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本来就不是人啊!

新星出版社
2020-11-09 看过

最近问一问身边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在读早坂吝先生的作品呢。而且对他的作品的评价也过于两极化,有人觉得是改成动画能勉强看一两集的水平,有人,比如我,是看完高兴得蹦跳着来上班的程度。(梅菲斯特奖果然只颁发给奇奇怪怪的作家啊!)

他写的《侦探AI》,全名是《侦探AI的深度学习》(像教科书怎么回事儿),是讲人工智能学习破案的故事,这一题材可以说是非早坂老师莫属。现阶段我们对人工智能破案的要求是让其学会推理,对早坂吝老师写小说的要求在于一个不可言说的方面。他在这本书里让AI用一些不易言说的方法推理了,完美。

警用AI早就不算是新鲜话题,本来人工智能刑警的设定,应该是靠天眼和在无边数据海洋里捞针等等人类很难做到的技能寻找证据破案。安防、巡逻、审讯,AI都能深度参与,连网评容易被AI替代的X大职业,也总能见到“警察”上榜。但在案件的核心侦破环节,也就是需要侦探亲自登场推理的时候,AI只能负责递“小纸条”,最多画画人物关系图,拼凑情节去推演的工作,是无论AI学习多少案件卷宗也难以做好的。

人工智能双胞胎之一,相以,用一晚上的时间解决了这个问题。

故事的开始是一起看上去挺“平庸”的命案,人工智能工程师合尾创被烧死在封闭的工作室里,警方判定是事故,死者的儿子合尾辅因为是重度推理小说粉丝,觉得密室出现,不是他杀说不过去啊。于是决定自己试着调查,因此对父亲的房间进行了一番搜索,发现一张被可以收藏起的SD卡。里面是自称“刑警”的人工智能“相以”。确实,父亲一直以实现强人工智能为目标,日夜研究。但究竟研究到了什么程度?没有人知道。看似一个平平无奇的开头,引发了一系列人工智能的经典议题——框架问题(在拥有无限可能性的现实世界中,如果不给AI一个计算范围,即框架,可能导致无休止的计算)、符号接地问题(AI接受到的符号所代表的含义无法与实物形成联系)、恐怖谷效应(无限接近人类却不是人的东西令人恐惧)以及中文房间(只要计算机拥有了适当的程序,理论上就可以说计算机拥有它的认知状态以及可以像人一样地进行理解活动)。与其说是人工智能破案,不如说是通过案子破了人工智能的这些“障碍”。进而让读者对人工智能侦探相以有个粗浅的印象——不太行,破案不太行啊。

首先就要解决前述的人工智能难以进行“推理”工作的问题。用一晚上的时间,通过深度学习一千本电子版侦探小说,学会推理,一个亚马逊账号就能解决问题(我好想问:人工智能看侦探小说能猜出凶手吗?)!同时,深度学习推理小说最大程度上规避了“框架问题”,投射在推理小说的语境中,就是”后期奎因问题”,如果侦探不能确认是不是所有线索都找齐了,以及其中是否混入了伪造的线索——事实上,侦探不可能做到——那么论证就会没完没了,所以只要学着像书里的侦探们那样当作品中没有提示的线索不存在,就可以摆脱那些在人类认知范畴觉得“无用”的可能性,进行本质性的推理了啊!

侦探小说的一小步,人工智能的一大步。深度学习前,人工智能眼里哪有密室?那只不过都是可以通过“隧道效应”进入或是被消防员集体预谋设下圈套的普通房间罢了。经过一千本推理小说的洗礼,相以立刻锁定放火密室的凶手,没想到早坂吝老师也会给出如此正常的解答。

但是,也会有这样的副作用:

“辅先生,懈怠懒散是你的坏习惯哦。不要总是求人,偶尔动一动你那灰色的脑细胞不好吗?”少女波洛登场。

成功破解密室谜题后,相以和辅真正的对手黑客组织“八核”也浮出水面,这个拥有巨大野心但很幼稚的国际犯罪组织拿走了相以的另一半,她妹妹以相(IA)。以相本来是相以的陪练,是作为锻炼相以刑警能力而设计出来的犯人,牵扯人工智能的故事总是很气势恢弘,怀抱着让人工智能统治世界的愿望的“八核”先给姐妹俩来了一场小小的比试,以相设计犯罪计划,相以来侦破。

没看过推理小说的以相,制作了一起令人莫名奇妙的杀人事件,环保组织“东京斑马”的头领被驴砸死了。以相这种特殊的犯案手法,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呢?这是只有同身为人工智能的相以才能一眼看穿的诡计,史无前例的符号接地问题诡计!看到解答的时候仿佛白昼放烟花,虽然心里小声说“这是什么玩意儿啊”但还是笑得像个孩子。

本以为相以和以相的对决就此展开,惊天迷局即将呈现,早坂吝老师一套组合拳,惊天虽然不够,但实在很惊人,十几种元素扑面而来(夸张),运动场神秘圈事件、彩虹窗事件、铜像斩首插画事件,鬼畜视频感推理送你去快乐巅峰。然后一个峰回路转,挑战人工智能和人类极限的“中文房间”出现了(早坂吝老师在把AI问题和推理小说凑成对儿这件事情上真的不遗余力啊)。

中文房间要解决的是“AI小姐真的理解了人类的内心吗?”这一巨大课题。作者大概不懂AI的心情,但这种事不重要。

我们需要考察的是,相以到底是靠着什么提出了那么精彩而令人难以忘怀的解答呢?返回头看看,我好像不是那么确定相以是AI了呢。

相以是人,那是真的吗。

这是有伏笔的。

第一,相以通过深度学习辅的电脑里保存女性图片的文件夹,制作出了符合他喜好的虚拟形象——美少女。这是不是假话?

第二,打从一开始,这位人工智能就拥有惊讶这种情感——对她的开发者合尾创的死感到惊讶,还拥有非常明确的沮丧。(被说她有框架问题的时候:相以开始分外激烈地哭起来。以及被说“重”的时候,作为女士的轻微不高兴,喂!不是才变成女士的吗?)但是深入学习后,“明明我被袭击了,从她身上却感觉不到什么紧迫感。难道这家伙只对真相感兴趣吗?”人类变成侦探以后,因为专业的需要,是不是情感也就收敛了呢?

同时,我也不太确定那些你我都知道的名侦探们是不是AI了。

上木らいち出现人脸识别的问题(“对不起,我不太记人脸”——这明显你是在她的训练图像中人类没有被打上标签吧。),福尔摩斯时而产生符号接地问题,赫尔克里·波洛也能翻阅中文词典。

侦探AI可以信任吗?谁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我怎么做都不会降低侦探的品位啊,”相以说,“因为我是AI呀。”

《侦探AI》的英文版德文版阿拉伯语版会大卖吗?最后的“打油诗”可怎么办呢?

10 有用
0 没用
侦探AI 侦探AI 7.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侦探AI的更多书评

推荐侦探AI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