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需要色彩,更需要留白

枫叶无双
2020-11-08 看过

有一个男人,他妻子养的猫得病快要死了。妻子很伤心,每天都在哭泣。结果,在猫死之前,妻子先去世了。而在无意中得知女主人去世的消息后,这只猫也不知所踪了。

这是言叔夏新作《没有的生活》散文集中独立于“地平线”“某城的影子”和“天黑以前”三辑之外的压轴之篇《妻子的猫》。妻子的伤逝,病猫的执念,留存的乌发,都化作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伤感,涌现在书本的字里行间。

以前,喜欢看散文,沉浸在那种无法言说的氛围中放飞思绪、陶醉不已。不知从何时起,忽然厌倦了那种云山雾罩的虚幻梦呓,觉得柴米油盐才是生活的真相。剥开生活的真相,不管是加工提炼的还是原始遗留的,都是属于个人独一无二的个性化很强的生活沉淀。他人沉淀,与我何干?

但是,《没有的生活》再次将我拉近一片空灵而又现实的世界。它告诉我,这其实也是我们的生活。或者说,“没有的生活”至少是我们的生活一部分。对每个人而言,生活不止是眼前的苟且,也不止是诗和远方,常态化地处在苟且与远方之间,才是我们生活的现状。或许,这是本书开篇之前韩丽珠老师所谓的“之间”的风景。

忽然想到,本书封面设计将书名“没有的”与“生活”刻意隔开,作者姓名也将“言”与“叔夏”隔开,或许作者想要表达的生活,就是这两个词隔开“之间”所留的那一片空白?但是,空白的生活又有什么意义呢?

翻看这本书,我发现自己又片面了。空白不是没有意义,而是衍生了无限丰富的意义。这种空,有点像佛家的“空”,又有点像道家的“无”,它彰显了一种生命在时间定格瞬间的存在。这种存在,在极具个性化的表述中折射出来。它属于一个人,但又不仅仅属于一个人。它发生在过去,但又昭示着未来。

你有没有试图“寻找着一个地图上没有的地方”,安放自己无处安放的青春?你有没有“花上一整个冬日去凝练一个喜欢的词”,只是为了精准表达某种不定的情绪?言叔夏用自己的文字与思绪,编织出一幅宁静、沉思、等待的风景,这个风景有你也有我,而你我也共同创造了另一种风景。正如: 你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世界对活着有无数定义,我却要过什么也没有的生活。”作品腰封上极具哲理的话语,在一定程度上透射出作品以及作者想要表达的意义:“什么也没有”并不代表行尸走肉一样活着,我认为那应该是生命呈现出的一片平和。平和,对有的人来讲意味着虚无甚至白活,而对我而言,就是人生的真谛。

出生于1982年的言夏,从《白马走过天亮》到《没有的生活》,以其独特的行文风格,为我们描绘了一幅幅以黑白色为基调的立体生活画卷。这幅画卷,最吸引人的不是画笔勾勒出来的轮廓,也不是颜料退堆砌出来的色彩,而是不经意处的留白。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没有的生活的更多书评

推荐没有的生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