是在现在来看都未免荒唐的主张。比如,在选择配偶方面。

“在选择配偶时,乌托邦人严肃不苟地遵守在我们看来是愚笨而极端可笑的习惯。女方不管是处女抑孀妇,须赤身露体,由一位德高望重已婚老妇人带去求婚男子前亮相。同样,男方也一丝不挂,由一位小心谨慎的男子陪伴来到女方面前。我们非笑这样的风俗,斥为愚蠢。乌托邦人却对所有其他国家的极端愚蠢表示惊异。试看人们买一匹花钱本不太多的小马,尚且非常慎重,尽管这匹马差不多是光着身子,尚且不肯付值,除非摘下它的鞍子,取下全副挽具,唯恐下面隐蔽着什么烂疮。可是在今后一生苦乐所系的选择妻子这件事上,他们却掉以轻心,对女方的全部评价值只根据几乎是一手之宽的那部分,即露出的面庞,而身体其余部分全裹在衣服里,这样,和她结成伴侣,如果日后发现什么不满意之处,就很难以融洽地共同生活下去。”

“并非一切男人都很明智,只重视女方的品德。即使明智的男人,在婚姻问题上,也会认为美貌大大地增加了美德。毫无疑问,衣服可能遮盖住丑恶的残疾,以致丈夫对妻子产生心理上的反感,而这时躯体上分居在法律上又不许可了。如果这种残疾是婚后偶然引起的,一个男人只有自认晦气,然而法律于婚前应该防止他被骗上当。”(第88-89页)

尽管莫尔在选择配偶方面的主张主要是为了维护一夫一妻制的稳定,但是上面的论述明显带有很强的男性本位色彩,丝毫没有为女性着想。

类似的有创意、不人性的主张还有很多。

尽管如此,瑕不掩瑜。

 

P.S. 这本书的翻译总体上挺好的,注释挺详细,能看出来译者是认真的,要是能在遣词用句上再口语化一些就更好了。
59 有用
2 没用
乌托邦 乌托邦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0条

查看更多回应(10)

乌托邦的更多书评

推荐乌托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