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不度玉门关

阿朗
2008-02-01 看过
1939年,Ella和Christina两个女人从瑞士驾车去阿富汗,想进入一个叫Kafiristan的山谷。这个行动当时可算惊世骇俗。从日内瓦到喀布尔,中间是沙尘滚滚的八千里路云和月。她们到达喀布尔,二战爆发,Kafiristan不得其门而入,山谷成为永恒的想象。

旅行地图:http://www.douban.com/photos/photo/142689185/

Ella Maillart生于1903年,曾经是运动员,擅长滑雪,曲棍球,帆船,代表瑞士参加过1924年奥运。她少时理想是航海周游世界,10岁时她在日内瓦湖边结识了Miette,两人形影不离,滑雪,划船和读书。Ella说Miette有“清澈的灰色的眼睛,坦诚的优雅的笑容”,以至她后来每读《荷马史诗》的雅典娜便想起Miette。几年后Miette买了一艘单桅帆船,她们终于出海。凭风力从戛纳行船到科西嘉的时候,两人还不足20岁。

1924年Miette觅到如意郎君,和一个法国考古学者结婚去了,Ella的航海人生梦触礁。她一时无措,疯狂尝试N种事业,水手,打字员,雕塑模特,舞台剧,拍电影,特技替身,曲棍球队长,滑雪国手,帮爸爸送皮草到巴黎,在英国当法语老师。内心闹腾,没有一件事能让她安生。她讨厌“造作的理想,无聊的空谈”,要寻找内心的真实与安宁。直到1929年,机缘巧合,杰克伦敦的遗孀资助她去了俄国。

在莫斯科,她认识了大导演普多夫金,大师作品《成吉思汗的后代》(又叫《亚洲风暴》)光彩夺目,霎那间收了她的魂魄。她望向东方,一望就定了终身。

被影片中瑰丽豪迈的亚细亚风物折服,Ella开始了向东方的旅行。整个30年代,她的生活就是行走和记录西亚细亚,她旅行,书写,筹得生活费和盘川,准备下一个旅行。那旅程当然不象今天的飞机轮船,是要避开各地割据政权的关卡,徒步偏远边陲,在地图的空白里自找路标。从苏俄东部到塔克拉玛干沙漠;从天山到蒙古,从北京到西藏,从帕米尔高原到印度,民族学者和摄影师的身份在后,Ella主要是一个行者。她从“疯狂的,得了热病的欧洲” 出走,要寻找“本真的人”,和“单纯的宁静的生活本质”。她要把自己抽离,在一旁冷静观察。1939年Ella第五次出行亚洲,这次有一个旅伴,苏黎世豪门望族Schwarzenbach家的三小姐Annemarie。Ella把这次旅行记录在这本书里。她把Annemarie叫做Christina。

历史学博士Annemarie Schwarzenbach比Ella小5岁,聪颖博学,神仙一般的人物。她的摄影师朋友Marianne Breslauer几十年后仍忘情感叹“每个人都想拍她的照片,她不似凡人,她是一件艺术品,是加白利天使降临人间”。崇尚人文关怀的文艺青年,已和与纳粹有染的家庭决裂,游历美国和近东,从事摄影和写作。“同时具有男人和女人的完美气质的”谪仙自然也少不了情感困扰,最堪忧的是,她还曾染吗啡,搞得斯人独憔悴。是否和这样一个人进行艰苦的旅行,是个大问题。Ella犹豫之后,还是带上了她。

说起Annemarie Schwarzenbach那就话长了,这里先打住。以上所有,皆为题外话,当背景材料吧。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The Cruel Way (Virago/Beacon Travelers)的更多书评

推荐The Cruel Way (Virago/Beacon Travelers)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