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碎碎念

豆友江湖骗子
2020-11-07 看过

一直盲目自信,以为自己没有阅读障碍。《将进酒》出书以后,兴致勃勃就买了。那天收到包裹,早早就开心地下班回家。结果……真想捂脸大哭——为什么好评如潮,而我竟然读不懂?(是读不懂啊!不是读不进去)我!不!甘!心!于是二刷。二刷还是读不懂,唯一的收获是隐约弄懂了为啥读不懂。

1、故事框架并不复杂,但是T97喜欢把镜头频繁切来切去,一章里至少切5个镜头,而且镜头之间不一定有联系,然后中间从细节写起,写一半又切镜头。好比介绍一栋房子,其他作者有的说:我家有几个屋,什么朝向,分别什么功能。有的说:现在你站的地方是玄关,过了玄关是客厅,客厅有张茶几,还有水晶灯。T97却说,你看这个花瓶,居然之家买的,当年怎么砍价的。这张茶几,花梨木的,专门从海南买的,老板一手货源。那个灯,水晶的,钟点工为了擦灯把腰闪了……

2、群像虽然多,却可以分成几个类型:世家类,文臣类,武将类,土匪类,酷吏类,商人类,家人类……同一类型里的人性格非常像,台词从A换成B也不违和。还有就是配角领盒饭速度太快,自杀率特高,仿佛生死煽情成了套路,濒死之际来段感悟,表达“生而无奈”。一开始我还买账,后来怀疑就是人为制造意难平——无奈什么无奈,天无绝人之路,可以跟对手玩命啊!

3、边沙的行为迷一样。铁甲没有,皮甲都缺,一开始只有弯刀(进攻铁甲最好有长矛或钝器),没有军用设备(抓了军匠却觉得没用),脚下是荒漠,最后两年才造铁锤屯田,而且还没统一。离北铁骑呢,具装骑兵(十二万啊!)嗷嗷地贵(参见欧洲“骑士”阶层),有土地有俸禄还有军匠,离北打边沙“从无败绩”(霉粮案之前),三十年“无休止”,边沙你图啥?送死有瘾么?感觉边沙就是为了衬托离北的英雄形象搞出来的缺心眼对手,然后离北还忒不争气,这么贵的兵,天天打还打成守势了,不是打三十天三年而是三十年,别说搁大周,搁今天也受不了啊!萧驰野还说离北除了他爸他哥别人都不行,我要是世家我也有情绪。打不赢就罢了,脾气还大,东北粮马道封了不许朝廷走,朝廷派的官员都撵走了不许入离北,完全割据成了一方诸侯。其实我要是萧既明,我就消极怠工(萧既明可能跟我想的一样),因为离北和边沙是相杀相生的关系,真把边沙打趴下了,朝廷也就不会养离北了啊。

4、沈泽川,唉,我也不是不喜欢他,我是不喜欢人民群众的反应。T97把他写得多沉鱼落雁都没事,但是写成群众都见色忘义就不好了。沈卫害得中博人民家破人亡,他亲儿子仅凭搞了点收买人心的事,中博人民就拥护了。通篇下来,只有阒都几个老顽固还顾及沈泽川的出身,戚竹音萧既明周桂孔岭罗牧等利益相关者,见沈泽川都是:描写他美貌——夸赞他美貌——忽略他出身——支持他搞事情。

同理还有萧驰野弑君叛出阒都,戚竹音和中博的反应都跟笑谈一样,而禁军和锦衣卫说走就走,给我的感觉就是“反正朝廷不给我钱,索性谁给我钱跟谁干”。

沈泽川不止睚眦必报,简直睚眦必杀,第一是跟谁结盟杀谁,跟奚鸿轩结盟杀奚鸿轩,跟颜何如结盟杀颜何如,番外里还要杀江青山。让我不懂的是,杀了奚鸿轩颜何如,他们的手下集体失声,继续替新老板打工挣钱。换了一般人,就算惹不起,这种老板也得躲,因为跟他结盟就是送命啊!第二是挡道必杀,没用就杀,这个海了去了。我跟不上作者思路的是:为啥别人杀个人都会导致一连串恩仇,只有沈泽川说杀就杀,完全没有后果呢……

5、反派的脑子都有包一样,世家跑去侵占民田,私吞国库,把粮食都换成钱,问题是他们要这钱干啥?照月郡主也问她公公赫连侯你图啥?赫连侯说,还不是因为儿子不争气……世家顿时变成小业主,这跟真实的世家差别可太大了,让人没法跟着作者的思路走。再说没有自耕地也不必然导致饿殍遍野,那佃农还不活了?

中博那几伙土匪,把米价抬那么高,问题是中博不是六年前就百姓背井离乡、人少地多了吗?耕地不就完事了,又不是六个工业城市。我当时还想可能是百姓一耕地,土匪就来破坏,后来想想这对土匪没好处。T97总写百姓卖儿卖女换粮食,但儿女不是树上结苹果,卖完一堆还有一堆,再说那点百姓也养不活这么多土匪(土匪与百姓的占比是有上限的,而且土匪基本不对辖地内的居民竭泽而渔,不然都当土匪你抢谁,不照样饿死)。所以我的感觉就好像这几个土匪就是专门安排给沈泽川摆pose用的。不然沈泽川来中博一看:哟,周桂在开荒,地方有余粮,去年丰收了,六州都有了自治武装,还要我干啥?

6、后来我就越发看不懂,比如说阿木尔的补给线在中博,问题是文里来回来去地描述阿木尔真的很穷啊。好了,颜何如和八大家啥也不缺,阿木尔啥也没有,拿什么等价交换,这是扶贫呢吗?

唉唉,还有好多看不懂,以后我懂了再改。

9 有用
0 没用
将进酒 将进酒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将进酒的更多书评

推荐将进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