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选年,迟到的读书笔记

樱桃小独角
2020-10-31 看过

读这本书的契机,源自网上汹涌的论战。尤其在2020,公共话题肉眼可见地渗透进生活现实。被疫情困在家里的时候,我心中除了愤怒担忧,也有很多困惑。现实的物理连接被割断,取而代之的是互联网上一个个ID,喷涌着意见和观点。互联网的本意在于连接,但更多时候,交流无从谈起,个体在看似浩瀚的网中坐井观天。

从这一点上,我很赞赏作者愿意爬出自己的filter bubble,去实地了解墙的那一边。这本书写于2016年,大选结果尚未知,茶党是美国政坛不可忽视的力量。作者Hochschild是伯克利大学的社会学教授,左派中的左派,不难想象她对保守茶党支持者的不解。她因此去到路易斯安纳州,想要深度了解右派。

信息不对称

路易斯安纳在深南,经济没有东西海岸发达,常要接受联邦政府补贴。当地政客为了赢得选票,提出降低公司税收和环境管制,借此吸引石油公司搬来本州。石油提供工作,工作带来繁荣,繁荣赢得选票。但选民要承担环境被破坏的风险,还会因为政府预算减少,被迫减少学校公园图书馆等等公共设施。是要工作有钱赚,还是要呼吸干净的空气?

当然“It is all about jobs”。 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数据是,在路易斯安纳州,少于10%的工作来自石油和石油相关。搬来的石油公司是会带来新工作。但大部分的建设工作是暂时的,而且因为人工成本,会优先选择外包给墨西哥和菲律宾劳工。平时维护设备的员工,一部分是高技术的工程师,这类人本身就不愁工作,可能从别州调来。留给当地就业市场的可能只是部分维修工作,不需要太高学历。除此之外,石油开采会造成环境恶化,影响捕鱼和旅游业,也不利于吸引外来人才。

但大部分人都生活在自己的信息泡泡里,很难看到full picture,更别说full picture本就很难画出。过去媒体主导着这些泡泡,现在还要加上社交网络上的算法推送,把泡泡吹得更加坚不可破。

这种信息上的误导,在Frank的”What’s the matter with Kansas?”有主要阐释。但本书的作者觉得It is more than that。More的部分,是人们在事件中的情感,是作者想要关注的deep story。

美国梦和deep story

右派的deep story也可说是传统美国梦的破碎。书中作者比喻所有人都在排一条长队,队伍的尽头是美国梦的实现。这个梦想,不仅仅是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物质富足,还有自我拼搏努力的成就感。另外,对笃信宗教的清教徒来说,美国梦也被囊括进荣耀上帝的美德中。

右派们觉得自己这么多年都在耐心的排着队,努力工作,信仰上帝。但队伍迟迟不前进,一方面绝大部分人(bottom 90 percent)的实际工资自80年代就没有增长过,另一方面,还要眼见越来越多的人不断插队。少数族裔、妇女、移民、性少数群体、甚至连被环境牵连的动物都要排在自己前面。这些插队者,不仅在现实层面上分享他们的经济收入(需要多交税),也在道德层面上挑战着他们的价值观。他们眼中的好品德,变成需要去辩护的。连忍耐这种美德,也会被认为是going out fashion with all the blue-collar jobs。在政治正确的统领下,他们还必须向插队者表达同情,而他们的deep story被认为左派说成”It was not true, and they were not feeling right feelings”。

这也解释了右派越来越不信任联邦政府的原因。联邦政府近些年的政策帮助了插队者,他们背叛了美国的传统,是美国梦破碎的背后帮凶。因此右派更加想要拥抱完全的自由市场。不要社保,转向私人投资。不要Medicaid,代之以私人医保。不要政府监管环境,靠保险公司来制约石油企业。

吊诡之处是,他们所拥抱的自由市场,并不是小业主们丰衣足食的伊甸园。完全的自由市场中,大公司不断拓张,规模化、自动化、全球化,留给美国本土工人的工作机会只会在自由市场的竞争中越来越少。但右派没法责备他们支持的自由市场理论上,因此只能把愤怒转嫁给其他排队者和联邦政府。

