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时多云阴时有雨

Eva
2020-11-04 看过
蜻蜓飞得时高时低,如同戴维那忽冷忽热的态度。

对于戴维·梅尔罗斯来说,他陶醉于孩子帕特里克这块白板,这块任由他巧手揉捏的橡皮泥。

——

朋友谈起戴维·梅尔罗斯,除了会称他曾是一名医生,还会私底下说他傲慢、势利,还有他那对身边人趾高气昂的评价与鄙夷。

安觉得戴维装模作样,有着前途不再的废物的魅力。维克托则不以为然,辩解说戴维是聪明人装糊涂,因为对自己的境况了解太深而痛苦。而戴维年轻一点的好友尼古拉斯,表面小心翼翼地顺着戴维的话讨好他,私下与布丽吉特聊起了戴维干过的荒唐无理的逸事。

十二年前初见戴维的埃莉诺,钟情于戴维的样貌,倾心于他。然而不幸的是,戴维看中的是埃莉诺背后的财富,而不是她本人。他觉得她无趣不好聊又没话题,还捉弄她让她学狗一样趴在地上吃东西。

可怜的埃莉诺为爱痴狂,真的趴在地上学着狗狗一样,对戴维俯首称是。这导致了她多年之后的不幸生活。她终日嗜药成瘾,对儿子帕特里克的教育管教甚少。

(这些都被戴维转述给了尼古拉斯。尼古拉斯心疼这女人又反问戴维为什么这么做。戴维却说,她能聊的太有限了。他又不能感受她那有钱的痛苦。尼古拉斯感觉自己成了戴维的同谋。)

诚然如此,戴维·梅尔罗斯小时候就被父亲梅尔罗斯将军严加管束。戴维那钢琴家的梦想被父亲拦腰截断。他后来立志当医生,可惜又因为父亲要断了他的生活费为要挟而放弃。梅尔罗斯将军只允许儿子跟自己走一样的路,绝不容许梅尔罗斯家里出现游手好闲和不务正业(梅尔罗斯将军认为弹钢琴是种娘娘腔的行为)。戴维在父亲过世时被取消了财产继承权。换句话说,在物质上,他一无所有。

种种的梦碎和挫折一步步地让戴维像个沉睡的狮子,时而喷发的活火山。他的话语和动作,都让来访的朋友想速速离开,家里的妻儿瑟瑟发抖。埃莉诺想要安抚受伤哭泣的孩子,却由于戴维的一句话硬生生地被死死摁在椅子上无法动弹。

“每当戴维揭他人短处或败笔时,她都会纠结:究竟是要伸出援手,救出她感同身受的受害人,还是冷眼旁观,以免被安上坏了一出好戏的罪名。她越是这么思想斗争,便深陷矛盾。她永远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说什么都是错。”

第一次跟着尼古拉斯做客梅尔罗斯家的布丽吉特不知道深浅。她一个劲地模仿起了埃莉诺曾经被惩罚吃遍院子里的无花果的行为。后来她向巴里描述她感受到了一股来自戴维“强烈的感应”,“仿佛他正把拳头塞进我的子宫里”。风雨欲来,布丽吉特并非浑然不知。在第二天与梅尔罗斯一家的晚餐上,戴维拿着一把银色小餐刀往布丽吉特的大腿上扎去……

身处在名为“戴维·梅尔罗斯”的风暴当中的帕特里克,年仅五岁就承受了太多。他没有玩得来的小伙伴,只能踩碎蜗牛壳(这像极了戴维喜欢用火烫死蚂蚁)。他跟保姆伊薇特也相处不算很好。他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惹父亲生气。他连自己做错了什么都不清楚,就被戴维拧着揪着耳朵不放迫使他连忙认错。

墙上的壁虎目睹了一切。在房间里忍住右肩疼痛的戴维举起拖鞋狠狠打向帕特里克。

阴郁暴躁的戴维,将帕特里克定格在他五岁那年那场名为“戴维·梅尔罗斯”风暴之中,至死都无法忘记这落在他身心的阵雨。

9 有用
0 没用
算了 算了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算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算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