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甘愿的历史——曾经台湾有个好莱坞》读后感

塞北孤狼
2020-10-30 看过

一、苏致亨的写作 书还是比较厚的,起初拿到这本书,心里还有点犯怵,这么厚一本书得啃多久呀?不过读起来就发现轻松有趣的很,在杂事很多的近几日,还能在短短十天内读了两遍,足以见得,文字之有趣,行文之轻松! 作者喜欢以一个导演的话、一个场景的描述……进而引出自己想要论述的问题。可以说这是一个高明的做法,它吸引人,充满悬念。书中充满了大量的电影故事,虽然读起来活泼有趣,但难免偶尔觉得故事太多,学理性的东西不多,书的深度显得不够,不过又转念一想,台语片因为各种原因遗失甚多,无法再看到原片,作者讲故事精彩之处写出来也是极好的。一方面,可以多少弥补遗失的影视资料;一方面也让我们看到了导演对试听语言等的运用,看到了台语片的专业与进步;同时,事实胜于雄辩,把事实摆在眼前,让我们掀开那层世人罩上去的朦胧面纱,更清晰的端倪台语片;进而,这些事实,创造了一个情境,把我们拉回那个时代,让我们亲眼去看,亲身去感受,台语片的艰难处境! 每一章、每一节的最后,都会有一个总结,再次梳理本章节的线索与重点。 我钦佩于作者在写此书时,查阅的资料,满满当当,正是因为作者有深厚的功底,才能从政治、经济、文化,跨国家、跨历史的角度写成此书,将台语片放在社会的大背景中去探索它的兴起衰落。不过也如作者所说,少了一些中华文化对台语片的影响,这是遗憾的! 二、台语片的遭遇 看过很多台湾电影,也在电影里听过很多台湾方言,也很喜爱前几年那部台语发音的《大佛普拉达》。总觉得他们说的话是那样婉约柔和,连脏话都说的可爱至极,让人怒不起来。可是台语片的遭遇却让人发怒,从诞生到死亡,从热闹到寂静,从繁盛到衰落,这样婉约柔和的台语,却被各种无情的残忍暴力践踏蹂躏! 1956年何基明的《薛平贵与王宝钏》敲开了台湾本土人的心门,本土人在那神奇的大屏幕上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众多才华横溢之人开始投身台语片创作,邵罗辉、何基明、李泉溪、蔡扬名等导演;小艳秋、白兰等演员,还有各方各面各界的人才,都投身于台语片的制作。台语片得以在短短几年出现了大量作品,深受观众喜爱。 然而台语片就像一个不受宠爱的孩子,无论多努力,做的多优秀,都不被看好,还被各种打压。台语片的票房一直很好,最起码比国语片好很多;台语片的创作者具有艺术家的开拓精神,时常挑战自己,拍出深刻的艺术作品;台语片的题材也是多种多样,极其丰富,能满足各类观众的喜爱……国民党政府不会管老百姓是不是喜欢,它只去强制推行有利于自己的。台语片受到观众的喜爱,国语片收到政府的推崇,胳膊拧不过大腿,强龙压倒了地头蛇,台语片再有通天之力,也难以回春,两度兴起,两度衰落,最后一次,再也起不来了,台语片在政府的不支持,国际市场的大变化下,最终没有跨过彩色片的门槛,停留在了1971年的《陈三五娘》 然而更可悲的是,台语片在退出大银幕之后几番磨砺,找到了新的生存空间——小银屏。观众总是喜爱台语片的,当它重新包装以电视连续出现在小银屏上时,观众一眼认出来了,并重新为之疯狂!树大遭风,政府再次下手,台语电视剧也变得少之又少,走在消失的边缘。 三、台语片再生 台语片已死,随着1981年最后一部台语片《陈三五娘》落下帷幕,台语片再次和他的观众道别,并永远的离开了这个大荧幕!千辛万苦,终究迈不过彩色片的天花板,一代娇子,就在时代经济政治的裹胁中黯然收场。 台语片万岁,死亡的,只是词典里的台语片、只是世俗眼光里的台语片,但它当年金戈铁马、拼杀台湾电影圈所形成的台语电影人精神、所培养的技术、所开拓的市场仍然生生不息,还有那台语片培养出的一代又一代的台湾电影人,步履不停,创造出一场又一场的辉煌。侯孝贤夺得威尼斯电影节青睐的《悲情城市》里有台语出现,黄信尧的《大佛普拉达》通篇台语,都获得了良好的口碑。 可见,当我们用发展的眼光去看台语片的死亡,我们就会发现,“台语片”仍然在,或许也不曾离开。我们也相信,“台语片”还会继续前行,为我们贡献更多很好的佳作! 联想:电影受到经济、政治的影响。在中国、在全球各地,有很多好的剧本、创意,因为没钱拍不出来。也有拍出来的好电影因为与政府当局所大力宣扬的思想不符,而被当成禁片,不能上映!包括很多揭露现实的电影,要么被禁,要么被删改的面目全非。我们为此感到可惜!!

1 有用
0 没用
毋甘願的電影史 毋甘願的電影史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毋甘願的電影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毋甘願的電影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