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百听不厌

文昌星
2020-11-04 看过

这场由饮酒会转向对爱神的讴歌起源于医生艾利马卡斯引用费德鲁斯:“众神均受到诗与圣歌的赞颂,而唯有伟大、荣耀的爱神是个例外”的话开启的。参加这次宴会的一共有七个人,分别是费德鲁斯,保萨尼阿斯,艾利马卡斯,阿里斯托芬,阿伽通,苏格拉底与半路杀到的亚西比德。 费德鲁斯提出了爱神是诸神中最年长的,因为没有任何生母生父证明(此书像这类的诡辩片段俯拾即是,例:“爱神是柔软行走在心灵的灵魂里的,因为如果他坚硬不能弯曲他就不能环抱万物,或屈身进出每个人的灵魂而不被察觉”)及爱人会带来荣辱感为了不让爱人担心而不再作恶之类的老生常谈。 保萨尼阿斯则区分了尘世与天国爱神,用天上的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下的是淫荡肉欲等两极化理由划分界限。但这并不表示他认为爱有好坏之分, 只有道德过错才是污秽,应该制止的。 “这些粗俗的人使得爱情受人指责,并且有些人已经开始否定这类感情的合法性” “具有美德的人本身就具有约束自己的法律,而较为粗俗的这类爱人应当强制受到约束” 这些言论也表明了他的立场。他也说明不应爱肉体多于爱灵魂,因这本身是不稳定、善变的:“所以当他渴望的青春年华不复存在的时候,他就会不顾任何誓言,远走高飞” 虽然烂大街,但就像《包法利夫人》里的药剂师说的:真理百听不厌嘛。但他以“如果他和一个人相爱是因为他是一个好人,那么他就是道德高尚的,即使结果他发现他所爱的人是个恶棍,并且如果他遭到背叛,他犯下的也是高尚的错误”收尾的观点让人不敢苟同。 接下来艾利马卡斯医生以医学的方式提出的观点没什么新奇,大多是附和前边所讲的,就不一一赘述了。 “原本是三种,男人,女人和他们的结合体,并且这个雌雄共体还有与之相符的名字,这是曾经的确存在的,但是现在却没有了,‘雌雄同体’这个词仅被作为谴责之词保留着。”阿里斯托芬构建了一个新世界,总之就是说爱人之间本身是一体的,只是后来被拆散,等着聚合。但他说的“由男人截下的就会追求男人,他们是男孩和青年中最优秀的,因为他们的男性特征最突出”让人禁不住直呼:“你也太偏袒男同了吧!”实在有失偏颇 阿伽通与前几者不同,他主要阐释了爱神的本性。认为爱神是柔软温柔的女神与节制(道德方面)的诗人。与其说阿伽通阐述了爱的本性 ,但不如说他肯定了他的信仰,因为他对于爱的种种解释未免有夸大之嫌。(阿里斯托芬的雌雄同体论也可以看作是艾利马卡斯的和谐论的补充,但也不是绝对的,人们往往会把后者与前者相似的论点归纳为对前者的补充)

重磅苏格拉底终于出场了!他借第俄提玛之口,把爱神描绘成释义者与介于两极之间的精灵。提出爱的对象正是其本身缺乏的(缺什么爱什么)不受到外在虚荣的污染。爱是繁殖,爱是永生。形体与灵魂的抉择。 最后最后最后,醉醺醺的亚西比德半路杀到,用暧昧的语气暗示了与苏格拉底同床共枕但是没发生肉体关系,还顺带夸了苏格拉底在战场上的英勇善战,人人都因爱戴拥护他之类的脑残粉言论。可以把这个“意外”看作柏拉图安排的实践例子。 看不懂苏格拉底的“渴望拥有,渴望已拥有,渴望但不拥有,渴望拥有的不拥有”这些云里雾里的话也没关系,总而言之,柏拉图式的爱恋就是精神上的,需摒除不纯洁的性行为,要像此书一样gay里gay气((不是🙊 他们唯一共识,就是对荷马的认可了吧。

又及:这个译本不佳,没有熟知希腊神话的功底的我对于里面的举例说明都不太理解,但能大致猜出个所以然来。

0 有用
0 没用
会饮篇 会饮篇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0条

查看全部10条回复·打开App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