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思考“渣男”的定义

滞洪居士
2020-11-07 看过

继《霍乱时期的爱情》之后,又一部震惊了我的三观的爱情小说。不知不觉发现看的小说里,多多少少都难免出现爱情的成分。看着看着,也越发更新了自己对于爱情的理解。

爱情是什么?这怕是古往今来永恒却又无法给出统一回答的问题吧。不同于亲情,亲情是从呱呱坠地起就决定下来,无法改变的一种关系,是人类延续的根基,无条件的关心与爱,无条件的付出;不同于友情,是互相之间的关怀与帮助,不具有道德意义上的互相约束与捆绑,是轻松的;爱情呢?在我们的社会里,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就默认形成了某种意义上的捆绑,你是我的,我是你的,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唯一的、排它的,一方的离开就是对另一方的不忠,是有道德的压迫与约束的。

作为一个传统家庭里长大的传统孩子,我也一直是这么去定义爱情的——一个人身上的感情,只能用在一个人身上。心中的理想爱情是和一个人过一生。

阅毕全书,单纯将渡边的行径拿出来说——喜欢上了朋友的女友直子,又同时与同学绿子交往,寂寞难耐的时候和永泽去酒吧勾搭女生上床,和直子的康复老师兼朋友玲子保持着一种略显奇怪的来往并最后和这个大自己19岁的女人发生了关系(早就被我看出一些端倪没想到最后真震惊我下巴),最后的最后直子死了、玲子走了,又去找了被自己晾了许久的绿子……这难道不是妥妥的“渣男”行径?

但是似乎成功的小说都会让人看后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虽然行径很渣,但是合乎自然。这大概就是人性吧,好的小说总是能够将人性的复杂在平静不起波澜的剧情中显露出来。细想起来,人性真的是经不起推敲的东西。

直子和绿子,渡边都是真实地爱着的吧。直子就是渡边的白月光,在孤独的渡边心里是纯洁无瑕的存在,不可亵渎,想要好好守护,是渡边心中的无线遐想,因此在和绿子的交往过程里心中始终放不下,过不去心里的坎,始终没有和绿子发生严格意义上的性关系,这也是渡边对于他和直子关系最后的坚持。而绿子的爱,是渡边在日常生活中真切感受到的,是切实而落地的。

玲子与渡边,是我目前无法读出的关系。或许是基于共同亲密的人——直子,两人有了共同的寄托,或许是玲子作为一个年纪较长的成熟女人散发出的独特魅力。两人在为直子举办完那场独特的“葬礼”后来的那一下,是我隐隐能够预料到然而却仍旧觉得不可思议的情节。太复杂了,是两人肉体的释放?倒不至于如此饥渴。是玲子与渡边产生了爱情?不可能吧!他们之间在我看来更像是能够互懂对方的老友,是共同经历风雨的战友。那么,到底是什么因素,让他们发生了关系呢?

说到最后,渡边是“渣男”吗?渡边和 永泽的区别在哪儿?永泽似乎可以说他是个只是追求肉欲、追求控制欲而从未追求真正爱情的“铁渣男”。但是渡边呢,渡边是渣男吗?我似乎开始动摇,在作者的文字下,我好像没法给出一个百分百肯定的答案。说到底,是对自己、对人性不够坚定。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经历,没法判断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会做出怎样的选择。是否能够像自己理想中的那样坚定?是否能将所有的感情不受干扰地投入在一个人身上?是否有同时对不同的人产生感情寄托的可能?人的需求是多方面多层次的,要在一个人的身上找到所有的个人需求,这本就是个不可能的事情。那么,忠于一人的爱情设定,是否本身就是个反人性的天然设定?约束爱情的,又是什么呢?

越是这么想,越是觉得,给“渣男”下定义,应该要小心。除了亲情,没有什么是天生必须的关系,所有其他关系的维系,靠的是个人意愿。而爱情,是最考验人的一种。尽管如此,我仍旧认为,能够做到和一人终老,心甘情愿放弃了部分的个人感情选择自由,知人性而反人性,是普通凡人的伟大修行,是值得敬佩的。我也希望,自己能够成为这样的人。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挪威的森林的更多书评

推荐挪威的森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