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庄、人和动物,一起生存着

四月绿衣
2008-02-02 18:14:42 看过
以前看刘亮程的文章,只是偶而邂逅一两篇。后来偶然看到一篇评论文字,开始对这个散文作家感兴趣,于是决定买书来看。

其实开始想买的《一个人的村庄》,可惜已经售罄,于是便买了这本《风中的院门》。书的封面就比较让人失望——装帧设计得很不好,黑白背景得一幅画,。感觉很粗糙。

其实整本书并不如想象的好,也许曾经偶遇的文字都是别人选出最精华的。但是读下来仍然觉得有一些趣味。他的文字把读者带到一个村子里,这里似乎不存在现实的事情,生活的状态如同从前,漫漫的时间流动,一天和一天的度过,人老去,麦子黄,一年又一年,却不必计较要到城里挣钱,或者孩子上学,很多的意象是驴子、麦子、狗、猫、还有村里的人,他们不高不低,都是书中的主人公。在他的文字中现实慢慢褪去,而只剩下人与自然的对峙和思考。

文字并不细腻,而是有一种如同荒天大地般的荒凉感,正如同他常常描述的大风、黄草梁、以及那些狗、驴的生命,这些生命在干涸的、荒凉的大地上求生存,挣扎的卑微、却也并不卑微、他们有目的,却又没有目的的生活着。生而死去,轮回。自然、动物、人、生命、共性和普遍的无奈,人和自然的关系,既是无奈又是有能力的。也许新疆的大天大地,空旷的时间空间,才能够产生这样如同荒凉中追求生存的思想。

书中在平常叙述中,却带有隐喻的色彩,让人想起自己生命中曾经有过的一些类似的,埋在土里的、被风吹跑了的回忆和思想。

描写风的一段“生命像一场风。我们不知道刮过一个人的这场风什么时候停,不知道风在一个人的生命中已经刮歪几棵树、吹倒几堵墙。”

“那个夜晚我仍旧睡不着,隆冬的夜色涌进屋子,既寒冷又恐怖。我小心地吹灭灯,我知道这是村里最后一盏亮着的油灯了。荒野深处的黄沙梁现在就我一个人醒着,我不能暴露了自己。连狗都不叫了,几十户人家像一群害怕的小动物,在大雪覆盖的荒野上紧紧挤成一窝,生怕被发现了。它们在害怕什么呢?这些矮矮的土墙想挡住什么呢?能挡住什么呢?”

“似乎我们成了一个周转站,生活对我们好一点,我们给身边事物的关爱就会多一点。我们没能像积蓄粮食一样在心中积攒足够的爱与善意,以便生活中没有这些东西时,我们仍能节俭的给予。那些年月我们一直都没积蓄下足够的粮食。贫穷太漫长了。”

“不论收成多少,秋天的田野都叫人有种莫名的伤心,仿佛看见多少年后的自己,枯枯抖抖站在秋风里。多少个秋天的收获之后,人成了自己的最后一茬作物。”

“老庄子已经住旧了,又搬到新庄子。新庄子又快住旧了。在这片荒野上人民已经住旧了两个庄子,像穿破的两只鞋,一只扔在西边的沙沟梁,一只扔在更西边的河湾里。人们住旧一个庄子便往前移一两里,盖起一个新庄子。地大的很,谁都不愿在老地方再盖新房子。房子住破时,路也走坏了,井也喝枯了,地毁的坑坑洼洼,人也死了一大茬,总之,都可以扔掉了。往前走一两里,对一个村庄来说,只是迈了一小步。”
2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风中的院门的更多书评

推荐风中的院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