遗憾的是,这里作者没有就这个吊诡之处再深入探讨,可能也超过了她研究的课题。最近耶鲁大学政治学教授Jacob Hacker 的新书《推特治国》直指这个问题,研究被大资本自由市场背书的共和党是如何赢得小选民的。或许是这本书一个好的后续。

慕强

作者在书中提到一种美国式的慕强心理,我觉得很有意思,或许可以和ZG做一个对读。虽然美国梦长队遥遥无期,但是右派在心态上会identify up with top 1 percent。他们相信强者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了今天的位置,是一种荣誉。仰慕他们,也证明自己是乐观的,充满希望的,不断尝试的,并且通过努力同样可以达到目标。在这里,左派和右派的分歧也可以总结成,左派往后看,他们愤怒大资本,右派向上看,愤怒插队者。Enough “poor me”!

我的一个观察(不准确不客观不全面)是现在ZG也越来越是一个慕强的社会。就拿影视剧的走向来说,小时候我们看的电视剧主人公一般是经济上拮据但拥有美好品德。但近来的电视剧慢慢偏向有钱人/高管/嫡出/大房才是道德上占优势的那个。同时,在现实鸡蛋和墙的矛盾中,也有很多人identify成墙。或许这种慕强的心理,也解释了部分华人川粉的心态。

历史

这不是第一次南方的价值观被挑战。作者把南方的deep story追溯到南北战争时期。那时,南方因为蓄奴被指责不道德,又被迫接受战败的结果。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南方的伤痕和耻辱。

后来六十年代由左派主导的社会运动,又把少数族裔、女性、性少数群体推上历史前沿。北方道德化了北方关注的问题,而南方偏保守的道德观念变成sexist, homophobic, out-of-fashion, backward的同义词。这股潮流一直延续到今天的社会,左(北方/东西海岸)右(南方/中西部)两派的政治观念越来越撕裂,难以调和。

环保 & 疫情

左右两派在很多议题上的观点都不同,本书作者选取环境污染作入手点,因为环境影响的人足够广泛。如今读这个议题,也可发现和当下疫情几分相似之处。两者都是社会公共事件,所有人都要面对,都要在经济和安全之间做选择,两党的环境/疫情政策有很大分歧,都有不少的质疑专家的观点等等。之前有很多文章分析美国防疫失败的原因,除去政策、医疗资源等等的因素,这本书提到的两点是少有提到的,记下来以供参考。

1. 牛仔精神:崇尚冒险,认为冒险是勇敢,是荣誉。而小心翼翼的采取防护,则被认为是懦弱的。书中提到一座路易斯安那州I20高速公路桥,这座桥的桥基因为石油开采注水等问题变得很不稳固。作者采访了一位“牛仔”,他认为石油开采造成的破坏是risk的一部分,有的时候就要承担risk,否则什么也做不了。开车上桥,是个人应该承担的风险,你也可以选择绕原路,但不应该责备石油公司。同理,一些人要求不顾疫情开放经济,也是认为这个险值得冒。

2. 宗教:宗教强调忍耐,忍耐在人世的一切,因为荣耀在天堂。书中写到的环境破坏的受害者,有的就是以宗教作为自己忍受世事艰难的寄托。有篇文章也提到,美国一些州,尤其在笃信宗教的地方,一些人也是以同样的心态在抗疫,甚至把上帝当做口罩的替代。

Take-away

读这本书的时候,我常常忍不住想要辩论。给妇女、少数族裔、性少数群体政策上的支持,难道不是补偿他们曾经遭遇的长久的不公吗?退回几百年前,你们不也是从印第安手里抢来的土地,哪里来得own land?但是这无疑又是站在墙的这边,用思维去说理,并以为抱着更高尚的道德观。作者想要做的是,到墙的那一边,保留自己的观点,尽量了解对方,了解他们的deep story。

事实证明,关注非说理性的情感是重要的。Trump就是抓住甚至搅动了这种情绪,从而登上历史舞台。这种情绪积累的很久,只是借着特朗普发泄出来。从这个角度看,特朗普的出现是一种历史的必然。今年又在大选,左右派越发水火不容,特朗普还在挑拨情绪,不知道这次的结果。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Strangers in Their Own Land的更多书评

推荐Strangers in Their Own Land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