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腹滨鹬-未曾见证的消亡史

太史溪桥
2020-10-30 看过

第一次知道红腹滨鹬这个物种是在北林的教室里面,当时听一个学姐在和别人聊她所研究的红腹滨鹬和它们目前所遭受的困境。其实当时对鹬具体是什么东西都没有概念,只是脑子里记住了“红腹滨鹬”这个名字。之后自己渐渐步入观鸟的圈子,开始跑全国各种不同的地方去观鸟,先后3次前往江苏沿海去看鸻鹬,渐渐对不同的鸻鹬及他们的觅食习惯有了一定的了解。

但是到现在仔细想了一下,我对红腹滨鹬没有一点儿印象,连极其濒危的勺嘴鹬都看到了好几次,但是红腹滨鹬好像一次都没有看到。当然,这不是说它们的数量比勺嘴鹬还要少,但是在某种程度上还是能映射出这种鸟的不常见。

红腹滨鹬全球分布区 图自:Birds of the World

东亚的红腹滨鹬是从澳大利亚迁徙过来的,在中国东部沿海稍作休整后飞向北极苔原地区繁殖,而相对于美洲的rufa亚种的艰难情况,澳大利亚-东亚的亚种情况也很不乐观。中国东部沿海滩涂的破坏对整个迁徙的鹬群造成了重大打击,围海造陆和人类干预造成的生境的破碎化对于需要补充大量能量的鸻鹬带来了巨大的困难。但是中国东部的鸻鹬类的情况目前还没有全面的分析和评估,仅有针对几个单个旗舰物种的监测和调查。

分布于美洲的红腹滨鹬rufa亚种 图自Birds of the World

虽然关于鸻鹬的大多数印象都是停留在沿海地区,但是将话题延伸至内陆,通过内陆迁徙的鸻鹬数量还是不少的。甚至某些物种的数量的相当大。 今年有位鸟人在青海湖拍到了一只带有脚环的红脚鹬,通过识别脚环,最后发现那只红脚鹬的环志点是在新加坡,说明夏季在青海湖繁殖的红脚鹬有一部分会飞到新加坡去越冬。而除了整个青藏高原广泛分布的红脚鹬,每到迁徙季,弯嘴滨鹬、黑腹滨鹬、泽鹬、青脚鹬、红脚鹬、流苏鹬、青脚滨鹬、小滨鹬,到达各种杓鹬都会经过内陆地区,而关于内陆迁徙的鸻鹬类的数量及威胁因素的研究几乎是空白。

红脚鹬 作者见水印

拿去的比较多的更尕海来说,湿地周围的鸻鹬数量相对比较庞大,迁徙季每次去都能看到10多种鸻鹬,有些种类的数量会突破100只,这算是一个相对比较大的群体数量了。但是目前在更尕海周围兴建的风力发电机、光伏太阳能发电等,肯定会对迁徙在高空的鸟类造成比较大的影响,但具体的这种影响到了哪种程度目前尚不清楚。而且不要说去考虑这些设施对鸟类的影响,目前连基础的迁徙鸟的基础情况都不清楚,所以没有办法去评估这些大型设施的对环境、生物及鸟类的影响情况。

书中提到的很多的威胁情况目前正在我们身边发生,至少给了我一个新的启示:风力发电、光伏发电作为“新能源”真的对环境是友好的嘛?在这种表面的“友好”背后是不是还有一些被我们忽略的危害正在发生?而对于我个人来说,在考虑这些情况的同时,目前还是首要应该搞清楚本地迁徙鸟类的基本情况。

14 有用
0 没用
绝境 绝境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绝境的更多书评

推荐绝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