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希曼在耶路撒冷》读后感

风冷冰寒
2020-11-09 看过

不知道选完和读完7本不喜欢的书之后能不能召唤神龙找到一本觉得挺好看的?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很快就能凑齐7本了,就等好看的那一本了。这本书也是货不对版,不知道谁起的副标题叫:一份关于平庸的恶的报告。如果让我来起副标题,我会选关于以色列建国精神基础的案例剖析或者犹太人立国之本之类的副标题。这个副标题完全是以偏概全和偏离重点,作者居然同意了这个副标题也是很神奇。

这本书客观的来说写的不难看,但讨论的问题我基本不太感兴趣。作者其实纠结了两个很神奇的点,第一,这场特定审判的正义性;第二,犹太人和以色列作为一个古老的民族和全新的国家,应该以怎样的心态去处理过去和面对现在。这两个点作者都有很强烈的个人观点,我觉得写的也挺有激情和逻辑的,虽然我不赞同,但这两点应该成为犹太人和以色列自己讨论的一部分。说起来以色列没有类似于联邦党人文集之类的宪法大论战,不然这本书其实很应该编入那个文集。

但是,从我的角度来说,我以为讨论的是普通人在官僚体系和日常重复操作中如何麻木无知的犯下最糟糕的罪行,这个现象的存在、成因和发展历程。当然,书在描写艾希曼的时候或多或少确实触及了这一点,但绝对不要误会,这基本就是面包上点缀的椰丝或者芝麻,比起主体面包来说甚至不值一提。

这本书是对艾希曼(纳粹战犯)在以色列受审过程的描述,以及作者对审判的背景、观点的整体论述。不讨论作者记录的准确性和客观性(这个是有人提出质疑的,但我缺乏足够的知识来判断谁的观点更为接近客观事实,不过艾希曼是否平庸,是否以平庸的拒绝思考被体系推着,自己浑浑噩噩的犯下极恶其实完全不是本书的重点),但我非常不同意作者对普遍群众的高度道德洁癖性的道德标准要求。这个问题其实之前跟朋友讨论过,我始终认为,自我的高道德标准不能作为要求外在世界符合这一道德标准的理由和基础。一个国家或者公民社会的整体道德标准,是绝对世俗化和庸俗化的,本身也应该是这样的,知识分子对道德洁癖的偏爱,可以作为对自身内化的要求,以及自身痛苦的来源,但不能成为批判社会的唯一标准。社会的公开审判,从来就不存粹只指向正义,而必然存在多种可能冲突的价值取向,最终达到平衡,只有神主持的宗教法庭可以只以正义为标准进行审判。

作者极力批驳的,是以色利组织的这场审判的法理依据、审判目的和审判对象,以及如何绑架审判对象到以色列受审的整个过程。在作者眼里,除了几位法官还在试图中立性的就个案内容,因果关系和实际犯罪进行还原并依此宣判外,民众、证人和公诉人都在以一个盛大的宣判做正义以外的更加宏大宣言,达到更为复杂的目的。此外,对纳粹罪行的审判,也从当代真实情况,转移到了对犹太民族自古以来被驱逐和歧视历史的回应上,这种夹带私货和动机不纯的审判是作者无法忍受的,这种无法忍受是来源于道德和自然法上的个人判断。但我其实不太同意的是这种个人判断在这种规模审判上的适用。大规模群体的审判本身就有宣示、演出和作秀的功能,如何选择审判实现其政治功能只能说是道路选择的问题,要求完全剥离政治功能是不现实的,也并没有什么可见的道德收益,如果说作者的要求是以色列在立国之初就要尽量保持道德节操,保证立国之正和持身之正,这同样是一种对国家价值的政治宣示,也需要通过审判来体现,那最后更多的是价值观的冲突,而不是对正义的绝对坚守。

我感受到的是,作者希望以色列的审判能够超脱民族,变成为地球人民追求公平正义的一个范例,将纳粹的罪行拔高性的审判,这不仅仅是对犹太民族的罪行,而是反人类罪,是对人类整体的侵犯。在这样的价值和道德观指导下,才能够达到最终的正义,是真正对相应罪行的审判,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找一个平庸的官僚出来当替罪羊,快速的完成一场秀,安慰人民总结过去,然后将这一段屈辱、混乱、甚至部分是自找的历史赶紧抛诸脑后。作者认为这是最终达到防范纳粹罪行和这样平庸的人的巨恶再次出现的最基础也是必经的一步。

然而,以上这一段同样是作者的政治立场,只是这是一种超脱的,国际主义的,更加广阔的立场,但同样是立场。从建国者的角度,还民众以”公道“,宣扬这个国家已经站起来了,同样也是政治立场。从道德的角度,绝对的判断前者的立场是高于和可以批驳后者的,我觉得不一定能够完全的适用。我还是坚持,个人的道德立场可以无限拔高,而且确实有人是言行一致的达到了自己的道德标准,但对社会群体和政府组织采取同样的标准和要求,不管是从现实还是从道德的性质而言,都是过于苛刻的。当然,这同样是我自己的标准,所以这是一个套娃论证,对相对道德主义者来说,可能唯一确定的标准是无论己所欲与不欲,最好都勿施于人,所以我不太能同意确定的,肯定的,而且永远能够外化用于要求别人的道德观点。

但要强调的是,我不认为需要道德和正义才能审判纳粹的罪行,但不代表不能用道德和正义去审判纳粹,我只是认为一,审判的时候要明确,就是依照社会普遍道德标准在进行审判,而且是终极的,不可更改的道德判断;二,认识到道德判断就是社会的主流选择而已,本身并不神圣和唯一;三,在审判中夹带政治目的和宣传目的私货是审判政权的当然权力,行使这种权力无可厚非,也谈不上正义与非正义。综上,我跟作者估计观点差的比较远,然后这本书的目的又不是我很感兴趣的那种,这本书还是选的不咋成功,但我发现一个很神奇的事情,就是越不喜欢的书写的书评越长。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艾希曼在耶路撒冷的更多书评

推荐艾希曼在耶路撒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