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者的善意,黑夜中萤火的光亮

马丨超能决策
2008-02-02 看过
《偷书贼》里面镇长夫人的角色,总是让我有些难耐的感动。偷书贼总是把她叫做“那女人”。尤其是到了她把一本《杜登德语词典》放在偷书贼能够看到的窗口,等待着她来偷走,并且体贴地给偷书贼留下了一封信,鼓励她——一个与书天性契合的人坚持在战乱年代难能可贵的奢侈的读书乐趣。其实,几乎不是乐趣了,而是偷书贼在那个年代能够心灵健康地生存下去的信仰支柱了呢。
让我们回顾一下,“那女人”和偷书贼的那个默默无言的温暖的交流过程吧:
1.偷书贼在纳粹狂欢过后的广场上被焚毁的书堆中发现了一本书,名字叫《耸耸肩膀》。当偷书贼把这本在纳粹狂欢的火焰中幸存下来的书本放进制服的时候,几米开外的地方有个黑影。那黑影的双手插在外衣口袋里,它有一头松软的头发,要是它有一张脸,那张脸上一定是受伤害的表情。那个黑影是“那女人”吗?应该是的,在那个年代很少有人对偷书贼这样的行为能够保持善意的沉默。
2.然后就是去取送衣服的时候,偷书贼被“那女人”的书房征服了。她抚摸那书架,让手指滑过书脊,人整个淹没在和书籍交流的幸福中。“那女人”看着她,嘴角挂着温暖的微笑。
3.之后几次,都是偷书贼去偷书,而“那女人”等待她去偷,到了《杜登德语词典》的时候,已经是“那女人”准备好了让她去偷,“那女人”知道她的阅读需要一本词典。
4.最后,“那女人”送了偷书贼一个黑色的笔记本,要她开始写作,并且“不要惩罚自己,你说过要惩罚自己,不要像我这样,莉赛尔。”这次偷书贼看到了“那女人”这些年来最开心的笑容。正是因为这个本子,偷书贼开始了在自家地下室的写作,并幸运地在那次灭绝了整个莫尔钦镇的午夜大轰炸后得到幸存。
最后,让我们记住“那女人”吧,尽管她肯定在那场大轰炸中尸骨粉碎,荡然无存,但只要她的善意在,哪怕只是黑夜中萤火的光亮,都会让看到的人心生暖意,并且能够鼓起生活的勇气。所以,她就应该被人记住:
她的名字叫做伊尔莎.赫曼,她有一头松软的头发,脸上带着受伤害的表情,不穿浴袍的时候,她身上穿着一件镶着红边的黄色夏装,衣服上有一个绣着一朵小花的口袋,不是卐字符号,脚上穿着双黑色的鞋子,小腿洁白如瓷。
1 有用
0 没用
偷书贼 偷书贼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偷书贼的更多书评

推荐偷书贼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