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心武妙品红楼梦》编辑手札

刘钊Leslie
2020-11-04 看过

去岁将尽,刘心武老师将毕生研究《红楼梦》的心血结晶《妙品红楼梦》全五册交由我出版。去年出了刘老师两本书,让他极为满意。我趁势办了一场签售会,久不出席活动的刘老师慨然应允。我客串主持人,与他畅聊了一次《红楼梦》。那一天场内人满为患,气氛热烈。活动后,公司安排了一场特别的晚宴,老板、总编与我作陪。老人家兴致很高,喝了两杯红酒,讲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文坛逸事,让我大有所获。

“这套书就给刘钊出版吧!”这是刘老师助手焦老师递来的他的原话,我大为感动,一位文坛耆宿肯垂青于我这个出版界的无名小卒,将这么重要的一套书放心地给了我,我不该辜负了老人家的信任与期许。

收到百万字的书稿,我在兴奋之余也生惶恐。我虽出版过“红学泰斗”周汝昌先生的著作,出版过刘老师的一部单本“红书”《画梁春尽落香尘》,出版过一位年轻畅销书作家以现代视角解读《红楼梦》的新红学作品,但我不敢说是了解《红楼梦》,不敢自诩“红迷”,遑论对于红学有什么心得。出版这样一部重要的红学著作,严格来说,我是不够资格的。这是个艰巨的任务,是个莫大的考验。

这些年我在出版上遭遇的考验不算少,第一次谈选题,第一次见作者,第一次登门邀稿,策划第一本书,第一次做新书发布会,第一次偕同作者参加书展……这些第一次的过程都不是一帆风顺、平坦无虞的。我在遇到困难时不会先全盘否定自己,先做做看,以我以往的经验,那些看似无法克服的重重困难,终会在进行的过程之中大化小,小化无。但愿这次也是。

随之而来的疫情是谁也不曾料到的,过了假期,复工遥遥无期。但这套重点书不能耽搁,我在居家隔离办公期间安排审稿、报选题、撰写文案等事宜,这真是我入行以来一段难得的体验。在做这套书的过程中,我的工作中还掺杂着其他的出版任务,但我的核心精力倾注在了这套书上。

四月复工后,我立即投入到更紧张的出版工作中。刘老师本身是小说家、文学家,文笔极佳自不必说,但这部作品毕竟是红学著作,严格来说算是学术书籍,理应该具有学术书的严谨性、科学性。刘老师在行文中会穿插大量《红楼梦》中的人物、情节、语句、段落,这时就必须回归原著,仔细核对,纤毫必较。而众所周知,《红楼梦》版本众多,版本学是红学的一个重要分支。诸版本文本间差异不少,刘老师所引用《红楼梦》原文,大多依据周汇本。周汇本是周汝昌先生用十一种古本逐字逐句比较,从中选出最符合曹雪芹原笔原意的字句,连缀成的一个善本,其中选字选句多有与以往一百二十回通行本不同之处。

在文字编辑与我审读完书稿后,我务必将书稿再依周汇本核对一遍。平常繁琐的工作占据了我大块时间,平均每个月要出版两三本新书,我只能利用工作时间校对书稿。我坐在周末寂静的办公室里,伴随我的只有翻动纸张的簌簌声和笔端流出的沙沙声。这套作品偏学术,但读来一点儿也不枯燥,越读越上瘾,越读越好玩,是我审读稿件的经历中难得的清爽美妙体验。我走入刘老师精彩语言交织的红楼世界里,与大观园儿女同泣同笑,共舞共乐,一时流连忘返,不知夜之将至……

周末的大块时间,加之平时挤出的小块时间,两个月,我完成百万字校对工作。出版社审稿、申请书号等事宜进展得倒是顺利。我开始思考这套书以怎样方式呈现,即装帧形式。在送审的书稿里,我在每本正文前面各插了四幅清代孙温绘制的《全本红楼梦》场景图,每幅图片均照应各本书中的内容。我若以这种方式呈现,是最省钱最稳妥的办法,因为这些图片早已公版,随便使用,任谁也不会说什么。但我思来想去,总觉不妥。正因为是公版图,市面上但凡有关《红楼梦》的书,从封面到插图再到宣传海报、各色衍生品,总会用到。我做的《红楼十二层》一书便用的这系列图片的第一幅“大观园”做的封面,想来读者早已对这些随处可见的图片产生了审美疲劳,失去的新鲜感,再激不起半点儿兴趣。我偶然看到工笔画大师赵成伟老师的红楼人物画,大为倾倒。他所绘制的红楼人物画不同于一般的红楼仕女画,他让红楼人物穿上了清装,这与这套书的内容是相吻合的。《红楼梦》一书虽模糊掉了朝代,但据刘老师考证,写的就是康雍乾朝代的事儿,以乾隆朝为主。赵老师的画作,更难能可贵的一点是当年经周先生指点而画成,周先生与刘老师在红学上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二人是亦师亦友的关系。这套书放上赵老师的画作,真是再合适不过。我从赵成伟老师手里取得了十五幅画作的授权,缀于每本书前头,为新书增色不少,与文字相得益彰,仿佛是为这套书专门创作的插画。

