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旧日苦痛的漫长告别

Eva
2020-11-06 看过

帕特里克却压着嗓子发出低声的咆哮:“每次告别,都是死去一点点。”

——

醉生梦死何日方休?

一个越洋电话,连线横跨了大西洋。在电话的另一头,纽约的乔治·沃特福德给帕特里克带来了一个乔治认为最糟糕的消息:戴维·梅尔罗斯去世了。他认定帕特里克肯定很难过,略带抱歉说是他把这条噩耗带给帕特里克的。

帕特里克则不然。他兀自坐在电话机旁,咀嚼着这算是噩耗吗?他也许等待了这个时机太久了,久到自己已经不像本来应该身心健康成长的自己了。

之后,他捧着父亲戴维的骨灰盒沿着麦迪逊大道一路前行至第六十一大街时,帕特里克才惊觉,这还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在没有被父亲qin犯、殴打、侮辱的情况下,和这个人单独相处超过十分钟。

他如今二十二岁。在过去十四年里,戴维对他拳脚相加、恶语相向都把他这个任父亲揉捏的橡皮泥(这个比喻请详细阅读第一本《算了》有提到)挤压得透不过气来。单是恶语相向这一条,他就足足忍了六年之久。

在长期被挤压人性直至无法逆转的状态下,帕特里克迷上了各种注射进体内的爽品。

他享受迷幻当中近乎临界状态,却又坚持不坠落的感觉。他享受那种如同高空跳伞般俯冲坠落后又缓缓着地的感觉。他享受刚跟惊涛骇浪搏斗后终于抽身而出的感觉。

确切的说,他在享受着濒临死亡的感受。那种感受,或许远远比留在父亲戴维身边受到折磨来得好太多。起码是他主动体验这种灼热与消融。

——

“一个人光是能活着,都应该感恩戴德。”

帕特里克也曾坐在敞亮的酒店里思考过他思考方式是否有问题。可惜的是,又能怎样呢?吃东西也只是暂时性的解决方案。他还在无底洞中持续重力坠落。最后是粉身碎骨还是背部安全着陆,谁也不能说准。他若是不走出戴维环罩在他身外的暴风圈中,他将继续沉沦。

帕特里克身边的朋友也不是没有安抚过他这个刚失去父亲的孩子。对的,虽说他已经二十二岁了,在我读完这本的时候,我还是感觉他是身体成长成人了可是心智还是停留在五至八岁的时间段里。(帕特里克五岁时的某天,他被父亲xing侵害了。这无人吐露的遭遇直到他八岁那年。这段在之后的书中有提到。)

安是母亲埃莉诺的好友。当年正是她和维克托一起去梅尔罗斯家吃饭。安也是当年说着让埃莉诺过来陪帕特里克的人(可惜的是,埃莉诺被戴维言语暗示不能离座位。她并没有跑到帕特里克安慰他)。安邀请帕特里克到萨曼莎的派对。帕特里克没有答应也没有立马拒绝。

(帕特里克老是在拒绝别人,拒绝参与,拒绝同意,拒绝原谅。他拒绝那些令他尴尬的场合。他也说过,他从上学时就总处在这样那样的尴尬境地。可是当他硬着头皮去参与其中,他又觉得不拒绝是很犯蠢的事。多矛盾。)

帕特里克身边的伴侣也隔空安慰着他。只要他提到他父亲去世了,她们总会第一时间感到遗憾。她们有的会因为同样的悲惨身世而感同身受,有的会给帕特里克一个怀抱一本好书,有的则会亦步亦趋试图不跟帕特里克争吵。这些伴侣是爱吗?能给他爱吗?很显然,不能。这不是帕特里克想要的。

最讽刺的是,埃迪跟帕特里克说,父亲那一辈人里,很多为人父母者都不知道应该如何恰当地表达爱意。

——

“爱的对立面,就是残酷。”

在帕特里克的记忆里,父亲戴维对他是没有爱的,只有残酷:

○“他那下唇,但凡在一阵暴怒之前就会向前伸出”

○“每次不是因为菜单上得太慢了,就是因为我爸觉得服务生蠢到不可忍受,再就是因为酒水不合他的意。”

“认识他的人都说,他刚回说话,就开始不遗余力地展现伤害别人的技能了。他才十岁的时候,家人就不让他进爷爷家门了,因为他有能耐让所有人都仇视彼此,不断制造状况,逼迫别人做他们不想做的事情。”

……

这次飞来纽约领父亲戴维的骨灰,帕特里克觉得自己父亲的人生很可悲。然而更可悲的是,在父亲强大的力量挤压下长大的他,变成了像父亲戴维相似的人。这才更可悲的。

这样的帕特里克,跟戴维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吗?

到底用什么手段才能彻底解放他自己?受他父亲的影响,蔑视、强势和仇恨都被玷污了。他最应该解放自己的是摆脱父亲的影响。

他苦于清醒时候无法解放自己,只能一次次地在迷幻、纵情欲望和醉生梦死中感知坠落与重生。

醉生梦死何日休止?

这是心结。唯有解开心结的那一天,他才可能从希望中焕发新生。

7 有用
0 没用
噩耗 噩耗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推荐噩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