我还不满足,另寻了清代改琦的《红楼梦图咏》,将第一幅图片“通灵宝石·绛珠仙草”做成一枚精致的藏书票,贴在第一册第一页。这幅画的内容,展示的是《红楼梦》一书的开篇场景,也预示着宝黛纠葛缠绵的爱情故事,既具收藏意义也照应内容。

《红楼梦图咏》里不只有改琦绘制的人物图,还有清代一众名人雅士为相应的人物图题的诗,书法各异,或灵动飘逸,或庄重严谨,极具观赏性,而且每一首诗都写出了某个人物的经历、性格、命运。我选出几幅,同人物画一同放在书里,使内容更加丰富多彩。

在签约之初,焦老师与我商议要做精装,我自然允诺。现在市场上的精装书多是双封形式,在硬壳外面再套一层外封。因这五本书是一个书号,需一同置于书盒里塑封,若再加一层外封,显得啰唆,思虑再三,我决定做成精装单封。这种形式,现在大多出版社不愿做,因为若用纸不当,书的勒口和凹槽处易爆边,但我为了这套书以一种完美清爽的形式呈现,力排众议,坚决采用这种形式。

封面设计历来是一大难题,重中之重。虽入行多年,我还是一时之间难以以专业眼光评判一个封面的优劣。其中来回折腾设计师,几易其稿,争执不定,自不必多说,最后呈现出的这一稿是较为令人满意的。在我还犹豫不决的时候,刘老师发来信息“就用这版封面”,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当一切准备就绪,新书即将下印厂的前一晚,我对着办公桌上一摞半米高的蓝纸拍了张照片发圈:“今年最重要的一套书终于要下厂了”。可以暂缓一口气。

然而,工作远没有结束。纸张厚度与预设用纸有差别,需重新调整书盒尺寸;印厂将书宽度减了两毫,说是行业标准,影响了封面整体呈现效果,强烈交涉中。这些事情直至此刻还有待解决……

这就是做书,痛并快乐的过程,在没拿到样书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数。当我依然在周末坐在寂静的办公室敲出这些字,可能为时尚早,但我这段日子的紧张、疲乏、忧虑让我不得不以文字来排泄分解。

做书近六年,让我唯一感到庆幸的是,我依然怀有一颗要做好书的初心,我要对得起每一个买我做的书的读者。接下来的宣传、营销、活动、直播等诸多事宜不会轻松,只要我自信内容经得起市场的考验,一切自等闲视之。

2005年,刘老师在央视“百家讲坛”揭秘《红楼梦》,反响强烈。

2011年,刘老师出版《续红楼梦》,震撼文坛。

近十年后的今天,我希望这套书能再次在国人间掀起一股《红楼梦》热潮,就如刘老师在这套书的序言里说的:“我主要的用意,并不是想在红学研究领域建立了不起的功业,而主要是为了向广大民众,包括青少年,推广《红楼梦》,首先引起人们对《红楼梦》的兴趣。《红楼梦》确实是我们民族文化的瑰宝,是一部中华传统文化的百科全书,作为一个中国人,不可不知《红楼梦》,在有生之年,至少要通读一遍《红楼梦》。愿这套《刘心武妙品〈红楼梦〉》,能让开卷的人士获益。”

刘老师的研红道路并不平坦,热烈追捧者有之,嗤之以鼻者也不在少数。我自人微言轻,但还是想对所有读者及红学研究者说上一句,红学研究是公众共享的文化空间,无论是机构还是个人,谁能垄断这个空间里的话语权,抑制别人发声呢?“多歧为贵,不取苟同“,这是刘老师在书里反复提及的一句话,深有其理,我受益良多。

期待这套作品走向市场后能取得一个不错的成绩。其中某个观点,某句话若能引起你一点儿读《红楼梦》的兴趣,便是我最大欣慰和幸福。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请接住她,这是一个父亲在捧着自己的新生儿。

2020.9.5 于中国锦草草

0 有用
0 没用
刘心武妙品红楼梦 刘心武妙品红楼梦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刘心武妙品红楼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刘心武妙品红楼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